×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级致命

第一章 四 面 楚 歌(一)

一,

位于南京黄埔路中央军校的西面的国民党南京保密局的大楼笼罩在一片雾蒙蒙之中,国民党南京保密局南京站中将站长顾文白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已近知天命的顾文白眼睛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瘦长的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上端着一把曼声十八式的宜兴紫砂壶,这是秘书刚刚给他沏好的顶级银羡雪芽配浙江千岛湖湖水的香茗。从壶中散发出的淡淡的沁人心脾的茶香,却怎么也勾不起顾文白的兴致来,他轻轻地喝了一口茶水,刚刚把茶壶放在桌子上,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顾文白抬头看了看门的方向哑着嗓子喊了一声:“进来”随着顾文白的喊声,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径直来到顾文白面前,顾文白看看他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道:“坐吧!”

来人冲着顾文白敬了一个军礼后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顾文白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道:“站长,按着您的指示,我已经处理掉一个了!”

顾文白再次喝了一口茶慢慢挑起眼皮看着来人问:“干净吗?”

“站长放心吧!绝对没问题!我保证…….”来人话还没说完,顾文白打断他的话提高了嗓音说:“别跟我保证了,保证有用吗?我要的是结果,是真真切切的摆在我面前的事实结果,我不想听什么保证,那些个屁保证有个蛋用,国军多少将领跟委座都保证过,结果呢?东北丢了,天津、北平没了,廖耀湘保证过、杜聿明保证过、卫立煌也保证过、傅作义更是保证过,可是,可是,还不都是共军一来全都望风而窜,投诚的投诚,弃城的弃城,你还跟我保证什么啊?翼然啊,我们已经输不起了,一切都要慎重,江南这半壁江山能不能守住,现在不能仅仅依靠于汤恩伯和白崇禧了,委座要不是考虑到这一点,也不会让我重启这个计划,所以,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啊!”

来人呼的一下站起来,举手敬礼道:“站长放心,我邢飞为党国肝脑涂地,绝无二话,为站长分忧解难责无旁贷!”

顾文白看看他笑着说:“坐下,坐下,我相信你的办事能力和手段,呵呵”

邢飞看看顾文白,又把屁股坐回到沙发上。邢飞,南京保密局副站长,刚刚调任不到一个月,他是国民党保密局四大杀手之一,跟随戴笠,受训于最早的军统青浦特训班,是余乐醒的特意门徒。刚刚过了四十的邢飞做事狠辣,手段残忍,行动诡秘,思维缜密,深得顾文白的赏识和信任,犹豫其所负责的特殊任务,虽然表面上是挂在南京站做一个副站长,实际上是直接受国民党保密局领导,具体工作由南京站的顾文白安排并下达指令。抗战期间,邢飞曾与军统另一个杀手陈恭澍一同刺杀过汪精卫、张敬尧、王克敏等,几乎军统的“甜活”他都有份,从而也成就了他军统四大杀手的名号。

顾文白盯着邢飞看一会问:“按着上峰的意思,所有参与制定这个计划的外围人员都要在计划实施前实行静默,但是上峰却没有明确指示如何让这些人静默,只是让我们酌情处理!”

邢飞笑了笑说:“站长您多虑啦,静默就是无声,无声就是死寂,那怎么让一个人无声或者死寂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死,您说是不是?”

顾文白白了一眼邢飞道:“值此党国多事之秋,大厦将倾之际,也正是党国用人之时啊,我只是为这些党国多年培养的人才感到惋惜,他们可都是保密局多年培养和培训出来的精英啊,可是却死在了我们自己人手上,唉!我真是,真是怕将来…….”

邢飞一下子就明白了顾文白的意思,心想:“你这是想找个替罪羊啊!”于是脸上堆着笑说道:“站长,自古就是一将功成万古枯,再说了,我们手上有局座的指令,还有委座的手令,你何必担心或者自责呢?”

顾文白点点头说:“正是因为这,我这心里才稍感安慰啊,也算是这些人为党国捐躯了吧!”正说着,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顾文白抓起电话道:“喂,我是顾文白!”

电话是毛人凤打过来的,顾文白赶紧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杆不住的应道:“是,是,卑职明白,请局座放心!”

放下电话,邢飞看着他,顾文白看看邢飞道:“局座问我们外围清理工作还要多久?具体计划的修订何时可以开始?”

邢飞思索了一下道:“请站长再给我十天时间,我争取做完所有的外围清理工作!”

顾文白想了一会说:“虽然说时间紧,但是这事情必须要做到绝对保密,而且还要做得漂亮,把矛头直接引向共党方面,你明白吗?我记得你是最会玩嫁祸于人的把戏了,我再给你半个月时间,希望你能不负众望!”

邢飞笑了笑道:“嫁祸于人,只怕到头来我被人家嫁祸啊!”

顾文白看了他一眼说:“翼然老弟,你怎么能这么想啊?你多虑了,哈哈!对了,现在清理工作到哪一步了?”

