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八节:大院危机

老队长调到公社去了。单良仁被群众推举为队长。

单良仁当上队长的那年春节,他去给阿胶厂的老厂长拜年的时候就和老厂长谈了自己的想法,他想把生产队里的土地拿出来一部分种枸杞子,卖给阿胶厂做原料。

老厂长也来看了看,觉得金鸡岭这边的土地很好,很适合种枸杞,两个人一拍即合。

生产队里拿出一半的土地来种枸杞子,枸杞子大丰收,年终的时候,每家每户都分到了一大笔钱!大家伙更是对单良仁钦佩,崇拜,唯命是从!

就在大家伙准备来年跟着单良仁再大干的时候,公社下来人了!单良仁被抓走调查了。

单家大院里一下子就感觉天塌下来了!单良仁究竟犯了多大的罪?要受到什么样的处分?会不会因此而坐牢?

桂英在家里急的团团转,哇哇哭,她跑到老队长家里去求老队长帮忙,良仁到底犯了什么错?公社为什么忽然间就要抓他?

老队长说:“因为他带领社员走资本主义道路,破坏了社会主义的纯洁性 ,违反了上级的党政方针,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是他主要的罪行。同时这些年来他每一次在生产队里吃饭还是在外面青年点等一些地方吃饭,饭后都会私自的朝家中带一些吃的,这样的事情影响也不是很好,公社早就有掌握。单良仁是有这样的习惯的,他太爱孩子们了,每一次外出吃饭总是要想方设法的带回来一些给孩子们吃。另外在去年的时候,他还利用职权给丁家批了宅基地,给笑发盖了三间筒子房。很多社员都去帮忙了,他这也是犯了渎职罪啊!”

桂英听老队长这么一说,就赶紧给老队长跪下了:”求求您,帮帮他吧,看在您和他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千万不要让他坐牢了啊!这么一大家子的人啊,指望着他呢?”

老队长赶忙扶起了桂英:“虽然我在公社里上班,但是良仁他确实违法了国家政策了,他就要接受教育,接受政府对他的改造,他将来才会有更好的成长。”

老队长的话让桂英很心凉,她于是也就不在这里耽误了,赶紧回家再去想别的办法。老队长送她出家门的时候也说了,看在自己和单良仁多年交情的份上,他会尽力帮忙的。

但是究竟能够帮多少忙?能不能帮着单良仁平安回来,她不知道!

佟桂英赶忙又跑回了自己的娘家求救,娘家弟弟托人到公社去打听,也没有问到什么好消息,只是说单良仁在接受教育,劳动改造。

整个生产队的社员也都焦虑起来了,大家都为单良仁担心,更为大家伙即将到来的好日子与大家擦肩而过而担心,大家伙都知道,单良仁被抓走了,不管他能不能放回来,不管他还能不能继续当队长了,还是换了别的人来当队长了,他们种枸杞子,到了年终就可以分到一大笔钱的日子不会再有了,因为谁都不敢这么干了!

笑发虽然不爱单春,但是他和单良仁感情很好,他在生产队里上班,还没有和单春定亲的时候,丁笑发就对单良仁很崇拜,单良仁对后生们的关爱和栽培让他很感动,在他的眼中,单良仁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单良仁就是自己的榜样。

他要救叔,救自己的偶像!他纠集了 生产队里的几十户人家的男人们,带领大家一起到公社去给单良仁请愿,要求公社放了单良仁!

笑发把大家伙聚集到一起,开了个会,他在会场上进行了激愤的演说:“单队长是好干部,他领着大家伙种枸杞子,让每一家都分到了那么多的钱,生活提高了,日子好过了,这分明是造福于民的好事,怎么就犯错误了呢?”

众人议论开了,“是啊!我们去年过年分了那一大笔钱,就感觉则日子一下子就松快的多了,孩子们可以穿新衣服了,家里过年也可以买点大白纸糊墙了,整个屋子里都亮亮堂堂的!这个年过的好啊!”

“我们大家去了公社,要求他们放了单队长,要是不放人,我们就不回来!我们一定要把单队长一起带回来!”

“单良仁回来之后,我们还要选举单队长继续当队长,继续带领大家中枸杞子,带领大家伙把日子过的越来越好!”

