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十九章兵部

山海关再雄伟也没有拦住女真人忍脚步,这不是关隘的问题,是人的问题。李毅有点看的有点悲壮,骑马州前面的李君影看李毅对山海关是一脸悲伤,非常好奇,但身为女人还是不好太靠近李毅。李如柏也注意到女儿看李毅的眼神,也顺着女儿的眼睛到李毅的悲伤眼神,以为是李毅离乡多年,近乡情却也就没有在意。

悠长的门洞,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外面的太阳是如此的明媚,李毅知道自己的辽东之行结束了,自己赚来第一桶金,下面找个立足点,发展自己势力。李毅回头看来路暗暗的告诉自己:“辽东我会回来的,我的羽翼丰满就回来。”

到北京路是不大好走,辽东战败,那些书生天天堵在路上等待杨镐回京,跟随押解杨镐的队伍,谩骂杨镐是轻的,石头,砖头,才是正常武器,押解士兵到了血霉了,还好带了头盔,否者误伤开瓢是常事的。

李如柏见这种情况,向押解官告罪,就放慢教脚步,李毅提议换条路,哪怕是多走些远路也认了。现在离北京城还有100多里就这样,那靠近北京城那将什么样子?都是这个情况,到京城大门口又是什么模样?

明朝的书生可是有名的无法无天,为博名声,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李毅绝对不愿意接触的就是他们。李如柏听了吴怀斌的建议,从香河县方向进京城。

明朝兵部尚书黄嘉善从早朝回到兵部尚书衙门,萨尔浒会战失败,大明损失了4万多人,其他损失不计其数,这事情让他这兵部尚书焦头烂额。心事重重的渡步,在官榭前,听到里面办事的武库清吏司郎中说道:”真有意思,才两天李如柏上奏折说,那个李毅就是杀敌700多,炸死佟养性,重伤代善的神人,献上手雷,一炸2丈内无活人,不知道是真是假?“

另外一个人说:”1个人杀敌700多,炸死佟养性,重伤代善,这种事情他李如柏也敢上折子?就是项羽再生,也是不可能这样杀的,而且是一夜之间,也算是奇闻了。前一个折子是出兵往萨尔浒挺进,遇见鞑子斥候,溃兵踩死一千多人,丢了军寨,鸦鹘关,狼狈逃回沈阳。这种扯淡的折子也敢上?我看他疯了!我把折子压下来了。”

黄嘉善知道这是职方清吏司郎中说的话,真想举步进去问询,里面的武库清吏司郎中说道:“前几天不是说李如柏的手下击杀莽古尓泰,又击杀费杨武,小胜几场,退回沈阳还阵斩200精锐鞑子,好像没有这什么不堪啊?他既然说李毅献的手雷能炸2丈之内的人,那就让他试试,反正有不亏。”

职方清吏司郎中说道:“那也是,不亏什么?只是我手上这本折子,实在烫手!”

黄嘉善进门说道:“不用烫手了,交给我吧。”

黄嘉善看看手中的周折问道:“杨镐他们走到哪里了?”

车驾清吏司郎中说道:“黄尚书,他们已经过永平府。”

黄嘉善回头对职方清吏司郎中说:“以后所有辽东的军报,折子不得扣压。”

黄嘉善把两个折子揣在怀里,来到万历皇帝面前,现在的万历皇帝已经被明朝各种弊政折腾的焦头烂额,现在萨尔浒大败更加让他焦头烂额。万历皇帝说:“黄爱卿,有什么急事么?”

黄嘉善说:“启禀皇上,李如柏上折说,他寻得到一个奇人,一夜之间杀了,700百多女真人,炸死佟养性,代善重伤。又上一奏折,说这李毅献了手雷,炸开之后3丈之内无活人。”

万历皇帝说:“不会是他,兵败编的吧?1人杀700?难道项羽再世?他李如柏不想活了?这是欺君罔上。”

黄嘉善连忙说道:“皇上息怒,想他李家一门忠烈,量李如柏不做下这种事,不如让锦衣卫查证之后在做定夺。只是这手雷,想来李如柏回京,应该有带回来,试验之后,看结果如何,再定夺就可以。”

万历皇帝说道:“如果真如奏折所说,那老囚折了佟养性,莽古尔泰,费杨武,伤了代善,看来我们并没有输多少。哈哈……”

黄嘉善看到万历笑了,这是这几个月里唯一一次看到万历笑的这样开心。

黄嘉善派出信使让李如柏早点进京,信使很快就找到了押解杨镐队伍,却被告知他们往香河县去了,信使转头就向香河县过去。

李毅有意识的让李如柏宽心,他知道这老头心高的很,几次长谈之后,李如柏也就宽心了许多。众人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赶路变成了游玩。这日一群人,路过一个村庄,这村庄不大,就百来户人,房子都是茅草屋,没有像样的房子。

大人都下地了,留在村里的都是老人和孩子,李毅一路上见村庄都是差不多的,心中的滋味就别提多难受了。马匹得得的小跑,在出村口,看见一个10来岁的女孩在哭泣。李毅的同情心彻底泛滥了,他勒住马,下马问道:“小姑娘,你哭什么呢?”

那小姑娘说道:“脚,脚好痛!”

李毅以为是受伤了,下马把小姑娘的脚端起来,发现都是布条裹着,李毅把布条解开,里面已经化脓了,很严重,脚趾头已经发黑,再不治疗这双脚就废了。

李毅拿出新蒸馏的酒精,给姑娘查脚,拿了新纱布准备给女孩子裹上,突然一个老太太大骂:“你个贼配军,登徒子,放开三娘,你个天杀,你毁了三娘的清白......”老太太骂的非常难听,原来骂李毅的,见刘大奎气势汹汹的堵在老太太面前,像受到羞辱,改骂女孩子:“你骚蹄子,还没有长大就开始勾引男人了,你这败门风的,你等你父亲回来,把你沉潭......”

女孩子听到老妇人的骂声开始挣扎,李毅轻声的说:“小姑娘你的脚再不治疗,会要了你的命。别挣扎一会尔而就好了。”

刘大奎是:“老太婆毅少在救你孙女的命,你不要恩将仇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