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魔鬼尖兵

发现秘密

说完,把枪往办公桌上面一丢,他一把将大班椅上的尸身掀翻到地上,用脚愤愤地踢几下,然后嘶声吼道:“来人啦!”

门推开了,进来两名身穿美式四色丛林迷彩色,头戴黑色贝雷帽,脚蹬黑皮陆战靴的黑人士兵。

他又踢了一脚地上的尸身,向那两名黑人士兵吩咐道:“你们听着,马上把这没用的东西拖出去碾碎了喂狗,然后把地板给我拖干净,重新换一把椅子。”

“是,总统。”两黑人士兵轰诺如雷,但一看地上那具头颅像烂西瓜一样的尸身,脸上齐齐翻出恐惧之色。

华兴集团公司驻安哥达办事处,何远飞面前摆着两台苹果笔记本电脑,他双手十根手指头运动如飞,忽而敲敲这台电脑的键盘,忽地又叩叩那台电脑的键盘,忙得不亦乐乎。

方平端着一杯茶,在屋子里来回地踱着步子,邓天龙靠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杂志,时不时地翻开一页,扫两眼,没有感兴趣的内容,又哗的一下翻过去。

闲极无聊的方平踱着碎步,绕到何远飞的办公桌左侧,瞅瞅正聚精会神查阅着资料的何远飞,随后把右手掌伸到何远飞眼前,摇晃几下,道:“神童先生,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在破解一组数字密码。”何远飞右手滑动着鼠标,左手架开方平挡在眼前的手,道:“要是闷得慌的话,就出去找个窑子逛逛吧!别在这里打扰我好不好?”

方平撇撇嘴,嘟着脸颊,怏然地道:“光敲敲键盘就能找到他们的巢穴啦?”

“钢蛋,你别打扰人家工作行吧?”邓天龙放下杂志,道:“现在黄玫瑰已跟我们失去联系,我们又没有抓住活口,就只能试图通过破译非洲狂人从南非洲扎伊德发过来的密码,获得情报,找到他们的巢穴,然后将他们一举消灭。”

“哦!这个法子行得通吗?”方平睥睨着正兀自啪啪哒哒地敲键盘的何远飞。

“那你说还能有别的法子吗?老大。”邓天龙右手大拇指蹭了蹭鼻翼。

“我能有什么法子,老连长,我是个大老粗,你是知道的。”方平耸耸肩膀,苦笑道。

“那你就别烦我们的神童了,让人家静下心来找找线索。”邓天龙说完,又把搁在大腿上的杂志举到面前,蓦然间,尾页刊登的几条广告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你说黄玫瑰现在有没有危险啦?”方平把茶杯搁到茶几上,问正在专心看广告的邓天龙。

“目前她应该是安全的。”邓天龙眼睛紧盯着杂志,没有抬头。

“你凭什么确定她目前没有危险?”

“直觉。”邓天龙依然没有抬头,很肯定他自己的直觉判断。

“在看什么啦?这么专心,给我看看。”

方平见邓天龙看杂志看得目不转睛,心头陡然生出好奇之念,忽地伸左手过去抢邓天龙手上的杂志。

邓天龙刷的合上杂志,往右边一挪,方平左手抢了个空,迅疾出右手去夺,邓天龙闪电般把杂志朝左一移,方平又夺空,左手呼地一掌斜劈出去,邓天龙赶紧一侧身子,腾出右手去挡架,方平右手乘机掣电也似地伸出去,抓过邓天龙左手里的杂志,迅即后退两步,嘿嘿一笑,道:“怎么样?老连长,你也有着我道儿的时候了。”

他翻开杂志的尾页,扫视两眼,见上面刊登的大部分是广告,其中一条是打擂台的广告,他瞅瞅邓天龙,眨巴眨巴眼睛,笑嘻嘻地道:“我明白了,老连长,你现在闲得无聊,打拳的瘾上来了,对吧?”

“我像你那么爱打架吗?”邓天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向正忙不迭翻阅资料的何远飞道:“远飞老弟,耽搁你两分钟,帮我查一下全曼达拉有几家拳馆?”

何远飞哦了一声,双手移到另一台笔记本电脑键盘上,啪啪啪的敲打一阵,然后拖动着鼠标,道:“十七家。”

“都开业多久了?”

“别急,让我先看看。”何远飞右手拖动着鼠标,眼睛快速地查阅着屏幕上滑动的文字和图片,“大部分都开业很久了,只有五家是最近新开的。”

邓天龙右手大拇指蹭刮着鼻翼,稍加思索后,又道:“再查查这五家拳馆的比赛规则和奖金情况。”

方平惊奇地注视着邓天龙,惑然地问道:“老连长,你们突然对拳馆这么感兴趣?难不成你不想干雇佣兵了,要去拳馆打拳挣钱?”

邓天龙没有心思理采方平,右手大拇指蹭刮着鼻翼,自言自语地道:“打赢一场四十八万美金,又不是欧美国家的职业拳击赛,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奖金?不对劲,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何远飞左手扶了扶眼镜,右手拖动着鼠标,查阅着屏幕上的信息,道:“通常情况下,打赢一场,奖金是三十到五十万美金不等,如果把对手打死的话,奖金一百五十万美金。”

“这么高哇!”方平眼睛忽地睁圆,咋咋舌头,惊讶地道:“打拳居然比我们干雇佣兵还赚钱?”

“还不止这么高呢。”何远飞用鼠标滑动着屏幕上的文字和图片,突然停下来,右手指着屏幕,转头向邓天龙道:“你看,这一家最夸张。”

“哦!是吗?”

邓天龙迅步走过去,看着屏幕上的信息,道:“打赢一场,一百万,打死对手,三百万,我擦,这么高的奖金。”

凑到他旁边的方平看到这信息后,舌头都吐出嘴巴一大截来。

“这家拳馆确实很不对劲。”何远飞浏览着屏幕上的文字介绍,“今年五月份开的张,距离现在才三个多月,目前已有十几个人获得过一百万和三百万的奖金,这些人当中大部分是从东南亚一带来这里做工的印尼人,泰国人,越南人,马来西亚人,柬埔寨人。”

邓天龙的两只黑亮的眸子转动两下,剑眉陡地扬了扬,右手啪地一拍方平的肩膀,“走,跟我去挣大钱。”

“挣什么大钱啦?”方平似乎不明白邓天龙的用意。

“打拳挣钱啦。”邓天龙左手一拽方平的胳膊,“走,赚外快去。”

自幼习武当过南少林武僧又好勇斗狠的方平早就巴不得这句话,当下就欣喜若狂,嘻嘻哈哈地跟着邓天龙推门而去。

上一章目录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