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二十六章坚持

李君影夹枪带棒的问:“我说,登徒子你不陪郡主,怎么在这里?”

李毅对李君影的话感觉非常好笑,在那个世界,登徒子差不多就是好好男人的一个代表,拿来骂人,简直就是表扬了。李毅当然不愿意和她计较,一拨马头,和李君影并排往香山走。

李毅问到:“今天晚上住别院?”

李君影说道:“是的,可能要搅了你这登徒子的好事了,住到郡主离开为止,她作为一个客人,我这主人总要陪着的。”

李毅张张嘴巴又闭上了,这下别院热闹了。2个女人一台戏,而且两个娇生惯养的富贵姐儿,这怎么折腾?李君影说见李毅不说话,继续说道:“你送我爹的枪我也要一把,最好帮我搞的好看点,我爹那枪太丑了。”

李毅说:“枪是拿来杀人的,不是观赏的,做的再好看也是凶器。”

李君影说道:“漂亮的动拿在手里,哪怕是杀人也杀的愉快点不是么?”

李毅说道:“枪给你,自己去装饰,但是绝对不能给别人看见,否则……”

李君影看着李毅说道:“否者什么?你会杀了我?”李君影露出一丝挑衅的问道。

李毅摇摇头,靠到李君影的耳边说:“不是我,而是朝廷,女真,乱匪。到时候你就是整个旋涡的中心,他们都想的道那把枪。”

李君影抖了一下说:“那你们呢?”

李毅露出冷笑:“我们?我们的都是普通的,没有人会注意。”

李君影嘟囔着:“那么丑,我才不要呢。”

李毅:“不要最好,哈哈!”双脚一挟马肚,喊了一声“驾!”马匹像箭一样射了出去。

李君影意识到自己被那家伙带到坑里了,很狠的在马屁股上抽了一下,边追边骂:“你这大骗子,不要跑。你这登徒子又被你戏弄了!驾!我饶不了你。”

看着跑远的小姐,一群家丁才反应回来,于是也在道路上狂奔。

李如柏的别院规模很大的,林林总总有4个厅,8个小院子,是当年李成梁留下的。现在这别院如果要卖的话,怎么也要几十万两银子。李毅占了一个小院就足够了,而李君影和朱琦一起住在后院。

李毅吃过晚饭后,一个人在写记忆里的东西。刘松岳在教他们三人识字,刘松岳是识字的,学起拼音来说事半功倍,现在都是由他在教授。

李君影和朱琦两人像姐妹多年没有见面一样,说不完的话,在李毅院子外的天井里,嘀嘀咕咕的。他们看的道李毅在努力的写东西,不方便进来打搅,一边聊天,一边看4个人学习,倒是非常和谐。

第二天,李毅制作各种他能制作的物件,刺刀,枪支,服装,3人在打下手,当然也是学习。枪管是现成的,上次一次性定了四十根用这次只要稍作加工就可以。刺刀打制是李毅拿手绝活,大学读书放假的时候没有少打制。李毅按照81式刺刀,把四条血槽改为2条,但加宽了血槽,整把全长:34厘米刃长:22厘米改成了全长44厘米,刃长32厘米.更加的细长,也更加凶悍。

三娘和别院的一个老妈子缝制背包,这背包按照李毅的背包仿制的,等缝制好后,李毅还要在缝纶处涂上蜡防水。

不得不说,给这两人做衣服真是比攻克一个重兵防守的要塞还要麻烦。其他的不说,就这量这两人三围体长就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李毅是不能上去量的,还好他们自己都有自己侍女,但量的数据千奇百怪,腰围2尺8,还是28尺,这单位弄错就算了,可是,这腰围和胸围怎么可以弄错?朱琦现在还是太平公主,怎么会是3尺2?李毅看见乱七八糟的数据,拿了一件样服扔给朱琦和李君影,还有自己描了一晚上的一匹迷彩布。

第二天李毅看见李君影和朱琦出来,吐了一口老血。朱琦穿迷彩服版明朝官妇百褶裙,李君影是迷彩服版对襟宽袖背子。那十多米布料,可以做一人做3,4套衣服的迷彩服的布料,就做了这样两件?有用李毅就不说什么,但是这两件衣服一点用也没有。

李毅阴沉着脸,让两人换衣服,布料和衣服拿回来,看两人,朱琦想哭,李君影想吵架的样子,李毅硬下心肠,不听的以后那些东西都不给了,训练也甭来了,这样两人才乖乖就范。

李毅忙忙碌碌,两位小姐却在李毅身边问这问那,要这要哪!李毅让侍女在自己面前制作两人的迷彩服,不给一点篡改的机会。两人始终不满意,一个说太花了,一个说没有不是百褶裙,不好看。李毅看看这两人直摇头,依旧按照自己的意思做。

正式训练开始,李毅像他的教官一样对待自己一样对待,这群女人,孩子,退伍军人组成的奇怪队伍。列队,齐步走,跑步,前一星期的训练幅度还是比较轻的,2女孩子也能跟上。随着训练难度加大,两小姐的流泪的次数越来越多。李毅的不近人情的一面也显现出来,帮你可以,路自己走,量还是那个量,吃不了苦可以放弃回家。

小三娘时时刻刻作为标杆刺激两个姑娘,哭归哭,但两人还是坚持了下来,让李毅非常惊讶。李君影的射击天赋非常高,第一次打靶就把飞过头顶的一只野鸡崩了下来。但是没有得到李毅的表扬,而是一顿臭骂,没有危险,没有在战场,射击场,是绝对不能开枪的。

射击场上,全都是实弹练习,固定靶,移动靶,李毅自己也练习猎枪。95微冲好用,但那寿命是用一次少一次,舍不得。开几枪是幸福,但天天打枪却不是,猎枪的强劲后坐力撞的每人的肩都乌青的。

每天训练后回到别院,朱琦上药的时候,总是诅咒,然后告诉自己明天不去训练了。但第二天清早醒来,还是不自觉的去院前等那个人。李君影却是知道,李毅在教自己真正的杀人技术,没有藏着掖着,她开始不大信在沈阳城外一人杀两百人,现在知道杀这两百人,对李毅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