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三十三章夜遇徐光启

李毅看看荷叶上的鱼非常满意,从衣兜拿出一角碎银子,大约半两。拍在汉子的手上:“给嫂子,孩子添套衣服。”

那男人连说:“使不得,使不得,“硬要把银子塞回李毅的手上的时候。

李毅让船家已经开船了,船家说道:“你知道么?你那些银子救了他们一家。”

李毅说:“没有那么严重吧,我能做事情不多,做鱼吃。这些都是下酒的好菜,我来动手做!”说完从水桶里勺了一瓢水,把鱼虾再洗了一遍。

船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爱干净的人,吃的水用水桶装上船,每到一地都是上岸,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水井,把水桶里的加满,他们从来不喝运河水,也不喝生水。运河里的人吃运河水是自古下来都是如此,左边排污物,右边打水做饭,这是千年来的习惯,那大官老爷爷和都船家一样的。

李毅的手艺真不是盖的,煮螃蟹煮虾上面蒸着剁椒鱼头,滚着草鱼,特别是红烧鲶鱼的香味铺满了整个运河。8人围着两口锅,小火炖着,说着各种见闻。突然外面有一个声音传来:“好香的鱼啊,不知道船里的朋友能否让我一解馋虫?”

李毅奇怪什么人这样不要脸皮?听声音年纪还是比较大的,不迎接是不礼貌的,出船舱看见一个60来岁,穿布衣,留着长胡子,慈眉善目,坐的却是官船。李毅不敢怠慢,越是这种看似朴素的人,越是不能招惹。李毅说道:“李毅见过老丈,不知刚才是不是老丈?”

那老人说道:“是老不休的馋虫犯了,不是李小可否?哈哈……”

李毅说道:“老丈请!”

官船上的两个士兵用揽绳将两艘船紧紧的固定,然后上面铺了一块木板。那老人说到:“当年曹阿瞒,铁锁链舟,定三国局势。今日我徐光启,连船只为顿鱼哈哈……”

李毅脑袋被锤子锤了一下的感觉,徐光启,徐光启,写《几何原本》《农政全书》的徐光启?李毅真不敢相信这家伙怎么回在这里?李毅的坏心思上来了,是不是把这家伙弄到西北去?还是算了,自己现在还没有实力用他,如果现在了,他自己肯定是众矢之的。

小酒,螃蟹,河虾,红烧鲶鱼,水煮草鱼,剁椒鱼头,李毅叫人送上一副碗筷:“徐老莫嫌弃!”

徐光启看见8.9人都围着火炉,有点喜欢这种吃饭没有大小的氛围。接过李毅递是上的碗筷,迫不及待夹了一块红烧鲶鱼,那种糖,盐复合的味道很像徐光启的家乡味道,徐光启又夹起一个红烧鲶鱼里的大蒜,这大蒜吸收了鱼和鲶鱼的鲜味,是最好的红烧鲶鱼里最好吃的一个配料。李毅夹了一片红烧鲶鱼皮,放在徐光启的碗里,最好吃的还是鲶鱼皮,那胶原蛋白,柔嫩爽口,不可多得的美味。

徐光启点点头说道:“小友,这红烧鲶鱼味道不错,有点杭州一代的风味。你是浙江人?”

李毅点点头说:“我是义乌人,回家探亲,看见有鱼卖,就动手做点。来尝尝这鱼头。”李毅动手夹了一块剁椒鱼头上的肉给徐光启:“来尝尝,我新弄的剁椒鱼头。”

徐光启尝了一口,口腔中被火烧的感觉,和鱼肉的鲜香细嫩纠结,缠绵。让人怕,让人爱,如同初恋一样,让人欲罢不能。李毅让徐光启喝酒,徐光启摇摇头,慢慢享受火辣辣的感觉。好一会儿才说道:“辣椒?”

李毅点点头没有回答,徐光启说道:“顺天府这这东西卖?”

李毅点点头说:“这道菜应该是腌辣椒,鲜辣椒,干辣椒一起做的,现在只有鲜辣椒,和干辣椒。腌辣椒是用腌菜代替的。”

徐光启说道:“这辣椒传入大明才10来年的时间,你怎么认识的,还做出这样的菜?”

李毅给徐光启夹了一块草鱼快给徐光启,这草鱼完全是按烤鱼方式做的,这样大的草鱼,那肉很劲道,完全不是小青鱼那种味道,没有一点泥腥味。3道菜,3种不同的感觉,而草鱼里的土豆片被徐光启发现了。他非常好奇这几样东西都传入大明不久,怎么被这年轻人运用的这样纯熟。夹一块土豆,放入嘴里,沙沙的,带着各种味道。这是土豆正确的吃法么?

徐光启:“这土豆有多少种吃法?”

李毅知道徐光启什么人所以下意思的问道:“是菜还是主食?”

徐光启好奇的说到:“菜?主食?菜是下饭的菜,主食是不是当饭吃?”

李毅:“是的,徐老你想知道什么?”

徐光启说:“把你知道告诉我。”

李毅说道:“菜,可以煮汤,清炒,蒸,煎反正怎么做都可以。主食的做法到是不是很多,一个是擦丝,有条件和点面粉再蒸,没有条件就蒸一下,就可以吃了,也可以油煎。太多了可以做薯粉,把土豆洗净,磨碎,掏出白色的薯粉,放在按照做米线那样,做薯粉。”

徐光启本来还在吃鱼了,听到李毅说的详细,觉得有必要记下来,叫过自己的师爷,让李毅把刚才说的事情重新说一边。徐光启说道:“你怎么对土豆这样熟悉?这东西进入大明没有几年啊!”

李毅见徐光启要刨根问底说道:“我嘴馋,没事情的时候经常买新东西拿来做各种花样的。”

徐光启河喝了一杯酒,见李毅这样说也没有什么不妥,便认真的对付起鱼来了。喝了几杯酒说:“你有没有听说过和你同名同姓的人,在辽东干下好大的事情。”

李毅摇摇头,嘴巴毫无感情色彩的说:“听说过,朝廷不认么?大臣们都认为那是一个传说,是李如柏逃脱罪责编造的!”李毅把编造的3个字咬的非常重。李毅示意刘大奎他们不要说话,自己现在不想节外生枝,也不想回到那个粪坑里。

徐光启有点微醉说话有点激动:“朝廷里那些小人,为推卸责任不择手段,这样巨大的功劳都被抹杀掉,以后谁来卖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