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二十一章香河城

三娘一家人都在哭泣,刘大奎的马刀在空中画出一个寒光,刀锋把着老妇人的发髻削成两断。那老妇人眼睛一白昏死了过去。马速降了下来,在三娘父母面前停下,三娘的父母也跪在地上。刘大奎恨声说:“我家毅少,菩萨心肠,却被你等小民戏弄。本应该杀你全家洗去耻辱,但那是给毅少脸上抹黑,今天稍做惩戒,胆敢再有下次。哼哼…”

两夫妻跪在地上哭着求饶,刘大奎说道:“孩子在你家已经活不下去,孩子我们带走,钱收了,在这卖身契上按个手印,省的说我们贩卖人口。”

两夫妻按下手印,刘大奎满意的点点头,:“你们放心,三娘我们会好好照顾的,不会虐待她。妈的,穷的叮当响还学人家裹脚。“

刘大奎收起卖身契,来到三娘身边,狠狠的对昏迷的老妇人吐了一口吐沫。把三娘放到马鞍上,自己牵马,追李毅他们。三娘父母见刘大奎走远了,才敢去看他的娘。三娘父亲又是给掐人中,又是拍脸,弄了半响才苏醒过来。

李如柏对李毅的兴趣更加浓烈了,奇特的武器,强悍的武力,奇怪的书写方式,清晰无比的纹路。这是一个人能教的出来的吗?那个传说是真的么?

李如柏向李毅讨过水笔观看,很这完全超出他的理解,这墨水是从哪里出来的?这外壳是什么做的?玉不是玉,石非石,把玩好久始终没有交还给李毅的心思。

见天色不早,一行人道了香河,刘大奎也追上了李毅他们。香河县号称小京城,景色优美,李如柏和李毅商量一下,在香河县停留一天,好好休整一下,然后进京。

李如柏他们住驿站里,而李毅住客栈,李毅不喜欢驿站,虽然那里面的条件比较好。李毅在香河县城里找饿了一个客栈住下,看天色还早,带着李大奎他们出来一起逛街。

香河县明显比沈阳城要繁荣许多,基本想买的东西都有,每个人都买了几套衣服,又买了笔墨纸砚。这四人都是以后的骨干,李毅怎么可能不教他们读书写字?没有办法,一听到都要读书写字,李大奎是被杀的猪一样,而小三娘却眼睛亮晶晶的。

买好东西,回到客栈,让老板娘烧热水顺便帮小三娘洗澡,而4个人在客栈边上的澡堂洗澡。李毅爱干净,叫了一个木桶浴,而刘大奎3人喜欢大堂的大浴池子。李毅喜欢听那些人胡侃,当然现在话题全都是萨尔浒打战的事情,把女真人吹成天上的神仙,地下的阎罗。当然李毅也听到了自己的传说,只是名字成刘力,把他说成了一顿吃3头牛,一脚把东北虎踢死,口吐怒焰火把老囚烧回了建州,如同他亲眼看见一样。

刘松岳却往里面添油加醋,说这刘力是戚大帅临死的时候,得到玉皇大帝命令,让戚大帅麾下18大将传授刘力武功,在级北之地学武25年,回中原探亲,路过萨尔浒。见莽古尓泰滥杀无辜,刘力使出飞剑杀了莽古尓泰。又做法,把汉奸佟养性炸死,代善命不该绝,也收了半条命,使出飞剑杀了700多鞑子。

那些人听的两眼发光,问这刘力去哪里了,就李毅也数耳朵听,谁知道刘松岳来一句,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把边上人的胃口高高挂起,刘大奎,刘二河说道:“那他人呢?”

谁知道刘松岳手一指在木桶洗澡的李毅说道:“现在他在洗澡。”结果整个澡堂子里的人都在哄堂大笑。李毅拿起洗澡桶里的木瓢,勺了一漂水洒去,嘴里说着:“飞剑来了,小心狗头。”

本来脸色都起怒火的刘大奎和刘二河,见李毅没有生气也就是放下心来,在水底下使劲的掐了他两,嘴巴里说道:“有下回吗?”

刘松岳说道:“没有下回了!没有下回了!”又是一堂哄笑。

四人出了澡堂,回到客栈,李毅叫上一桌饭菜,见大家都吃的差别多了,李毅说:“我们从辽东出生入死杀过来,但北京城里的读书人和官员是看不起我们的,而且是从骨子里看不起,所以我们的以前的事情,最好是别泄露出去,让有心人抓住把柄。”顿一下说道:“做人,杀多少人不值得炫耀,而是救多少人才才是功绩,你们是要和我走一辈子的,我走的有点快,我能容忍你们慢慢跟上来,却不能容忍走到岔路上去。所以这顿酒,是我们身份转变的酒,喝完这酒,我们就开始学习各种知识。”

李毅的第一堂,很奇特,说是一个国家灭亡,民族沉沦350年的事情。说的很平静,就像很遥远的事情,然而刘二河却直接的问:“你说的是大明?大明完了后,那些鞑子入关成了主人?”

其他人也清醒过来:”毅少,我们该怎么做?”

李毅说道:“跟我学东西,学会了才有办法。”

到了京城,李如柏前脚进门,后脚就被黄嘉善叫到兵部。武库清吏司郎中早在门口等待黄嘉善,他为什么这样急?应为萨尔浒大战,反馈回来,武器粗制滥造,枪支炸膛不计其数。人头掉了不少,现在有新武器出来,他在不卖命点,到时候刀片子下来连怨也没有地方喊。

手雷的试验非常成功,要论功行赏行赏的时候,被黄嘉善拦了下来,他认为辽东那边的调查还没有出来,需要等等。武器却是安排下去生产了。

李如柏也是无奈,败军之将哪里有什么人权?那怕是打胜了如何?文官说什么就什么。李如柏回家相当郁闷,叫来李毅商议,李毅到是无所谓,能早点出京城,然后去南京看一下,自己那批东西现在怎么样了。

李如柏说道:“这事情估计要很久,现在萨尔浒大败,而你却要论功行赏,很多言官会跳出来,届时麻烦会很多。”

李毅说道:“小子不想当官,也不想当兵,只想回家乡去看看。”

李如柏说:“回家还来的及,等几天辽东有信了,旨意下来再回去不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