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一节:祖先的辉煌

单家大院是山东聊城境内一个偏僻乡村远近闻名的一处老宅,但是它却是古韵老北京四合院的建筑模式,装饰典雅,用料考究,一看上去就是大户人家的宅院。

单家大院里居住着一大户满族单姓人家,男主人单良仁,嫂子佟海莲,妻子佟桂英,还有一大群孩子。佟海莲一共有五个孩子,单春,单富,单秋,单民,单冬。单良仁和妻子佟桂英生了四个孩子,单美,单国,单茵和单慧。

单家祖上是清朝时期大运河畔的百年望族,名门世家,富甲一方,贤德辈出。在当时大运河畔最重要的港口张秋口岸到处都是单家的生意,当铺,古玩,阿胶,暹罗的稻米,越南的桐油······只是到了近现代,经历了清朝的覆灭,民国时期的军阀混战,抗日战争时期的血腥摧残,家世渐衰。以至于到了解放后,到了单良仁这一代就一贫如洗了。

单家祖上的辉煌,远的不说,就算追溯到单良仁的祖上三代,曾祖父,祖父,父亲,那也各个都是大运河畔风光无限,举足轻重,令人肃然起敬的人物。

单良仁的曾祖父单昌雄是商人。

当年的大运河在**晴空之下,如同一条飘荡飞舞的玉带,碧波荡漾,烟水浩渺,舳舻千里,帆樯林立。一队商船浩浩荡荡,气势恢宏,从涨秋口岸出发,沿着大运河经德州,沧州,天津驶向北京,首船是一艘可以畅游长江黄河,可以出海贸易,可以配备熟铁长管前装火炮,产自欧洲的洋装炮的红单船。船里面坐着的一位气宇轩昂,睿智精明,身穿宋锦苏绣亭台楼阁图案的袍褂,带黑色瓜顶帽,喝着摘自清明前的武夷山大红袍的男人,他就是单良仁的曾祖父——单昌雄。单昌雄当年的足迹不仅遍及大清疆域,还去过马六甲海峡,去过苏门答腊岛,去过菲律宾从事海外贸易,北京朝廷里有挚交,海外贸易的广州商人中有好友。五湖四海,飞黄腾达。

单良仁的祖父单廉安从政。

清朝末年,大运河畔的清朝总督漕运院部,画梁雕柱,飞檐翘角,雄伟壮观,气势恢弘。门口一对元代波斯进贡的纤尘不染的石狮,与北京故宫前石狮同等规制。墨绿色大门镶嵌着铜环,打着铜钉,链着铜衔。墨绿色的抱柱上,书写一副楹联:

上联是:地居漕运中,水欲治,漕欲通,涓涓细流,点滴皆从心上过;

下联是:官为群**,宽以恩,严以法,一方士庶,啼笑均到眼前来。

笔酣墨饱,丰厚雍容,气韵流畅,巧夺天工。

晨光熹微中,一顶四人抬绿呢大轿落地,轿帘掀开,一着官服锦鸡补,红顶朝冠饰小宝石,上衔镂花珊瑚,单眼花翎的清朝大员钻出轿撵,步伐稳硕的走进总督漕运院部大门。他就是时任漕运总督单廉安——单良仁的祖父。

单良仁的父亲单卿礼则是一个革命者。

抗战初期,日军大举进攻中原,中国人民抗日怒潮汹涌,在大运河的咽喉之地台儿庄,爆发了一场举世瞩目的台儿庄战役。

战争打响后,中国**领导的新四军积极配合国民党正面战场上的战争,阻击日军北犯。很多爱国人士纷纷加入了战斗,捐款,捐粮,捐军火。

一个漆黑的夜晚,几辆日本军用卡车沿着公路飞奔,卡车的后面覆盖着厚厚的军用苫布,里面是粮食和军火。在最后面的军车里,坐着一个穿古典西装,戴着金丝眼镜,梳平头的男人,他神色凝重,不时的举起手中的望远镜看着前方的车队。

军车巧妙的越过几道日军的封锁线,把军火和粮食送达了前线。在新四军的游击战争指挥部,这个男人走了进来,参谋长**快步上前,双手握住了这位风度翩翩的似学者似商人的男人的手,两个人坐下来相聊甚欢。这个人就是单良仁的父亲——单卿礼。

单家大院就是单卿礼建造的。

民国初期,山东境内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单家这样的没落大户豪门,更是军阀勒索的对象。尤其是山东境内的人送外号“混世魔王”的军阀张昌宗更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大运河畔的单府进行了抄家,对单家后人进行追杀。单卿礼为逃命,带着家眷,跑到东阿县的这个叫金鸡岭的偏僻小山村里,建起了单家大院。单良仁就出生在这里,童年的他是一个富家小少爷。

1940年,中国**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与日军在中国华北地区晋察冀边区进行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百团大战。因战争需要,单卿礼以商人身份,远赴前线,进行秘密工作,在石家庄被日本人逮捕。

日本官兵听闻单家当年在大运河畔的辉煌历史,自知单家大院里定有古董宝贝,于是秘密的联系侵占山东东阿县的日军首领,对单家大院进行了抄家。文物,书籍,钱财最终被洗劫一空。单家大院也被日本人霸占开设了武馆。

单良仁的命运从此改变。

单家大院被日本人占领以后,母亲单高氏带着单良仁和哥哥单良谦及家眷四处避难,流离颠沛。直到解放后,政府收回单家大院,他们一家人才重回故里。这时候的他们过着的就是和普通的农村人一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贫苦生活了。

单良仁读书很好,尽管那时候家中已经一贫如洗,但是母亲依然支持他读书,希望他将来能够靠读书改变命运,谋得个好前程。单良仁的梦想就是要报考天津大学水利工程系。毕业后回到大运河畔,回到祖先辉煌的地方,实现自己的理想。天津大学的前身是北洋大学,北洋大学是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失败后,清政府创办的国立大学。在单良仁的心中,自己如果能考上这座与日本的战争罪恶有关的大学,也算是安慰了父亲的在天之灵。

可是,单良仁中学毕业的时候,**来临了,高考停止,单良仁还没有来得及努力拼搏一次就不得不终止了学业。

毕业之后,单良仁通过努力在县城的阿胶厂当起了工人。这是他喜欢的一份职业,单家祖上就是大运河畔著名的阿胶大户,生产的阿胶闻名国内外,上至朝廷,下到民间,远到东南亚都有单家生产的阿胶,单良仁从事了阿胶行业,也算是重操祖业了,遗憾的人生总算是有了一点点的弥补。

但是,就在单良仁在阿胶厂干的风生水起,前途一片大好的时候,哥哥去世了,嫂子有大脖根病,干不了重体力活,一个人带着五个弱小的孩子,无依无靠。

怎么办?

单良仁一个月二十七斤半细粮票,三十二块伍角钱的工资,要是养活自己这一家四口倒还勉强可以糊口,又拿什么来帮助嫂子养这五个孩子?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那五个孩子拿什么供养长大?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