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小民的抗战

第一章:劫后余生&第二章学徒

第一章:劫后余生

一排排机枪子弹发出的咆哮声音扫射出去,砖瓦厂前的浅坑上几百个村民和被俘的士兵,喊叫着、挣扎着、无力的被打倒下去,浓浓血腥地死亡气息弥漫在空中,一个个死魂灵无声的拉长着气团飘散在四周。

“哈哈哈”

“はっはっはっは”

“の任务は完成しました”

“ 支那豚人でなし”

“帰りにご饭を食べ”

天黑了,夜静了,风也停了,砖瓦厂前的浅坑上,传来了一阵阵低声的喊叫声:

“救命”

“疼死我了”

“妈妈”

几只野狗在犬吠着、撕咬着尸体,不时被还活着的人挣扎着躯体吓跑开。

在黑暗的地平线上,中间尸堆上慢慢地隆起,一个小孩,一个小男孩,慢慢地站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慢慢的从尸体堆中走出。野狗们骇然地四散跑开,慢慢地跟着小男孩,却没有攻击他。

月亮从云端里移步而出,星星也一下子从天空里跳了出来,微微的风,也吹散了大地上的薄雾。砖瓦厂前的浅坑上的尸体,忙碌的野狗,慢慢低下的喊声。

一座还冒着黑烟的村庄显现在地平线上。

此时,小男孩慢慢地向前方村子走去。

1937年12月13日这一天的前后,南京城被侵略中国的日本军攻破,30多万被俘虏的国军和无辜的民众被杀害,城内外的个人和国家的财产被抢窃、摧毁;数千座房屋中被捣毁和焚烧,全城内外除了日本军人几无其他人影,却见到、听到残垣断壁的废墟中、破败的房屋里哀鸿一片。

这就是南京不可忘却的一天!

清早,阳光还没露头,寒气仍然逼人。在湖熟桥南头,一座高约十米的碉堡上,一个背着三八枪,头戴黄绿色钢帽,身穿军服的日本兵,巡视着碉堡四周。碉堡下,由钢丝网、十字木架、竹道闸、机架堡组成的检查站,在人来人往的进出路上,几个日军喊叫着检查平民身体,检查挑的菜筐、随行的包裹、推车、驴车。

镇上,买卖的吆喝声,车铃声,熟人彼此间的招呼声,驴叫、鸡鸣、狗吠混杂一片。在一个铁匠铺子,一个赤裸上身,流着汗,冒着热气的中年男子,一手挥舞着铁榔头,一手夹着火红的铁器在铁砧上猛烈地敲打着。

一个十来岁,满头糟乱的头发,一脸灰尘的男孩,抱着手臂,蜷曲着身体,衣裳单薄着靠着铁匠铺子炉火取暖。

三天了,他不断地四处乞求着人们收留。

“铁匠大叔,求求你收留收留我吧,只要给我一点吃的,叫我做什么都行。”

“小老弟,不是我不收留你,实在是我有一大家子老小,再添一个人---”铁匠摇摇头“难啊”

“我不白吃饭,我能做很多很多的事。”小男孩勉力的站起来,弯着右臂:“我力气很大,能抱起一头小牛犊子。”

“有力气有什么用?这年头,地荒,活少,到处都是流浪的。唉---”

中年铁匠慢慢地敲打着铁器。

“求求你了!”小男孩依然不死心的哀求着。

“滴、滴滴。”一声声喇叭催促着街边道路上的行人。四散跑开的路人冲散了生意摊,冲倒了路人,也将小男孩撞倒。

“啊”

小男孩一头倒在地上,撞在一边的铁锹上,头上的鲜血流了出来。

铁匠连忙丢下铁锤,抓起擦汗的布巾,扶起小男孩,按着流血的地方冲着铺子喊道:“狗儿娘,快来。”铺子里面出来一位年轻妇女,把小男孩扶进铺子,铁匠也赶紧把铺子关了起来。

摩托尾气排放声伴着轮胎摩擦地面的阵阵声音,夹杂着车上人开心的大笑,一声长啸而去。

第二章学徒

八月的夏天,午后,铁匠铺子旁的树荫下。

铁匠躺在竹椅上,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喊道:“小民,把这几个铁锹送到前庄李大哥家去。”

“是,师傅。”

“快去快回,小心鬼子!”

