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御极大明

第三章 景阳之殇

堂堂一个帝国的贵妃境遇竟是如此!还是太子生母!所有人都惊呆了!

朱常洛再也掩饰不了多年的思念,早已激动地眼泪打眶,二十年了,终于能再见母亲了!

朱常洛快步走进大殿,朱由校及随从紧随其后。

殿门虚掩着,朱常洛走上台阶,脚底留下深深的足迹,两手颤巍巍的触碰殿门,轻轻的推开,就听到一个女人在咳嗽,旋即传来干涸的声音,“你们再帮我求求陛下吧,让我在临死前见下太子,咳……咳……”

他们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女人躺在床上,面容憔悴,满头白发,苍老虚弱,身上盖的被子也破旧不堪,多处已漏出了花絮。

这就是恭贵妃?!朱由校暗暗心惊的叹道,他真不敢相信,映入眼帘的就是太子的生母,怎能如此凄惨!

朱常洛看到母亲的悲惨现状,再也抑制不住心情了,泪水如泉眼汩汩迸发而出,身子倾向前方,哽咽的喊出了今生第一次:“母亲!”

“谁,咳……咳……你叫我什么?”恭贵妃惊然,头向这边转过来。

朱常洛大步跨越到恭贵妃的床前,猛然跪下,双手抓住破败的被子,哭道:“母亲,我是洛儿啊,孩儿不孝,来看您了!”

“啊,洛儿……,你……真的……是洛儿?”恭贵妃惊诧起来,双手努力使了使劲,要撑起身子,怎奈身体虚弱,起不来,太子的一个随侍机灵,忙上前扶起恭贵妃。

恭贵妃侧起身子,顺着哭声用那干枯的双手颤颤地摸索着,她要寻找自己的儿子。

看到恭贵妃两眼无神,目不转睛,双手身向前方摸索,甚是愕然,激动的的一把抓住恭贵妃的双手,紧紧握住,惊异的问:“母亲,您这是怎么了?”

恭贵妃挣开朱常洛,顺着他的手臂向上摸索,终于,摸到了他那早已被泪水打湿的的双颊,当她的双手触到朱常洛时,顿时大哭起来,“啊,真的是洛儿啊,为娘的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娘是天天盼,夜夜盼,二十年了,娘孤身一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以泪洗面,早已哭瞎了双眼!”

朱常洛心痛如绞,哀嚎起来,“啊……母亲,孩儿不孝啊!”

见到这一幕,众人都忍不住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这么悲情的场景,朱由校也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没想到在这里竟亲身体受到亲离子散的悲情,他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的喊了起来:“祖母!”

“啊,谁?”恭贵妃正紧紧的保住朱常洛痛哭,听到有人叫她祖母,登时惊起来。

“母亲,这是您的孙子,校儿!”朱常洛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将跪在身边的朱由校拽过来,“校儿,快让祖母好好看看。”

朱由校趴到恭贵妃的跟前,朱常洛拿起宫贵妃的双手引到朱由校身上,她用那瘦弱干枯的双手抚摸着朱由校的双颊。

“孙儿,我的孙儿,哇……啊……”恭贵妃仰天哭笑起来,“苍天有眼,待我不薄,如今儿孙长如此,我死何所恨!”

朱由校哭噎着:“祖母,孙儿这就去求皇爷爷,把您接出来,孙儿要好好孝敬您!”

“呵呵……好孙儿,祖母有你这句话,知足了!”

“母亲,都是郑贵妃,是她……”朱常洛愤愤地说。

恭贵妃立马捂住了他的嘴,用手轻轻的指了指外面。

他们明白了,外面有人,一定是郑贵妃派来监视他们的。

朱常洛气愤的用拳头狠狠砸了床沿,他不敢言语,朱常洛从小就不受待见,在未立为太子时连皇帝、贵妃身边的宫女都不正眼瞧他,现在虽被立为太子但也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被废的危险,要不是太后及群臣的反对,早就到地方去当藩王了。

朱由校大怒,他管不了这些,老子才来这里几天,不懂这里的规矩,何况还是个六岁的孩子,能把我怎样,有本事治我个大不敬谋反罪!

朱由校抄起床头的拐杖冲了出去,速度之快连朱常洛及身边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冲出殿门,正好看到两个小太监趴在窗户边上偷听,两人突然看到有人冲了出来,吓的愣住了。

“你们干什么!”朱由校怒不可遏的冲着他们喊道。

“呃……奴才们来伺候主子。”两人现任被这等突然吓的不知所措,互相对望了一眼便急忙跪下回道。

朱由校指着他们俩吼道:“滚,谁让你们伺候,给我滚出去!”

“奴才们奉命行事,回去不好交差啊!”两人喃喃地说道。

“什么奉命,奉谁的命?!”

“这……奴才们不敢说。”

“滚,给我滚出去!”朱由校的忍耐已到了极限。

“这……这……”两人面面相觑。

“不滚是吧,好!”朱由校抡起拐杖扑了上去。

“哎呦……别打……哎哟……别打……长孙殿下……别打……”两人痛的嗷嗷乱窜,狼狈的跑了出去。

“你们敢再踏进这宫门半步,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朱由校冲着他们的背影狠狠的喊。这回清净了,不会再有人打扰他们了,朱由校回到床边,朱常洛闪着泪光看着朱由校,感到不可思议,平日里乖巧木讷的朱由校,今天的事真是太反常了,这不像他能做出来的事。

“呵呵……好个孙儿,有胆有识,洛儿,你给母亲生了个好孙儿啊,母亲此生足矣!”恭贵妃悲喜交加,哽咽道。

朱由校又扑到恭贵妃怀里,娇气道:“祖母,等校儿长大了,孙儿天天守候着您,伺候您,孙儿要代父王孝敬您。”

恭贵妃喜不自胜,紧紧抱住朱由校,激动的笑道:“呵呵,孙儿,好孙儿,年纪幼小如此聪明伶俐,将来必成大器,有你这一片孝心,祖母知足了,祖母今生没有白活。”

恭贵妃祖孙三人,互泣相拥,众人也跪在在地上失声痛哭。

当日下午,恭贵妃在景阳宫含笑而逝!

朱由校跪在冰冷的床前,噙满泪水,看到恭贵妃带着笑容的躺在床上,再也不会起来,心中无限惆怅: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在为皇帝诞下龙子,却没有母以子为贵享受尊荣,而被无情的打入冷宫,幽禁二十年,母子虽近在咫尺却远如天边,终日不得见,还是当朝太子生母!这在历朝历代也绝无仅有。怀上龙子对别人来说是富贵的开始,对恭贵妃来说从怀上龙子的那一刻就是悲惨命运的开始!皇宫!巍峨壮丽的城墙内有多少辛酸苦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