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引子

江南西道,饶州乐平县桃花石乡夏园,夏员外的女儿夏菡此时正翘着嘴。

去年上半年,请来替夏员外挑选坟地的风水先生曾乙,告诉夏员外,踏破多双铁鞋,终于在翠竹湾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那片山林现归一名叫石安的外路人所有,是十七八年前从陶正仁手中买的。给点银两表示一下自己应有的礼数,应该就能成。”坟地风水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后代子孙的兴旺昌盛,马虎不得。夏员外决定亲自前去看一看。

从夏家庄园出发,步行七八里,从岔道向西,再沿着一条林间蹊径,翻过一个山脊,就看到翠竹湾。好地方!夏员外不禁脱口而出。站在山脊上往下看,一条小溪南北偏西走向蜿蜒流入大溪。这条小溪,曾乙告诉夏员外,叫桃花溪。桃花溪将翠竹湾分割成东西两半。西岸是漫山的翠竹,东岸是数十亩平整的良田,翠竹湾的四周则是满眼苍翠的树林。夏员外从站、坐、卧等不同的角度,仔仔细细地看了曾乙选的坟地,非常满意。

夏员外当即决定去拜访翠竹湾的主人石安,商谈购买坟地的事宜。没到想,石安非常非常大方。“夏员外看上,只管做就是,也好我们将来做邻居。”夏员外见石安同意,一回家就雇人在翠竹湾修建自己的坟墓。夏员外不想任由一班工匠来糊弄,总是隔几天就去翠竹湾看一看。每次去都要拜访一下石安。就这样来去了几次,夏员外跟石安熟了起来。

石安一家五口,俩儿子和一女儿。石安的俩儿子都已经到了成婚的年龄而没有成婚。夏员外曾经询问过石安,是否给俩儿子做了亲。“就几亩薄田,一片竹林,别人看不上。”石安似乎并没为他的俩儿子至今尚未做亲而特别地担心。没想到,夏员外的女儿夏菡看上了石安家的二郎石烟,而夏员外正是夏菡和石烟认识的牵线人。夏员外准备出门去翠竹湾,看到女儿,打趣说:“菡儿,是不是陪爸爸去看看?”见在家也没什么事,而翠竹湾又不远,夏菡就陪夏员外去了翠竹湾。翠竹湾就石安一家人。到了翠竹湾,不能不去石安家坐一坐。就是这一坐,让夏菡认识了石安家的二郎。此后,夏员外每次去翠竹湾,夏菡总是找借口陪夏员外去。夏员外毕竟是到了知天命之年的人,当时就意识到女儿迷上了石安家的二郎。夏员外当时没有将它捅破,只是觉得坟墓一修好就不会再去翠竹湾。坟墓确实已经修好,夏员外也没有再去翠竹湾,夏菡的私情却没有了断。新年刚一过,夏菡就缠着夏员外请媒人去向石安倒提亲。夏员外是桃花石乡方圆数十里有名的乡绅,厚着脸皮主动请媒人去翠竹湾给女儿向石安提亲,面子上总过意不去。夏员外嘴上答应,可就是一直拖啊拖,拖到了今天。见夏员外迟迟不行动,夏菡越来越不满,就差私自跑到翠竹湾出丑了。

“石安家的二郎,爸承认,是方圆数十里数一数二的后生。可那翠竹湾,菡儿晓得,就石安一户人家,那么冷清!”夏员外确实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到翠竹湾去,主要是翠竹湾那地方实在太偏僻。平常时节,来了土匪强盗,连一个叫叫响的人都没有。

“爸还不如直接说不想请媒人去!”夏菡威胁起了夏员外。“再不请媒人去提亲,女儿以后谁也不嫁,养在家里侍奉爸过老!”

女大不中留。夏员外见女儿摆出非石安家二郎莫嫁的架势,真是无可奈何。夏员外女儿有好几个,可对夏菡特别特别宠,甚至有些放纵。夏菡出生还不会坐,夏菡的母亲就得病去世了。“好,好,爸马上就着赵媒婆去。这下行了吧!”夏菡这才露出了笑容。“女儿嫁到翠竹湾,将来给爸上坟也方便。”夏菡安慰夏员外。“不说清明,就是平时,女儿有空就可以去看爸!”还是在世的时候多孝顺一点吧。夏员外没将话说出口。

只过了一天,赵媒婆就来夏园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夏员外,你没事,赶苍蝇撒撒尿也行,实在不该消遣老身!老身壮着胆子,穿过密林,去了趟翠竹湾,原来是一个没有人毛的地方!”夏员外非常诧异,赶紧问:“石安呢?”“什么石安!”赵媒婆揶揄起了夏员外。“老身倒看到上面满是苍蝇的死人,差点当场吓出了尿!老身也不想说得太难听,免得夏员外说老身刻薄!”赵媒婆还没走,夏员外就已经带着一班仆役去翠竹湾。

到了翠竹湾,夏员外先去看自己的坟。眼前的景象只让夏员外直跺脚。花了将近半年时间才修成的新坟已经被彻底砸烂,坟肚子已经被刨开。夏员外气愤中又为自己感到庆幸。幸亏自己还没有埋进去。否则,岂不是要暴尸?夏员外带着仆役,离开自己的新坟,前往石安家。远远望去,夏员外记忆中幽静美丽的翠竹湾已经面目全非。茂密竹林中的茅竹已经是断的断,折的折。竹楼已经被烧毁,只剩下台基。几头野猪正在啃咬从土里拱出来的尸体,空地上到处散乱着被野猪啃咬过的残肢。夏员外感到阵阵恶心,连嘴都不敢张就转身掉头。在两名仆役的搀扶下,夏员外慌张离开了翠竹湾。

夏员外回到庄园,很庆幸地对夏菡说:“幸亏爸考虑了一些时间。匆匆忙忙定下这门亲事,现在该如何是好?以爸在翠竹湾看到的情形来推测,石安和他家人多半已经被前来寻仇的人杀啦!桃花石乡的那些个外路人,谁晓得他们过去干过什么事情?本地人,终究知根知底。爸就在本地后生里面好好给菡儿找一个郎君。婚姻这种事,不是你想嫁谁就能嫁谁。这是前世早就已经定好了的事!”夏员外的话还没说完,夏菡已经嚎啕大哭了起来。

夏菡做了半年多时间的美梦碎了!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