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七节:通媒和换盅

单良仁听到丁家提亲的消息也很高兴,他说:“笑发是个好孩子,踏实肯干,年年被评为劳模,现在的年轻人能不偷懒耍滑就不错了,被评为劳模的全公社才有几个?人好就行,笑发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春儿跟了他饿不着!但是还要看看春儿的心思,婚姻自由嘛!大人们不能包办。”

佟海莲跟春儿说了,春儿羞答答的红着脸跑开了,满心欢喜的样子让所有人都知道了答案。

一家人晚上要在一起大餐一顿了,庆祝春儿的人生大喜。单家大院里平时吃饭的时候,都是大人们领着各自的孩子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饭盆和菜盆放在厨房里,吃完了各自去盛就是,只是到了逢年过节或者来了客人或者有什么大喜事要好好庆祝一番,总之就是要做好吃的,要吃大餐的时候,全家人就会在一起吃。都聚集在桂英的房间里,两张餐桌并在一起。

单家人在餐桌上是有规矩的,孩子们挨着顺序坐在炕里,都要把腿盘起来,坐有坐相,吃有吃相。大人们守在炕沿边,单良仁是一家之主,是男人,要坐在最尊贵的位置——炕头。而佟海莲和佟桂英则要坐在餐桌的另一端炕梢的位置,佟海莲是姑姑,是长辈,要坐在里面,佟桂英则坐在最外边。

每逢全家人聚餐的时候,单良仁就要喝上几口小酒,借着高兴劲给孩子们讲讲祖宗的辉煌,讲讲做人做事的道理,讲讲家规家训。

单良仁刚坐下来,春儿就先给叔倒上了酒。满脸羞涩的幸福,红润。

单良仁拿起了筷子,先夹了一口菜放进了嘴里,孩子们才都齐刷刷的拿起了筷子,大吃起来。这是单家的规矩,在餐桌上,长辈们不动筷子,小孩子们不能先吃的,就只能板板整整的坐着等待。尊重长辈首先就是要从餐桌上做起。

“看到春儿这么开心,我高兴!”单良仁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

佟海莲说:“她乐意就好,她这个样子却能嫁给笑发这样的好孩子也算她命好。”

单良仁放下酒杯,很是感慨:“这是单家大院里的这一辈人的第一桩婚事,非常完美,大人孩子都满意,好啊!”

佟海莲说:“这些孩子啊!只要能给她找个最可心的,让她一辈子都过的乐乐呵呵的,不缺吃不少穿的,你哥啊!就闭上眼睛了!”

提到哥哥,单良仁心头就掠过了一丝疼痛,尽管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是对哥哥的怀念永远不会随着岁月的久远而减轻。想起哥哥他就更要好好的照顾好这群孩子。单良仁说:“不管丁家将来怎么样,能翻身大富大贵还是一直这样贫穷,不管能娶上几个媳妇儿,咱们的春儿都是丁家的大少奶奶,不能让别人小看了她!更要让别人高看她一眼,这样吧!春儿的事情我来安排,咱要安排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给春儿通媒!换盅的时候,丁家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都咱们做安排。春儿的事情一定要办得风风光光的。”

按照满族人的通婚规矩,都是要男方请人到女方家里通媒的,但是单良仁为了面子,他请了老队长以男方家庭邀请的名义给春儿通媒。那可是响当当的有分量的人物啊!

丁笑发直到老队长上了门,才知道,家里人把自己和春儿定了亲,打死都不同意!

他说:“我要单秋!”

丁老太爷怒骂:“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咱们这样的家庭,你还敢惦

记人家单秋?”

笑发说:“春儿不干净了,春儿早就被老憨动过了!”

丁老太爷一下子就火了:“再敢这么说,我给你个嘴巴子!老憨儿当年他要

是敢对春儿动了手脚,早就被公社抓去坐牢了,良仁你叔,那是好惹的主吗?”

“反正我不要单春!”丁笑发一脸倔强:“反正你们要是想拿单春给这个家

冲喜,那你们就把她给**吧!反正**娶了她不是也有一个媳妇儿进家门了吗?”

刘长红恨恨的骂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来给你办这个事情,风风光光的多好?要是把你给越过了,你不就被放下了吗?你一晃就三十了,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

“我宁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要单春!”

刘长红恨恨的骂道:“人家是当年大运河畔名门世家的后代,哪点就配不上你个穷小子了!”

“我不爱她,我就想找一个我自己喜欢的姑娘过一辈子!”

刘长红说:“就咱们家这条件,你喜欢的姑娘谁愿意嫁给你?”

“那我就打光棍!”

丁老太爷说:“你打光棍就挡了你身后这些兄弟的路了,他们都会因为你光棍而一个个的都娶不上媳妇儿,这个家一窝子都是光棍子!香火断了,你爷爷我就是临走的那一天都闭不上眼睛!”

“那我就要单秋,我喜欢单秋,单秋现在越来越漂亮了!我喜欢她!我娶她,这辈子我要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你连单春都配不上!是咱们家高攀人家的!”丁老太爷越说越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在操办你的事情,你这辈子是风光到家了,你将来

要有本事就让单春吃饱穿暖,让她幸福就对得起大家了!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

由不得你自己做主!”

