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十五节:绝望自杀的母亲

单春“呜呜——”的哭泣起来。然后穿上了衣服,就一路哭着跑了出去。笑发扯了她一把也没有扯住。这深更半夜的,笑发还是为她担心的,不知道她要跑到哪里去?也许是春儿的一巴掌让他有些清醒了,以前他总是那样的烦春儿处处表现的痴迷自己的样子,处处讨好自己,处处顺从自己,她爱的太卑微下贱,但是这一巴掌让笑发不得不重新的认识自己了,自己在单春面前原来并不是那么伟岸,那么高不可攀。尽管她有缺陷,她是个残疾人,但是她和正常人一样,有脾气,有尊严!

不一会儿,丁奎甲夫妇及众人都跟着春儿过来了。刘长红一看见扑在炕梢的被褥,炕沿下地面上的一大片旱烟烟头和垂头丧气的坐在炕沿边继续抽着烟的笑发,就实在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儿子啊!你体谅体谅娘好不好?你放娘一马好不好啊?都把春儿给你娶家里来了,房子也有了,居家过日子的什么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就领着春儿好好的过日子行不行?你给娘省省心好不好?你还要折腾什么啊?就咱们这样的家庭你还能找到什么好样的啊?你的二弟,三地,四弟都等着娶媳妇成家啊!娘一想到这些,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啊!愁啊!”

大家本来是来劝笑发的,可是刘长红这一哭,就都一起来劝刘长红了:“今天是你儿子大喜的日子啊,你哭什么啊!”

“这深更半夜的,你这样哭让人听见了多不好啊!”

刘长红也赶紧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强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悲伤和无助。她上了炕,把笑发新铺的被褥都给收拾了起来

“他们这是刚开始,以后磨合磨合就会好的!”

“小两口吵架是正常的事情!”

“床头吵架床尾和,睡一觉天亮就好了!”

笑发狠狠的把烟头摔在了地上:“我和她之间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床尾合的事情,我这婚就是为你们结的!你就当我死了,不用操心我就行了。”

“你这新婚大喜的日子,你说这话这不是堵我心吗?”刘长红知道笑发不爱春儿,也就是家里实在太穷了才这样逼着他娶上了就去了自己的一块心病了。她觉得也有些对不起笑发,可是一想到还有三四个儿子都等着娶媳妇,她多年憋在心中的压力就像山洪爆发一样控制不住了,她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刘长红的哭声也传到了单家大院。单良仁和佟海莲听到了这哭声心就都慌了起来。

佟海莲恨恨的骂了起来:‘这孩子大喜的日子,她深更半夜的鬼哭狼嚎的算是干什么啊?我去把春儿领回来,这门婚事退了!”

一边骂着一边都慌乱的跑了过来了!

都已经大张旗鼓的嫁了过去了,怎么能说退婚就退婚呢?单良仁害怕佟海莲冲动处理不好单春的事情,于是也和桂英赶紧的跟着跑了过来。

洞房变成了批斗会现场。单家人一到场,笑发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新婚之夜小两口本来就应该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的,怎么就能搞得鸡飞狗跳的呢?

春儿一直坐在炕梢哭泣,佟海莲拉住单春就要领回家,就要退婚!刘长红还是呼通一下就给佟海莲跪下了,一个劲的打自己的耳光,求的佟海莲的原谅:“我没有照顾好春儿,让孩子的新婚之夜就受了委屈。”

笑发一看见母亲自扇耳光也忍不住了,他上前就拉起了母亲:“你以为是我欺负她了吗?她打了我一记耳光啊!”

单良仁实在不相信笑发的话:“春儿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人,而且她那么喜欢你,一心一意的就要嫁给你,这新婚之夜的,她怎么可能扇你耳光呢?”

丁笑发“呼通”又跪在了单良仁的面前:“叔,我最敬重您,我知道我不喜欢春儿有些对不住你,但是今天晚上春儿真的动手打了我,但是我没有还手!”

单良仁说:“你不喜欢春儿不是对不住我而是对不住春儿,你没有还手说明你还是个男子汉,但是春儿那么喜欢你,竟然在新婚之夜动手打了你,一定是你真的惹恼了她!否则她真的不会动手的!”

丁奎甲训斥着说:“你说,你怎么就能把她给惹恼了?”

