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十六章:反目成仇(1)

单良仁帮助嫂子养孩子的时候很融洽,单家大院里一片温馨祥和!但是孩子

们大了,需要管教的时候,矛盾就出现了。单富叛逆的很,单良仁去进行劳动改造期间,他就参加了生产队里的造反组织,这是单良仁不愿意看到的。虽然“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但是单良仁不愿意单家的子孙后代做这样的事情,他更希望单富能够像笑发那样踏踏实实的劳动,拼先进,做劳模。但是单富根本不把单良仁放在眼里,甚至常常会把单良仁政策上犯了错误,被劳教的事情拿出来顶撞诋毁单良仁。单良仁管教起来相当吃力,而且佟海莲太溺爱单富,从小就是她的心头肉,顶在头上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一直是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单良仁一管教单富,佟海莲就心疼,就难受,就摔盆摔碗,指桑骂槐的表示抗议!给单良仁脸色看。有母亲撑腰,单富更是为所欲为,在外跟着造反派胡作非为,在家就欺负弟弟妹妹,尤其是单国,更是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他最怕单良仁偏心把传家宝传给单国,而经常无端的挑衅打骂单国,常常会把单国打得鼻青脸肿,单良仁都只能忍耐,孩子们之间的矛盾他不好插手,毕竟单国是自己的儿子,他害怕护着单国会激起单国更大的挑衅以及引起整个大院的不和睦。

单良仁托人把单秋安排进公社的绣花厂里上班挣钱了。第一个月开工资的时候,单秋把工资钱全部的交给了叔叔,单良仁把钱收下了,攒了起来。单富正处着对象呢!要是佟海莲实在拗不过,还不就得给通媒换盅了,到时候需要花钱的。

佟海莲火了!她找了个借口,就把单秋痛骂了一顿,骂单秋是白眼狼,胳膊肘子朝外拐,把单秋关在了门外,晚饭没有让她回家吃,也不让她回家睡觉。

单秋站在门外哭泣,佟桂英把单秋领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来睡觉,结果佟海莲更是火气冲天,把单秋拉了出去,痛打了一顿之后,重新关到了门外。

没有办法,单良仁让桂英把单秋的工资钱给佟海莲送了过去,佟海莲口口声声的说着今天晚上的事情与钱没有一丁点的关系,是单良仁和桂英想多了,但是她却还是把钱接过去了!

第二天,佟海莲坐着生产队里的马车去了一趟县城,回来后买了几块布料,给自己做了一身衣服,给单良仁做了一件衣服,给桂英做了一件衣服,给单富又做了一条新裤子,配着那件妮子大衣穿着,更是帅的不得了。然后又给单茵和单美买了两条粉色的头绫子,扎在孩子的头上,美的像一朵花!同时又买了几个大白面馒头,回来给每个孩子都分了一个!孩子们都像过年一样,高兴了一回。

单秋第二个月开资的时候,一半交给了母亲,一半交给了叔。单良仁没有留下单秋的工资钱,而是让单秋都交给自己的母亲。

佟海莲把钱全部都收下了。

一些日子之后,单良仁在没有和佟海莲协商的情况下,就把家分了。单家大院一分为二,一家一半。家里剩余的粮食,种植的蔬菜,饲养的猪鸡鸭鹅都一分为二。以及所有的一些小物件,小零碎的东西也都一分为二。

佟海莲刚刚听到分家的消息的时候,一时间似乎有些接受不了。她坐在院子里就开始嚎啕大哭,骂着单良谦的狠心,抛下她和孩子就不管了,这些年来,她孤儿寡母的带着一群孩子受了多少苦啊!

单良仁分家的想法已经考虑了很久了,佟海莲的哭闹并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一些和佟海莲比较交好的人都来安慰佟海莲。

“你现在比他们强啊!单富能在生产队里挣工分,单秋在绣花厂上班能挣钱,你的日子好着呢!将来有让他眼红的那一天啊!”

