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第1章 军事演习

2013年6月19日,下午14:00PM,中国西北地区,河西走廊。

蓝蓝的天空,清新、干燥的空气,在这沙漠与绿洲的交界处,墨绿的山岗上随风作响的丛林充满生气,山岗下大片毫无生气的沙砾质荒漠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远处,6300米祁连山最高峰高耸入云,近处,一条小溪从山上顺势流下,但很快就消失在戈壁的边上,留下依稀可辨的沟痕。一只黄鼠从洞中刚探出头来,便又迅速缩了回去,又探出头来,又缩了回去!几个来回后,它才慢慢地全身而出,不时地将肥硕的身体直立并四处观望,感觉并无危险后才一蹦一跳地来到嫩绿的草丛中,准备饱餐一顿。如果不是耳朵的区别,你完全可能把它误认为一只野兔!四周一片寂静,这只“野兔”正津津有味地享受着自己的食物,然而没过多久,它忽然停止了咀嚼,两前肢往上一搭,直立起身体向山岗的一侧观望,在明确感觉到危险后,它便飞快地跑回了洞中。

灌木林中,渐渐地有了微小的声响,一个脸上画着油彩,身着迷彩服的军人露出了身影,一个......二个,一前一后两个军人,他们打着手语,小心翼翼地在丛林中前进,既要观察眼前是否有“敌方”设置的诡阵,又要避免弄出惊鸟的声响!那阵势,仿佛连地上的蚂蚁都不愿意踩着。

陈钧,26岁,某军区21集团军特战大队少校,身后的是他的战友肖谦上尉,24岁,云南人。二人奉命进入这一地区执行任务。这是一场军事对抗演习,十天前,接到军委的命令,扮演蓝军的 21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旅迅速到达指定区域,与此同时,扮演红军的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旅通过铁路快速机动,同样到达指定区域。两支具有光荣传统的老部队,即将在祁连山下展开一场激烈的现代化对抗演习。

三天前,侦察大队派出的若干小分队中,抓获“敌方”一名少校,再三“审讯”,毫无结果。若是在战时,审讯俘虏可能会得到有用的信息,但这毕竟是在演习,“俘虏”一句话:无可奉告!往帐篷里的行军床上一躺,烟酒招待,管吃管睡,真够嚣张的。正当蓝军无法继续核实情报时,演习导演部一纸命令到了,设定的场景就是这名“俘虏”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这少校顿时傻了眼,自叹“命苦”——谁叫自己不小心被俘虏了呢!侦查大队长亲自“审讯”,最终确认对方旅级指挥所就在这个地区。现代战争,虽说天上有卫星,有无人侦察机,但最终确定这个情报是否真实,最终确定这个目标是否就是真目标,导弹摧毁目标的最佳攻击途径怎么确定,攻击效果迅速评估等等,还是得靠特战人员渗透进去,实时观察。于是侦察大队迅速行动,派出以陈钧为首的行动小组,接近并潜伏于该区域,战斗任务:1)找到该指挥部;2)配合空中行动——使用激光指示仪指示目标,方便激光制导炸弹摧毁目标;3)若“敌方”指挥官出现或逃离,狙杀之。

估计对方“失踪“军官一名,可能会有防备,因此,潜入对方指挥部附近,两人不得不万分小心!他们各自选了一个观察点,匍匐在地上用高倍望远镜仔细、反复观察“俘虏”所描述的区域,不一会,耳麦里传来肖谦的报告:注意11点钟方位!陈钧立即按肖谦指示的方向,用高倍望远镜仔细观察:对面那光秃秃山,距离1800m左右,半山腰上分布着一条墨绿的森林带,如同玉带缠腰一样,四季常青的祁连圆柏之间,挂着迷彩网,它们与周边环境几乎融为一体!今天运气不错,这么快就找到了目标!陈钧心里嘀咕着,但接下来的活仍然马虎不得:在距离目标800-1000m左右的地方寻找理想的观察及狙击阵地。

两人经过仔细观察,用步话器简单交流了几句,共同确定了狙击点后,肖谦在原位继续观察、警戒,陈钧打开军用电脑,接上卫星信号,显示屏上显示四周600米范围内无人员活动后,他开始匍匐前行,慢慢接近确定的狙击点,并开始准备K形狙击阵地,这其实是有风险的,因为对方也有卫星、无人机以及红外侦察设备,好在蓝军已经对红军实施了全电磁干扰,对方是否能够接收到卫星、无人机的战场实时画面或数据不好说,但风险依然是存在的。

狙击坑很快便挖好了,表面用他们一路收集来的5-8cm直径的树干铺上作横梁,再铺上防水胶布(这种胶布可是狙击手喜爱的东东,不仅防水,面上的特殊材质还能吸收红外线——荒漠气候温差较大,夜间温度骤降,卫星以及热成像仪均可能发现目标!),填上泥土,恢复植被,一切都得自然才行。干完这一切,已是晚上20:00点,好在这段时间山间雾气忽隐忽现,加上干活时陈钧又格外谨慎,对方毫无察觉。