“一定要让公社放人!”

“一定要把单队长带回来!”

“一定要让单队长继续带领我们把日子过的更好!”

群情激奋,丁笑发带领众人上路了!

半路上,佟海莲坐着生产队里的马车风风火火的赶来了!她平时就有大脖根

病,经不得累也经不得气,她一路颠簸,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时候,就已经上气

不接下气了,她拽住了笑发,喘了好一阵子才开始说话:“不要命了?你敢跟

公社干部对着干?去了不就抓了你?你不但救不了你叔,你还要连累大家伙

的,你家里的十几口人,单家大院的十几口人都得被连累的!一块坐牢,一块

砍头!”

丁笑发安慰岳母说:“不会那么严重的,叔是正确的,叔是好干部,我们

都拥护叔的!”

佟海莲一听更害怕:“你再这么说,春儿就和你断绝关系,划清界限!”

笑发说:“要是我爹娘同意,我没意见!”

佟海莲这面子挂不住了,她气得浑身发抖,索性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这命啊!怎么就这么苦啊!刚刚过几天安稳日子,这又要大祸临头了啊!”

众人赶紧上前去扶佟海莲,但是她怎么也不起来!她横在笑发的跟前,“你要

是敢带头去闯祸,你就从我的身上踏过去,你们就从我的身上踏过去!把我

这一把老骨头踩成肉饼!”

笑发深恶痛绝:“我们有正事要办的,我们要赶紧去看看叔,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佟海莲说:“他自己犯的错,只能由他一个人来扛,你带了这么多的人去闹事,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还要连累大家伙!”

“我们不是去闹事,我们只是去看看叔,我们只是想让公社的领导干部知道,我们生产队里的全体社员都是拥护叔的,叔让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叔没有犯错误!”

“那你的意思是公社的领导犯错误了?你再敢这样胡说,再敢这样胡作非为,你会闯大祸的!我不让你去就是不让你去!“佟海莲见说服不了丁笑发,于是就把矛头对准了大家:“你们也都赶紧冷静冷静,赶紧回去吧!别犯傻啊!一旦公社把你们都抓了起来,都上有老下有小的,怎么活啊!”

一些意志不是很坚强的人有些动摇了。

“公社抓人没有错,你们这么聚众闹事才犯大错!公社都得把你们给抓起来,关起来,到头来一个都回不来,家里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可别干傻事,都回家吧!他叔这不是死罪,肯定会有放出来的那一天,公社的事情你们一群社员怎么就能做得了主?赶快回去吧!回去等吧!”

军心涣散了,有人转身朝回走了,众人也都跟着朝回走了!

笑发组成的“救叔敢死队”就这样被佟海莲给瓦解了。众人潮水般的撤退了。

笑发也垂头丧气的跟着回来了,他痛恨着丈母娘的自私和绝情!叔对侄子侄女们掏心掏肝的好,但是到了叔落难的时候,丈母娘却怕连累到她自己,撇清关系,划清界限!

笑发回到家中的时候,单美和单秋就哭着找上门来了:“看见叔了吗?叔是不是被人打了?”

“我爸爸是什么人打他的?打得严重吗?是不是遍体鳞伤,是不是躺在地上不停的痛苦的叫着?是不是还流着血?”

笑发安慰着两个小姨妹:“没事的,没有人敢打叔的!”

单秋说:“我们要去看看叔,我看到叔好好的我才会相信,你带我们一起去吧!”

“你娘不会让你去的!”笑发想到刚才在路上的情景,也很无奈。

单秋说:“咱们偷着去,不让我娘知道!”

单美说:“我回家把自行车偷着推出来,你带我们两个去!”

“好啊!”笑发满口答应:“那咱们快点出发,我快点骑。你娘就是知道了,她也追不上咱们了!”

单良仁的自行车就在家里,单秋回家偷偷的把自行车推了出来,笑发就带着单秋和单美上路了。

单美就坐在前面的大梁上,单秋坐在车后的后衣架上。

一路上,笑发的心情特别好,心爱的女孩子就坐在身后,他感觉自己的满心满眼都是粉红色泡泡,都是鲜花,都是阳光,整个世界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