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三十九章寻找柳如是

李君影挥舞双臂想平衡自己的身体,李毅已经避到边上去了,朱琦伸手想把李君影拽回来了,但她的脚也滑了,两个女孩一起在岸上的湿泥上留了两个屁股印,一同在掉进齐腰深的河水里.冬天秦淮河虽然不结冰,但也是很冷的。李毅是不去把这两人捞上来,谁知道,她们两人会不会把自己也拽下去?

叫花船上的船工帮忙把这两个女人捞上来,在花船上换上迷彩服。李毅是全幅武装,当然他也要两女子也是如此。说好听的是时时刻刻准备战斗,说不好听的是没有安全感,到哪里都信不过人。不过说真的,这明末还是真没有多少安全。

李毅继续一家,一家问,问多了,也就被有心人惦记上了。有妓子见李毅眉清目秀,穿着稀奇古怪的,为找几个妓子放两个大家闺秀不理,于是有人就想调戏李毅。这不这艘船上的就有人应道:“公子,我船上有你找的柳如是,云娟,柳隐。你上来看看是不是!”

李毅的心眼多,说道:“让如是,云娟,柳隐出来见见,我见是了再上船不迟。”

花船里出来3个妓子,,环肥燕瘦的都在20来岁的,一个一个使劲表现的自然。李毅知道柳如是那种不可能出船见人的妓子,笑笑说道:“各位姑娘不是我找的人,谢谢啊!”转头走了。

问了许多次,也被调戏了几次。李毅想起柳如是一些事情,十三、十四岁时跟内阁罢官周道登,那是崇祯以后的事情,那么现在柳如是才出生不久,自己找的么?李毅找了半天,累了,也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坐在秦淮河的堤岸上不想动了。冷风呼呼的吹来,把李毅炽热的心吹的哇凉哇凉的,因为自己的出现,自己崇拜的人很可能会消失掉,就像自己在辽东自己杀掉的佟养性之流一样,以后不会再出现。

两女人看见李毅一脸萧索的坐在堤岸上,她们目睹整个下午李毅找那个叫柳如是的人。很显然没有找到,不知道是该喜欢,还是该发愁?

人还是朱琦乖的了,她轻轻的走来坐在李毅身边,把头靠在李毅肩上,安慰李毅:“毅哥哥,我们慢慢找,一定会找到柳如是,柳隐,云娟她们的!”

李毅听到朱琦的说话,心里甜甜的,还是朱琦懂事。脑袋的念头还没有过,另一个肩头也靠上来一个脑袋,轻轻的说道:“毅哥,对不起,我吃醋了,我不应该这样对你的!”

李毅嘿嘿笑笑:“你不吃醋也就不是李君影了,我发现我找的人不可能出现在这秦淮河上,柳如是,柳隐,云娟是同一个女人,另外我只是仰慕而已。”

他们是坐在西岸,落日余晖照耀在3人的身上,如同撒了一层金粉,而都是迷彩服,在枯黄的河岸是如此的显眼。当然河上花船上的人,根本就看不见面孔,所以猜测就多了,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而一百个秦淮河的花船就有一百个看法。争吵的人自然就多了,你坚持你的观点,我坚持我的。当然,一个兔儿爷带2只小兔是正常的版本之一。多么和谐的画面啊,这也是后来秦淮河岸常出现的景色之一。

夜色来临,老掌柜约好的燕来楼之约的时间快到了。李毅在寻找柳如是的时候,已经知道燕来楼,轻车熟路的来燕来楼。老掌柜看见李毅带2个女孩子过来,不动声色的让边上的人知道不要大惊小怪。老掌柜远远迎了上去,双手拱拱说道:“李大东家来了,我来介绍,这是小号的几位东主。这位是程厥程东家,”说着想边上一个30来岁,1米75上下,国字脸,微胖的人。

李毅向程厥施礼,程厥也向李毅施礼,两人互相打了一个诺。老掌柜介绍边上一个50来岁的人:“这位是方郦,方东家。”

李毅连忙向方郦施礼,一身消瘦,脸上的颌骨都看的就见,而几根枯黄的胡子倔强的生长在下颌。

等李毅和方郦施礼过,老掌柜向边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介绍:“这是吴三章,吴少东家。”

李毅见这吴少东家,眉清目秀的,如果不是发现有喉结,还以为是女子呢。见过礼后,老掌柜就迎李毅进燕来楼。

燕来楼当然不只有女人,华丽的装修。他们更是文人墨客的最爱,每当有好作品,能唱的歌姬当场唱出来,能读来就的就在台上朗诵。很多时事,朝廷政策都在他们讨论之中。

在老掌柜的带领下,走过中间空阔的地带,三个人的穿着还是整很招人眼的,花花绿绿的,背上一个大背包,包上上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口袋。李毅清清楚楚听他们说:“这些人是那里来的,怎么穿的花花绿绿的?”

”他们的布好奇怪,是染的还是画的?怎么花纹都差不多?”

“他们3个是男是女?”

“你看这个恒昌的老掌柜和三大东家。谁啊面子这样大?”

李毅知知道自己这群人太扎眼了,包要小点了,自己也要穿明人服饰了.

进入包间,主客一次坐下,老鸨带了一群姑娘进来,老掌柜已经和三位东主通过气,知道李君影的身世了,所以妓子陪酒就算了。老鸨带走了所有妓子,留下一个唱小曲和一个弹古筝的两个小姑娘。

坐的时候,就相当尴尬了,为什么?那时候正规宴席,男女不同桌的。但李毅硬要2女人一起坐下来吃,这就想当尴尬了。李毅说:“我是乡野化外之人,不守这世俗规矩,让让各位东翁和老掌柜见笑了。”

恒昌三位东家见李毅坚持也就没有说什么。菜是淮扬菜,清炖蟹粉狮子头、大煮干丝、三套鸭、软兜长鱼、水晶肴肉、松鼠鳜鱼、梁溪脆鳝很快就上了一桌。

李毅没少吃淮扬菜,但这400年的差距还是大的,400后的滋味更多,而400年的味更纯。李毅没有客气,每上一样菜,第一上去尝。一边尝一边,评头论足,让边上两女人也跟着李毅没有规矩的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