“知道了。”

小民,就是那个小男孩,成为了铁匠的徒弟,一干就是半年多。他,已经脱去了原来的颓样,面色好了许多,精神状态也有了起色,做事认真、努力,眼睛有活,很得师傅一家人的喜欢。

小民把铁锹分别捆扎成两捆,用扁担挑起试试重量,调整重心,和师傅打了个招呼,离开了铁匠铺子。

前庄,有1百多户人家,以农耕为主。村居大多数以是土坯的墙垛以及混杂着一些砖瓦、稻草组成的高矮房子;地主家的房屋则以砖瓦房为主,大大的庭院,高高的围墙,远远的只能看到隐约在榆树、竹林里的青砖灰瓦、雕梁画栋的屋顶。在南方村子里也显得别样风味。傍晚,太阳终于失去了火辣辣的气势,微风慢慢地带起一阵阵凉气,给人一点爽快。

送完铁锹的小民擦着汗水,加快回家的步伐,在快要到地主大院的时候,他便远远的绕开这个地主大院。在门口,两只狼狗瞪着血丝般地大眼,张开大嘴,长长的舌头,冒着热气,蹲在门前台阶上,瞪着绕开走的小民。曾经被狼狗咬过的小民紧握着扁担,小心翼翼地盯着狼狗,慢慢离开了地主大门,离开了狼狗的视线。

夏天的晚上黑的迟,星星在没有月亮的天空中,仿佛点着油灯的村庄,一跳一跳的眨着眼睛。鸡肠咕噜的小民,忍着饥饿,在顺着小河边的路上放开脚步朝着铁匠铺子走去。

“救命,救命。”

一阵痛苦的求救声从小路边的沟渠下传来。

“是谁?”小民紧张的低声问道,

“我是路过的外乡人。”

小民走到路边循声问道:“怎么啦?”

“让车时掉下路沟,把腿折了。”

小民听后,连忙走了下去,隐约看见一个青年匍匐在沟边的草地上,蜷曲着腿,两手抱着,痛苦着哼喊。小民拽着树枝,顺着路坡,慢慢地移动到那个青年旁边,

“如果你还能站起来,就把你的手伸过来。”

“小兄弟,我脚动不了了。”

“这样啊,那我再近一点。”

小民靠近青年,只见他左腿蜷曲着,显然是受伤的腿;右腿伸直,插在沟渠里,泥水把他的脚紧紧缠住,不敢动弹。小名把扁担递给他说道:“你用扁担支撑一下,我扶着你的左膀子,慢慢站起来。”青年听着这话,右手就接过扁担,试探一下沟渠旁的泥土,戳了几下说道:

“可以了。”便用左手紧紧抓住小民伸过来的双手。

“一、二、三起来!”小民一边喊一边用劲的把他扶了起来。青年费劲的支撑起身体,柔弱无力的靠在小民的身上说道:

“谢谢,谢谢。”

“怎么样,还行吧?”

“还行,就是没有一点力气了。”

青年苦笑着说道。

“多长时辰呢?”

“差不多三个时辰吧。”

“那么长时间,那么热的天气,你还真能忍。”

“没办法,大热天,路过的人少,还有---”青年犹豫了一下,终于没说出来还有什么。小民也没有继续询问:“能走吗?”

“能走!”

“那好,你慢慢的用扁担支撑着向上移动,我们一起走上来。”

“好。”

两个人费力地挪动着身体,连走、带拖、带拽般的爬了上来。两个人一起趴在地上。

“谢谢你,累着你了。”青年内疚地说道。

“还好。”小民揉揉肩旁,又甩了甩手腕笑道。

其实,小民真的累的够呛,一个13岁左右的少年,肚子还在饿得唧唧叫,又赶了那么长的路,那种情况下,把一个比他还重的青年扶上来,确实很累。

“小兄弟,真的谢谢你。”

两个人趴在地上互相谢来推去的眼对眼的忽然停顿“哈哈哈哈”两个人不由得大笑起来。

“怎么样,要不要找人看看脚?”

小民看着他的腿说,

“没事,只是扭了一下,我自己可以试试,一会就好。”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你把我扶到那边的大树下,我歇一会就自己走。”“那我陪你。”小民关心的问道。

“不用,你赶紧回家吧,家里人一定会着急的。”

“你真的不需要我陪?”

“真的不需要。”青年肯定地点点头。

小民把青年扶起来,慢慢地走到一旁路边的大柳树下。青年靠在树墩上,仔细地看着面前的少年问道:

“你叫什么?”

“我叫小民,是镇上铁匠铺子的学徒,很好找。”“我叫赵诚,以后我一定去找你。”

小民折了个树棍递给青年说道:“自己小心些,下回见。”

“下回见。”青年紧紧的抱着小民的手臂,小民犹豫了一下,生疏着回抱了一下,互相拍了拍后背。

两个人抱了抱后互相道别:

“回见”

“回见”

小民抗着扁担,在星星的照耀下,一路连走带跑,向着镇子走去。

青年自己休息了一会,拄着树棍,一拐一拐地朝着镇子相反方向走去。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