笑发在众人的逼问下终于说:“我就跟她说,我爱的是她的妹妹单秋,我要娶的也是单秋,她就······”

丁笑发话未说完,“啪——”丁奎甲的一记耳光上了笑发的脸。

丁笑发也恼火了,他愤怒的冲着父亲喊道:“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说,我根本就不爱单春,我爱的是单秋,我就是爱单秋!”

佟海莲也冲了过来上前就给丁笑发一记耳光:“再敢说你喜欢单秋就撕烂了你的嘴巴!”然后她拉起单春对丁笑发说:“从现在开始,单春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给我滚出去,这房子因为不和春儿订婚才给你们盖的,现在你和春儿退了婚,这房子就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我们花钱买的,你现在就给我光溜溜的滚出去,单家大院里所有的姐妹都与你没有一点关系了。”佟海莲发疯似的拽着丁笑发就朝门外推,也把众人朝门外赶。

佟海莲这一回可是动真的了。刘长红绝望了!是啊!房子是单良仁帮忙给盖的,要是两个人的婚事退了,这房子自然不能给笑发的。

好不容易的娶上了一个媳妇,而且还指望着春儿给这个家冲喜呢?其他兄弟还寄希望于能乘着这个好运尽早的娶亲成家呢!刘长红就感觉刚刚在眼前燃起的一丝光亮忽然间熄灭了,她的眼前一片漆黑了。她看不到生活的一点点希望了!她从屋子里找到了一根绳子,拿出去就把自己吊在了大门外的一个歪脖树上。刚开始吊上去的时候众人都在慌乱中,谁都没有发现。

当被人发现的时候,刘长红已经奄奄一息命悬一线了!众人赶紧把她抬进了屋里,放在了喜炕上,刘长红缓过来的时候就开始了嚎啕大哭:“你们倒是把我救活了干什么啊,让我去死好了,我实在活不下去了啊,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啊!”

笑发一看见母亲动真的要去死,他知道母亲实在是太难了,家里的穷日子总也没有翻身之日,兄弟几个都娶不上媳妇,母亲是最心焦的!母亲是这个家中活的最累的。于是他跪在了母亲的面前做了保证:“自己会和春儿好好的过日子的,不会再让娘操心了!”

新队长老队长等也都赶来了,大家互相劝说着佟海莲,刚刚结了婚还是要给孩子们一些相处时间的,慢慢的就会好的。

看到了刘长红也上吊了,笑发也答应了好好的领着春儿过日子。佟海莲的心也就软了,而且更主要的是春儿不想退婚,毕竟是春儿喜欢笑发,而且也结了婚,笑发能答应领她好好的过,那还是要成全他们的。

众人把刘长红抬回了家里,把洞房又让给了一对新人。

新婚之夜,一对新人没有甜言蜜语,卿卿我我,倒是春儿这时候开始给笑发立了规矩,以后两个人不管有多大的矛盾,都不要去找婆婆了,不让她再为他们两个操心了。也不让自己娘家的人知道,娘家人会越来月讨厌笑发的,要是母亲最终把笑发给哄走了,和自己退了婚,笑发一家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了。

笑发似懂非懂的明白了春儿的意思,他同意了春儿的意见。

经历了新婚之夜的一系列事情,笑发忽然感觉到春儿其实是有很多优点的。她除了不会讲话,其他方面其实很完美。

满族婚礼的第三天,是新夫新妇早起,偕拜先祖后,双手捧着镶好枕头顶的长方形枕头,依次拜见长者,亲友,族中长老,俗称“认大小”。

笑发惦记着母亲,天刚放亮,就带着春儿回到老房子里举行第三天的婚礼仪式。拜见宗亲长老,拜见各位亲友。

看到两个人终于和好了,所有的人都高兴起来了!刘长红脖颈上的伤还在作痛,但是她的心却终于放下了!

单良仁和佟海莲听到了两个人和好的消息也都非常高兴。

所有的人都认为,一定是洞房花烛夜笑发做了爱就爱上了单春。男人嘛!毕竟都是下半身的动物。可是他们哪里知道?两个人还是炕头一个,炕梢一个睡到了天亮。笑发根本就没有碰单春,笑发只是心疼母亲,做样子给别人看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