单良仁这个开明大度,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没有包办自己家孩子的婚姻,但是却

包办了别人家孩子的婚姻,明知道丁笑发并不爱单春,但是还是和丁家的老人们

一起欢天喜地的给单春和笑发两个的婚事先通媒了,然后就换盅了。

在满族人的婚俗中,换盅都是要男方到女方家给送定亲礼品的。但是单良仁

体会丁家的艰难,自己掏腰包拿出了一些钱给了丁奎甲,让他用自己的钱,给单春买了上等的发簪和耳饰做定礼,即放定成亲了。同时还给春儿做了一身新衣服。因为春儿喜欢笑发,所以单良仁就额外的上心了,只要春儿能够幸福快乐,自己付出再多,单良仁都高兴!

换盅的当天,按照习俗,是要男方家长和孩子一起带着礼品到女方家中换盅的。本来是一件欢天喜地的事情,可是却因为笑发不同意而由红喜事变成了白事情。

笑发不承认父母亲给自己包办的婚姻,他不同意,他也不来单家参加换盅仪式。一切都准备好了,时辰也看好了,但是笑发就是不动弹。众人劝说,没用,父母打骂也没有用,情急之下,丁老爷子命令兄弟几个绑了笑发,抬着去单家换盅,可是刚刚抬到大门口,笑发挣脱了,自己跑了回来,他跪在了爷爷的面前:“如果你们今天非要逼着我和单春换盅,那么我就死给你们看,我也不挡几个弟弟的成亲路了,明年的今天你们就给我烧点纸就行了!”

丁老爷子气的浑身发抖:“你不识抬举,人家那是名门大户的女娃,良仁你叔那样体面的人物,为了你们俩,把这几年攒的一点钱都拿出来花了,你这样,我们丁家怎么对得起你叔?”

笑发说:“再逼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笑发说着就把自己的头“梆梆——”的朝着炕沿上撞了过去。

当众人把笑发拉起来的时候,脑门子上就是两道血口子,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

来。

丁老太爷一看见笑发这样子火气就窜上了脑门:“你个蠢货,你愿意死,是吗?好,今天我就成全你,今天我就打死你!”这个摊了五六年的老人,竟然奇迹般的站了起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抓起了炕上的笤帚,浑身颤抖着拎起笤帚把就跳下了炕,追着笑发打了过来。

老人刚刚追到笑发身边,刚刚打了一下,就倒下了!

众人扑上去的时候,老人已经人事不省了!呼叫,掐人中,朝脸上泼冷水···都无济于事!

众人赶紧摘下门板,置放在正屋的大梁下,地下垫了两个长凳子,把丁老爷子的尸体先安置在了门板上!等操办完笑发换盅的事情再去办理丧事。

换盅的时辰已经过了,丁奎甲和刘长红赶紧两个人先带着用单良仁的钱买的换盅的东西在众亲戚和邻居的一片赞美声中,风风光光的拿到了单家大院,置放在祠堂里的香案上,然后单良仁和丁奎甲一起跪在了香案前,酌酒相互蘸祭。

换盅仪式完成,单春和笑发正式定亲了。

换盅仪式结束之后,单春就以丁老太爷孙子媳妇的身份来到了丁家给丁老太爷送葬,新买的花旗带大襟布衫和装饰都放在家里不能穿,而且自己平时的装饰也要去掉,给老爷爷带花孝。

当单春看到了笑发头上红肿的伤口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一下子扑了过去,心疼的上前去,忍不住的摸了一下。

笑发一下子推开:“你离我远点!”

单春没有想到笑发会推她,一点都没有防备,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

刘长红冲过来上前就给了笑发一记耳光。“以后你再敢这样,真就打死你!”

然后赶紧把春儿给拽了起来。

单良仁等一干众人都赶紧上前说情:“以后时间长了就好了!”

“不能打了,都这么大了,眼瞅着就要当丈夫,当爹的人了!”

“笑发是好孩子,我们都对他充满期待,将来春儿跟了她,肯定能过上好日子。眼下他们两个需要一段时间磨合磨合!”

笑发被众人给拉到一边去了。

春儿也跑到另一边偷偷的抹眼泪去了。

刘长红过来安慰春儿,哄春儿。

春儿摘下自己的孝带子就跑开了。

春儿跑到了赤脚医生的家里,给笑发买了药回来,本想亲自交给笑发,但是笑发一看见单春就躲了起来,不理单春。

单春找了一个角落,自己偷偷的哭了一会儿,然后擦干了眼泪,把药给了刘长红,让刘长红给笑发上药。

众人看到单春这样子都很高兴,夸奖单春是个聪明懂事的好姑娘,两个人一定会慢慢的产生感情的。刘长红把春儿带到了笑发的跟前,让笑发蹲下来,让单春给笑发上药,笑发想躲开。丁奎甲一声厉喝:“今天你已经把你爷爷气死了!难道你还要把你爹我也给气死吗?”

笑发一下子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爷爷气绝身亡的一幕在他的眼前闪现,刺痛着他的心,他知道自己是一个罪人!

他只好蹲下来任由单春给自己上药,他闭上眼睛不去看单春。单春用药医治了自己额头的伤口,但是自己心灵的伤口却在流血啊!

心爱的爷爷因为自己的不孝而离世!

自己不爱的女人却要陪伴自己的一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