“程银、林航、张子功、魏连亮、吴启达、马明奇,还有唐红英,对了,他妈的那个简玉琴好像刚刚被派去台湾了,只能等这娘们回来,我总不能为了她跑一趟台湾吧?另外就是上海站的刘进财了,另外,还剩下几个都好对付了!”

“刘进财?”顾文白嘟囔了一句,刚要再说什么,门外有人喊道:“报告!”

顾文白看看邢飞,邢飞收住话音,顾文白喊道:“进来!”

随着顾文白的话音,首先飘进来一阵淡淡的香水味道,紧接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清脆的“咯嗒咯嗒”的声音来,一个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一身戎装,贝雷帽俏皮的挡住一缕乌发,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邢飞的眼神随着女子的走动一直跟到顾文白的面前。

“晓梦啊!什么事?”顾文白问道

“站长,这是作战部队刚刚下发的一份文件,需要您签字审阅!”袁晓梦说着递上一份文件给顾文白,并回头看了一眼邢飞笑了笑说:“邢副站长也在呀?”

邢飞点点头刚要说话,顾文白连忙道:“翼然,我这没事了,你忙去吧!”

邢飞站起来看看顾文白,又看看袁晓梦道:“那站长您先忙着,我先过去了,有事您叫我”

顾文白点点头,邢飞冲着袁晓梦挤了一下眼睛,袁晓梦点点头,邢飞走出了顾文白的办公室。

看着顾文白盯着邢飞远去的身影,袁晓梦笑了笑,柔声道:“站长,站长!”,

顾文白回过神来看看她说:“哦,先放我这吧,我看完后叫你,另外,韩科长在忙什么?你一会让她到我这来一趟!”

袁晓梦看了看顾文白说:“我还真不大清楚韩科长在忙什么,一会我帮您去看看,顺便通知她过来就是了!另外,站长,今天晚上在乐逍遥有个party,人家的邀请函已经到了我这,特意点名请您光临,不知您是否有…….”

“打住,什么时候了,还party、party的,狗屁,哪那么多洋事,值此党国多事之秋,不思报效党国,为党国分忧,哪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参见什么狗屁party啊?我告诉你,给我通知下去,凡是收到邀请函的一律都不许去!”顾文白涨红了脸大声喊着。

袁晓梦看着顾文白笑了笑说:“瞧您啊,站长,您至于吗?不就是一个party吗?再说了。您也不问问是谁发的邀请函啊?我跟您讲啊,今天晚上可都是军政商界的头面人物啊!连汤恩伯汤长官的夫人王锦白女士也参加呢!还有汤长官的秘书胡静茹和夫人周安琪,以及…….”

“哦!是谁这么大的面子啊?”顾文白问了一句

“南京商界副会长,金凤翔的东家时光,时老板庆祝他香港分号开张,请了好多高官显贵呢!站长您还是……..”

“我去,我一定去,你准时备好车,随我前往!”顾文白打断了袁晓梦的话说道,袁晓梦看着顾文白嫣然一笑道:“遵命我的站长大人!我这就通知下去,另外,立马让韩科长来见您!”说完扭着腰走出了顾文白的办公室。

韩江雪手里那这一份刚刚破译的电报稿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袁晓梦偷偷跑到他身后伸手捂住了她的双眼,韩江雪一愣笑着说道:“你个鬼丫头,赶紧松手,我这忙着呢,没时间和你闹!”

“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想情哥哥呢?咯咯!”袁晓梦笑着松开手,韩江雪站起身来拉着她的手说:“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整天就知道想情哥哥,羞羞不害臊!”

袁晓梦看着韩江雪瞪着眼睛说:“怎么了,我就想了,怎么的?我就是想剑白哥了,也不知道他执行任务什么时候能回来,这都几天了?”

韩江雪笑了笑:“想想想,你自己找个地方想去吧,别在我这影响我工作!死丫头!”

袁晓梦拉着她的手说:“韩科长,站长大人有请,让我来叫你呢,快去吧!”

“真的假的?”韩江雪看着袁晓梦问道。

“快去吧,真的,不过我告诉你啊,站长脸色不好,你可要注意啊,这老头子说不上是怎么了,那张脸一会晴一会阴的,真烦人!”袁晓梦说着做了一个鬼脸转身出去,突然又扭转头扒着门框看着韩江雪问:“姐姐,晚上乐逍遥的party你去不?站长通知了,凡是收到请柬的都去,咱们晚上见了!”

韩江雪点点头说:“知道了,你快忙你的吧!”

韩江雪,国民党保密局南京站情报科上校科长,父亲是国民党元老,曾被国民党保密局指派到美国中央情报局专门学习情报技术和技侦学,是保密局南京站最为顶级的情报人员,抗战期间参与破获了大量的日军情报,被称为国民党保密局的情报之花。RSA算法、ECC加密法以及四方密码、二方密码和三分密码摩斯码对她来说驾轻就熟,可谓顶级密码专家。

韩江雪快步来到顾文白的办公室大声喊着:“报告!”

