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恩怨情仇之武松与潘金莲

引子

开卷说的是一段闲话。

宋开宝八年,即公元975年,宋军挥师南下,一路上摧枯拉朽,直杀至金陵城下,那南唐后主李煜,看着潮水般涌来的宋兵,情知不是对手,无奈之下,只得肉袒出降。

攻下金陵城的宋军,将李煜俘至汴京,交由大宋朝廷。那太/祖匡胤,为人仁厚,虽给了李煜有违尊严的违命侯名号,但相待甚厚。不管咋说,李煜毕竟是一国之君,他国虽亡了,但起码的礼遇还得给。

李煜归降后的第二年,即宋开宝九年,也就是公元976年,太/祖崩,其弟赵光义即位,是为宋太宗。

宋太宗此人,长得黑胖高达,为人刻薄寡恩,贪□好强,心黑手辣,因急于上位,烛光斧影中,致匡胤暴死,即改当年年号为太宗太平兴国元年,登基上位。太宗即位后,即对垂涎已久的小周后周嘉敏下了手,常常下旨让小周后入宫觐见,借机强幸了小周后。为了长期霸占小周后,太宗用牵机药毒死了李煜;李煜死后,小周后悲伤过度,也绝食而亡。

因为这个原因,李煜屡讼天/庭,状告太宗光义持强凌弱,霸占了妻子嘉敏,还用牵机药毒死了自己。李煜哭诉道:“国破被俘,已是不幸;寄人篱下,尤为艰难。那太宗光义,全然不顾俺也乃一国之君之颜面,强幸嘉敏,还因《虞美人》一诗,赐予牵机毒酒,致使本人饮后,浑身抽搐,收作一团,头脚牵连,痛苦而死。天王在上,那太宗光义,不学无术,刻薄寡恩、急于上位,不择手段,弑君害侄、欺嫂凌弟,无恶不作,现在地狱沉滞候审,等待发落,求天王给俺做主!”

天王见李煜哭成一团,想他屡次来告,确有冤屈,理应支持,便说道:“后/主且去,俺即刻派人,赴地狱查核,责令阎君速办沉滞案件,定要还你公道。”李煜闻言,告辞而去。

那日,阎王爷正在殿上高坐,忽见一片金光,照耀半天,仙乐盈空,彩雾缤纷,异香馥郁。猛听得半空中大呼道:“天符下。”阎王爷闻听到天符下,忙趋下丹墀,俯伏在地。众鬼判一闪,尽皆无影无踪。顷刻间,一位金冠黼黻天官从空冉冉而下,两位金甲神人持节前导,到地旁列。

天官立在殿陛中间,宣天王玉音道:“有南唐后/主李煜,因宋太宗赵光义夺妻害命一案,屡控天廷,至今未结。今北宋气运将终,天王遣小神下凡,督促复查此案,着阎君勘察清楚,以造罪之大小定报,施以重轻,切勿过杀,以损皇/仁。钦此。”宣毕腾空而去。霎时金光潜灭,仍旧烛影辉煌,阎王复登宝位,鬼判依然罗列。

阎王吩咐判官道:“可将在地狱中待审的赵光义、李煜并周嘉敏一并拘来,听候本王发落。”傍边鬼判齐应一声,眨眼之间,见两男一女被几个鬼判拉扯而来。两个男的头戴冲天冠,身着衮龙袍,其中一个黑胖粗/壮,一个白净清瘦;那个女的,面色惨白,带着幽怨,款款行来,腰身阿娜,容貌姣好。两个男的,黑胖粗/壮者乃赵光义,白净清瘦者乃李煜;女的自然是小周后嘉敏。

赵光义和李煜站立阶前,周嘉敏跪在了旁边。

阎王指着赵光义道:“适逢天符,李煜告你夺妻害命一事,你朝目今看上去尚且辉煌,其实已是危机重重,内有强贼造/反,外有敌寇入侵,不久远,你皇朝老少男女将悉数被劫,男的为奴,女的为娼,以报你当初暗害花蕊夫人、强幸小周后之罪;虽是如此,仍属后人替你受罪,不足以起到惩处作用,今着你托生转世,也受一番妻被人□、身被毒杀之遇。”

赵光义闻言道:“阎君在上,俺乃皇帝,也是奉玉帝敕旨降生的。阎君你也当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俺乃大宋太宗皇帝,强幸个把女人,也不该为罪,何故要俺也遭妻被人□、身被毒杀之遇?”

听到赵光义言辞,阎王尚未言语,旁边的李煜勃然大怒,抬起脚来,狠踹赵光义屁股一脚,骂道:“黑胖匹夫!偏你是皇帝,是奉玉帝敕旨降生的,偏俺就不是皇帝,不是奉玉帝敕旨降生的?你的妻子人不能□,偏俺的妻子人就能□?”

阎王道:“后/主所言极是!虽然你阳间的事,俺管不了;但到了阴曹地府,皆由俺说了算!你那赵光义,你哥夺他江山,你又夺他妻子,这已经很过了,何故还要用那令人痛不堪言的牵机酒毒杀他?”

赵光义道:“他才华非凡,精音乐,会画画,写得一首好诗,尤其是风/流倜傥,以致于周嘉敏,身在皇宫,心仍在他的身上,我能得了周嘉敏之身,得不了周女英之心,加之他道什么‘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说什么‘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还逼/叨叨地发牢骚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阎君在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哪有归降了的国君,还念念不忘故国的?这不是将要谋反的前奏?!为了复国,都愁得像一江春水向东流了,故此,俺药死了他!”

阎王闻言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混账逻辑?!你这番言语只好在阳世欺人耳目,到了阴曹地府,却是哄不了我们鬼的!你本就是刻薄寡恩、心狠手辣、贪□好□、唯我独尊之人,讲的全是歪理邪说!我不与你有过多的话说,着你到你朝清河县武家那庄武姓人家投生,要让你生得矮胖奇丑,却配你你个漂亮妻室,也体验下妻被人□、身被毒杀是何等滋味!你那李煜,现在看上去很暴躁,早干啥去了?若在前世,也是如此英豪,敢踢赵光义的屁股,何至于把江山输给他□家?!既是你如此冤枉,就着你到清河县西门达家投生,做他的儿子,专一沾风惹草,报了你前世冤仇。”

阎王说罢,看了周嘉敏一眼,道:“你便是‘剗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的那周嘉敏?!你本是李煜小姨子,何故和李煜偷上了情?我看你容姿靓丽,念在你也遭受了一番委屈,着你转世还阳于潘家,仍做美貌少妇,并将你嫁于转世为武大的赵光义,与他结为阳世夫妻,招惹着灾祸上身,协助着李煜报了前世恩怨。你这次转世,自要好自为之,莫要再行乱/伦之爱!”

阎王说毕,令鬼判道:“将这三鬼,牵至奈何桥边,交由孟婆,灌了孟婆汤,消除鬼魂,好忘了前生,放回阳世,好生活人去;若仍旧不改,再坠地狱,定让他沦为畜道,永世不得转世!牵了去!”

李煜闻言,面露喜色。赵光义哭丧了脸。周嘉敏则呜呜咽咽起来。

鬼卒答应一声,将三鬼扯拽而去。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