“你早就应该和他们分开了,看他现在在生产队里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社员而已,也不比别人挣得公分多,你还能指望上他们什么了啊?和他们在一起,是你们在养着他们啊!他们的孩子那么小,还得做饭给他们吃!”

“现在你的孩子都大了,有挣工分的,挣钱的,孩子们就把家给你顶起来了,你还和他们在一起混个什么劲?”

······

经一些明白人这样一劝解,佟海莲忽然间想通了,原来分家是一件对自己有力的事情,于是她也就欣然接受了。她不哭喊了,赶紧擦干了眼泪,把爱下蛋的小鸡和不爱下蛋的分成了两份,爱下蛋的都自己留下了,不爱下蛋的都给了桂英。但是小鸡并不听她的话,刚刚分开就又跑到了一起。家中养了两头猪,又肥又大的一头本来是在桂英这边的一个猪圈里养着的,瘦小的一只则在她们的那边,于是她赶紧把两个猪给换了圈,但是猪不听她的话,又肥又大的那一头怎么也不朝佟海莲那边的猪圈里进,在院子里惊叫着跑来跑去的就是不进圈。好不容易的刚刚把猪赶到圈门口,本以为打它一下它就进去了,可是谁曾想,佟海莲这一打,猪就毛了,掉过头来就跑却一下子把佟海莲给撞倒了,佟海莲从地上爬了起来就火气冲天的骂开了:“你个狼吃的货,我这一天天的一瓢糠一瓢水伺候着你,到头来你却不和我亲!”骂着骂着就含沙射影的骂起了单良仁:“我一天到晚的伺候着你吃,伺候着你喝,容易吗?你不谢我,却恩将仇报了!”越骂越来火,于是就拿起棍子就使劲追着猪打,猪一边跑着一边挨刀子似的嗷叫着,另一头猪吓得跟着跑着叫着,一群鸡也被吓得嘎嘎乱叫,满天飞。

佟海莲在院子里搞得鸡飞猪叫,乱作一团。桂英看不下去了,想出屋和姑姑理论,被单良仁给按住了。

家中的财产一切都是佟海莲亲手给分的,原则上是一分为二的,但是她愿意留下多少就留多少,愿意给佟桂英多少就给多少,单良仁和桂英都不和她计较。

佟海莲分家分的很开心。自己家现在真的什么都比单良仁强,多,好,这让她很得意。

但是她还惦记着一样东西,单家大院里还有一件宝贝没有分,那就是单家的传家宝——乾隆皇帝的圣旨。不,这个东西是不能一分为二的,这个是要传给单家大院的长房长孙,要传给自己的单富的。

单富说过要在自己结婚的时候,就要单良仁把传家宝传给自己的,但是佟海莲这一回更是心急了,她要单良仁在分家的时候就得把传家宝分给单富。

单良仁告诉佟海莲,单家祖祖辈辈,传家宝传贤不传长。孩子们还小,等各个都长大成家了,谁最出色,谁最有威望,谁更能把单家祖上的家规教训发扬光大,谁更能重振单家祖上的辉煌,威风,这个传家宝就传给谁。传家宝是用来传承而不是分的!”

佟海莲哪里听得进这些?在她的眼中,传家宝就是她的单富的。单良仁用各种借口搪塞自己,那就是在给单国留着的,佟海莲这个恨啊!

佟海莲开始胡闹起来了,单良仁第二天上生产队里上班的时候,她就追到了土地里,在那么多的社员面前就给单良仁下跪,哭闹,要求单良仁把家谱传给自己的单富。这个传家宝本来就应该是单富的。

佟海莲的做法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大家干活了,生产队里的干部来劝说佟海莲,让她回家,但是佟海莲就是一副不得到手不罢休的姿态,更加变本加厉的闹着单良仁。

生产队里的领导没有办法,只好强制性的把佟海莲送回了家。

到了家的佟海莲就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公象,一边哭着闹着,骂着单良仁,一边到处翻找,把家中所有的她认为可以藏宝贝的地方都翻了个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