随着顾文白的进来,韩江雪走进顾文白的办公室,顾文白看看她笑着说:“我让你查的刘进财结果怎么样了?”

韩江雪笑了笑说:“我正要跟你汇报呢站长!这是刘进财的所有资料,您看看吧!”韩江雪说着递上一份资料给顾文白,顾文白接过去翻开看了起来。韩江雪站在桌子前看着顾文白,顾文白抬头看看她说:“坐吧!”

“天津站情报科副科长,后调任南京市委秘书处任主任秘书,再被调任华中军政长官公署上校副官!呵呵,这小子还真是一步一步走得稳啊,步步登天!”顾文白看着资料自言自语道。

韩江雪笑了笑说:“最关键的他是郑介民的远房亲戚,与郑介民沾亲带故,否则他怎么会爬得这么快,天津城破之前,就被郑介民调走了,估计在长官公署也呆不久,听说他一直在多方活动要调往国防部二厅任督察员呢!”

顾文白合上资料看着韩江雪说:“只怕是他要走到头了!”

“走到头了?站长您什么意思?”韩江雪赶紧跟进一步问道。

顾文白一下子觉得自己说走了嘴连忙改口道:“哦,没什么,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恐怕谁都难以预料自己下一步往哪走啊?”

韩江雪笑一笑说道:“站长,人家有郑介民做后台,将来还不得跟着到台湾啊!怎么会走到头呢?那我还继续调查吗,对他的窃听是不是还继续啊?”

顾文白考虑了一会说:“继续,但是要秘密进行!”

韩江雪立正道:“是!”

“晚上的什么狗屁party你是不是也去呀?”顾文白问道

韩江雪点点头说:“刚才袁秘书通知了,说是您……”

“是我说的,都去参加,轻松一下嘛”顾文白说着笑了笑,韩江雪说:“站长,您可是很反对这种私下聚会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顾文白翻了一下眼皮道:“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韩江雪听后心头一紧忙笑着说:“那您可一定带着嫂夫人啊!好久没见着嫂夫人了,不知道近况可好?”

“嗨!都老太婆啦,还出来丢人现眼干什么啊?”顾文白打着哈哈说。

“瞧您说的,嫂夫人风华绝代,想当年的秦淮第一美人啊!”韩江雪不无羡慕地说。

顾文白摆摆手道:“往事啦,都已经是过去时了,哈哈!那就晚上见吧?”

韩江雪道:“那站长您要是没事我就先去忙了?”

“去吧,忙去吧,我交代的那几个重点人物给我盯紧喽!一刻也不能放松!”顾文白嘱咐道。

韩江雪举手敬礼道:“请站长放心,卑职一定竭尽全力!”

顾文白点点头,韩江雪走出顾文白的办公室,刚一出门,正好看见袁晓梦在走廊里,韩江雪迎上去,袁晓梦忙问:“站长找你做什么啊?”

“又瞎打听!忘了站长的训令了?各做其事,务要打听,谨守操守,安于职责!”韩江雪道。

袁晓梦看看韩江雪说:“没什么好事,准是又暗中调查谁,或者是要某某共党吧?天天抓共党,也抓不完,反而越抓越多!”

韩江雪拉着她小声说:“你这种言论和思想可是很危险的,赶紧闭嘴!”

袁晓梦刚要再说什么,这时,杨成栋走了过来,韩江雪赶紧拉住她,杨成栋看看二人咧开嘴露出一嘴的大黄牙问道:“二位小姐这是干什么呢?嘁嘁喳喳的!像两个麻雀”

袁晓梦看着他那一嘴大黄牙就犯恶心,没好气的说了句:“关你屁事!”

杨成栋闹了个灰头土脸,韩江雪赶紧打圆场说:“哦,杨科长啊,我们姐妹没事闹着玩呢!”

杨成栋咧着嘴凑到韩江雪面前,一股口臭扑鼻而来,他诡异的笑了笑说:“今儿晚上赏个脸陪在下跳一曲吧韩小姐?”

“跳跳跳,跳你个头啊?你等着共军来了你从这楼上跳下去吧!”袁晓梦大声吼道。

杨成栋自嘲自讽的看看她说:“那我就抱着你一起跳喽!哈哈!”说完一步三晃的走了,看着杨成栋的身影,袁晓梦骂了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韩江雪微微一笑说:“你这上海丫头的尖酸刻薄是改不了!人家咋得罪你了?”

“不说这癞蛤蟆了,姐姐,晚上打扮的漂亮点,我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哪个都比他强!”

韩江雪笑了笑点点头,在韩江雪的心里知道今天晚上将是一场短兵相接的较量!

韩江雪心里清楚,顾文白能够立刻改变主意,一定是有他的想法,这个老奸巨猾的军统特务,没准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今天晚上将会是南京城形形色色人物的一次大亮相,与魔鬼打交道也将是一场如履薄冰的考验,韩江雪将拭目以待,看看这些个魔鬼今晚上如何表演,今晚上又会上演一场怎样的好戏呢?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