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四十二章偶遇茅元仪

第四十二章偶遇茅元仪

李毅太张扬了,别人的宠物不是猫就是狗,而他是老虎,而且是两只。加上7个人穿的都是最高档的裘皮大衣,李君影纯黑的紫貂,朱琦和三娘是纯白的,要多招人恨就有多招人恨。招人恨又如何?街上的人早被吓的跑光了。

来西湖边,这时候的西湖应该说比那个世界更加的美,没有过多的人工干预,也没有高楼大厦。因为西湖太美了,所以就有缺憾,没有照相机,把这美丽的一刻记录下来。

逛到涌金门,不愿意再走了,租了一艘画舫,正准备上船,突然听到后面有人说话:“北方的老虎,王大家,我可以确定这是北方的老虎,而且是一头雌的,一头雄的。”

李毅非常惊讶,回头看看,一个24,5岁年轻人,然后就向李毅几人身的裘皮大衣,连连说道:“这是上好的貂皮,这是雪狐,天啊,都是好东西。辽军?精锐辽军?”

李毅向来人施礼:“在下李毅,不知阁下是?”

来人吃惊的说道:“李毅?难道是血魔李毅?不可能啊?现在应该在顺天等待皇帝召见啊?”

李毅非常惊讶,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知道,于是问道:“不知兄台是?”

“在下茅元仪,字止生。也是从辽东回来,在杭州会友!这位是王徽王大家!”茅元仪拱手见理。

李毅又一次被雷劈中,脑袋晕晕乎乎的,怎么难道老天帮自己么?都遇见的是科学家?徐光启自己兜不走,茅元仪呢?是不是可以试试?想罢李毅邀请茅元仪和王徽一同上画舫。

王徽是当地名妓,她自己有画舫,怎么会上远不如自己的画舫?于是邀请李毅一行人到自己的画舫。李毅也不推脱,连人带虎一起上了王徽的画舫。

茅元仪一肚子疑问,他是杨镐的幕僚,他对这个萨尔浒战场了如指掌。南线李如柏部应该说是失败的,但从战果来说是小胜一场。而且他没有见过李毅本人,却见到过沈阳暴尸的200女真人。他一直迷惑是什么武器,全面一个小口后面整个都碎裂了?

茅元仪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女人们叽叽喳喳说着身上的皮裘,而李毅欣赏着雪后的西湖,两只老虎趴在李毅的身边。

船到湖中,茅元仪忍不住了:“李兄,你在辽东杀了8百多女真人,弄死了佟养性,重伤代善,这些都是你一人做的么?”

李毅笑笑说到:“杀了800女真人?我没有去数过,我记得那晚我一直在割脖子,我不知道割了多少人的脖子。弄的浑身是血,看见仓库里都是火药,想想气不过,做了一个触发装置,谁知道却钓到了佟养性,代善运气好,留了条命。”

茅元仪和所有的文官一样,一直以为是假的,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当回事了。茅元仪吃惊的说:“你说的是真的?”

刘大奎他们不干了,一上来就勒住茅元仪的领子:“毅少杀的女真人比想像中,多的多,佟养性算什么?莽古尔泰……”

李毅见李大奎要说傻话,连忙喝道:“闭嘴,老刘向茅先生赔礼!”

李大奎知道自己话多了,向茅元仪拱拱手退到一边。李毅喝退刘大奎后,向茅元仪道歉:“我这兄弟是辽东军人,性子急了点,请茅先生海涵。”

茅元仪说道:“无妨!无妨!当兵的都是这个样子。对了,李兄,皇上接见你了吗?封赏下来了吗?”其实茅元仪一直在关注萨尔浒大战的后续事情,没有听到李毅封赏的消息。

李毅摇摇头:“来茅先生喝酒,不说那些无聊的事情。”

茅元仪对面前这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充满了好奇,一夜割人脖子,这女真人都睡死了吗?没有巡逻队么?沈阳城外的200女真人也是他杀的。这是确定,他的随从说莽古尔泰也是他杀的,不是李如柏的儿子么?哦,原来如此。这李毅已经成为女真人心中的噩梦,女真人叫他血魔,老囚出白银1万两买他的人头。而这样的人进京受赏,居然快一年都没有赏下来,这也不怕寒了将士们的心?

两人喝着酒一句话也没有,而女孩子们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好半响,茅元仪打破了沉默:“李兄,以后准备做什么?”

李毅晃荡手中的酒:“回义乌看看,然后去山西,做我的富家翁。”

茅元仪说道:“不报效国家了吗?”

李毅微微笑道:“心中有国家,做什么不是报效国家?百姓交税,商人收购物资,做好本职工作,那个不是报效国家?”

茅元仪哪里是李毅这种在论坛里泡大的人的对手,三两句就被李毅带到沟里。茅元仪点点头:“李兄的话说的非常有理,如果每人都是李兄说的那样,国家强盛可期,现在,哎,文恬武嬉!军队腐败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毅吃了一口肉:“文官不是希望这个样子的么?”

一句话把茅元仪堵的死死的,李毅说道:“不谈论国事,茅先生你以后打算做些什么?”

茅元仪说道:“我能做什么?我现在能做什么?哈哈,我要去辽东,只要有机会我就回到辽东。”

李毅放弃了招揽的念头,李毅知道他是铁杆明忠粉,茅元仪知道自己要造反,第一个起来反对的肯定是他。雪又下了起来,远处的岳王庙若隐若现,李毅发现自己的路很难走,但一定要走下去。

富春江美,雪后的富春江更美,但李毅一点欣赏美的心思都没有,他的船在寒风在,由20个纤夫赤着脚,一步步往上拉。船进入桐庐,富春江变的异常湍急,没有纤夫拉是上不去的。纤夫都是附近失地的农民来挣口饭吃的,他们衣裳褴褛,瘦骨嶙峋,一步一步艰难的往上移。

见惯了穷人受苦,李毅的心有点硬了,但是那硬着只是一成小小的壳,而下面是如同火山一样奔腾的岩浆,不知道什么内会成为火山,烧毁这个万恶的王朝。

李毅对这些纤夫能做的不多,尽量给的好点的饭菜,多给一点报酬。纤夫们也对李毅千恩万谢,每到一地换一批纤夫的时候,都会告诫后续的纤夫对里李毅他们足够的恭敬,毕竟对看的起他们的人太少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