二人进入狙击坑内,开启了有自热装置的军用罐头:脱水米饭加上土豆烧牛肉,味道还不错!现在是晚上21:00点,西北的天仍然未黑,二人饭后,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迅速进入阵地。陈钧是狙击手,肖谦是观察手,K型狙击坑里,二人各占一头,肖谦趴着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目标,陈钧则架好狙击步枪,枪口下垫上迷彩布(防止子弹出膛时引起尘土飞扬,暴露目标),借助枪上的瞄准镜观察。这可是国产QBU09式大口径狙击步枪:口径12.7mm,结构与著名的巴雷特M82(美国)几乎是一样的,除狙击步枪、狙击弹、多功能弹、白光瞄准镜、红外热像瞄准镜及携行装具外,还装备了带有激光测距、弹道解算功能的光学瞄准镜,为了降低可感后坐力,枪口上配备了高效能制退器,并采用了多级缓冲结构。机匣为钢铝复合结构,前钢后铝,既减轻了重量,同时也保证了机匣强度和减小枪管反复拆卸造成的机匣磨损。该枪分解时无需专用工具,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不完全分解,以便于携行和保养。这枪一列装部队,陈钧对它真是爱不释手,几年的操练,消耗弹药上万发,渐生感情,有了它,嘿嘿,1500mm距离的目标,几乎100%命中!当然,本次任务,狙击不是主要的,但“敌方“高官一旦出现,或可能逃离时,才能执行狙击任务。

夜幕降临,微风轻拂,陈钧负责值守上半夜,而下半夜则由肖谦负责,按计划,攻击行动定在明天早晨9:00整。借这个机会,介绍一下陈钧的身世:陈钧,也就是我本人,26岁,身高1.72米,体重75kg,重庆人,16岁参军,属兰州军区某集团军侦察大队,军衔少校。10年多的军营历练,使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近5年来的特种侦察训练,我变得更加果敢坚毅、沉着镇定。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的心中还存在困惑:刚上高中,就遇到空军招飞,凭着健壮的身体,一路过关,顺利地成为一名航校学生。与其他飞行班不同,我所在的飞行班20个学生,平均年龄不到16岁,比其他班的学生都小,课程安排也很紧凑:别的班要3年学完的理论课,这个班必须两年完成,第三年就要飞初教、高教,完成教练机飞行小时后,第四年,必须完成260小时的模拟飞行以及不低于150小时的实际飞行。在这个被别人戏称为“小灶班”里,2年理论课下来,淘汰率20%,第三年淘汰率30%,到第四年结束时,全班包括我在内的学员只有7人毕业,均被授予中尉军衔。飞行学院毕业后,我们并没有马上被分配到空军,而是参加了太空宇航员的各项体能训练及心理训练,莫非是选拔宇航员?不会吧,国家的宇航员多来自空军不假,但国家选拔标准明确规定必须单独飞行1000小时以上!紧张的训练,自己很快便将自己心中的纳闷抛在脑后,半年后,只有我和另外2名战友通过了航天员各项体能及心理测试,被授予上尉军衔。正当我们对蓝天、对太空充满无限向往时,我接到的命令却是到军区21集团军侦察大队报到。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尽管心里再次纳闷,但我还是无条件地到大队报到了。“到陆军特种部队报道吧,忘记你的航校生涯,忘记你的航天训练,一切从头开始!”航天训练中心少将主任在我告别训练基地时如此对我说道,于是,我很快来到集团军侦查大队,擒拿、格斗,侦查与反侦查、野外生存训练、狙击训练、爆破训练、通讯联络、机降、无人机操作、基本医疗知识及急救知识、各国军事武器装备介绍、经典战役分析,国际军事及经济形势分析、英语、日语强化学习等等,要说与飞行有关,可现在的训练基本上是陆军的领域,要说与飞行无关,也不对,机降、空投、无人机操作,多少还带一点“飞行”!几年下来,我融入了侦查大队的集体,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而且,将近一年在海南海军陆战队侦查大队的海上训练,使我成为一名合格的“三栖”特种兵!这一切,使我越发坚信这几年的训练一定与某个重大任务有关。尽管困惑,我坚决执行了上级的命令,从不泄露自己的飞行员生涯,咬着牙坚持完成了各项体能及技能训练,并获得少校军衔……。

6月20日早晨8:45分,信号接受机红灯闪烁,提示空中攻击行动十五分钟后实施。我迅速退回坑底,从作战背包中拿出手掌大小的激光指示仪,轻轻地将它平放在观察平台上,对准目标,打开开关。检查无误后,我再次拿起心爱的杀器——国产QBU09式大口径狙击步枪,通过瞄准镜,紧紧地盯着目标。15分钟后,一架歼11战斗机飞抵距“敌方”指挥所120公里远的上空,靠着地面的激光指示,飞行员虚拟按下制导炸弹按扭,JEDM弹(防区外发射)在地面激光指示器的激光引导下,迅速而精确地落在了“敌方”指挥部,对方参与演习的最高指挥部就这样“报销”了。不一会,我再次收到指令“任务完成,你已被判牺牲,原地待命,有新任务!”,唉,“牺牲”是难免的,端掉对方一个旅级指挥所,值了!没过多久,一架底部印有“导演部”的国产直升机悬停在我们头上,放下软梯,将全副武装但是已经“牺牲了”的我及肖谦接走。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