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二十六节:伟大转折(3)

单春决定一个人去!

总算找到了一条华容道,不管能不能救出笑发,但是总算是有一点指望了。单春的心也透了点亮。人也有了精神头,清晨的时候,她还特的吃了早饭。这让单良仁看着也很开心。

临走的时候,单良仁又给她写了一个纸条,特别的说明单春不会讲话,要是她有问路,请好心人帮助她指点,告诉她怎么到县政府该怎么走。单良仁告诉单春,到了城里就可以用这个纸条和别人“说”,向别人问路。但是绝对不可以告诉别人你到县政府要干什么,千万不能把另一份写给县长或者是县里领导的信给别人看了。遇到熟悉的人不要告诉别人你要到哪里去,你要干什么!

单春一一点头。

单秋上前抱住了单春,哀求也是命令:“我定要陪你一起去,我一定要陪你一起去。”

单春一把就推开了单秋。冷冷的冲着单秋比划着:“离我远点!”

单秋又上前来抱住了单春:“你从来没有一个人去过城里,我怎么能放心啊!你又不会说,怎么能办的了这么大的事情?”

单春又一次推开单秋,比划着:“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单秋上前对单春说道:“我不是为了他(指丁笑发),我是为了你!你是

我姐,我是为了你,我是在帮助你!”

单秋一提笑发,单春立马翻了脸,他走进厨房里,拿起了菜刀,捡起了

地上的一个萝卜,手起刀落,“梆——”的一声,萝卜一分为二,然后她指了指

案板上的萝卜和菜刀,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单秋,意思是我现在就与你一刀两断!

单春把菜刀仍在了案板上,转身就一个人上路了。她冰冷的坚强的样子让单

良仁好生心痛。单良仁更懂得单春的心,自己的母亲和婆婆对自己的放弃让她更

心凉。

单秋跟在了后面,以为走一会儿姐姐不生气了,也就认可自己了,两个人就一起上路了。

但是刚走几步,单春发现单秋跟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就气的浑身发抖,一张

脸涨的通红,回过身来狂躁的踢打单秋,让她不要跟着自己!

单良仁一看到单春这个样子就知道单春已经承受不了单秋的好心的强迫了,

因为她不会说,她无法很好的表达自己的心思,她最受不得别人反复的和自己纠

缠。

于是单良仁赶紧走过来劝单秋,“不要再纠缠了,让姐姐赶紧走吧!”

“我哪里放心你这样一个人去啊!城里那么大,你知道政府在哪儿了?你要是走丢了可怎么办?到了城里这个事情究竟会怎么样还不知

道,你一个人怎么行啊!”单秋哭了起来,“你恨我就打我好了,把你心中的怨

气都发泄出来!”单秋说着就发疯似的狠劲的抽打着自己的嘴巴!“我替你打我,替你出了你心中的这口怨气!”

“秋儿,你不要这样!”单良仁一看到单秋打自己的嘴巴就心疼的不得利,

他赶紧上前制止了单秋:“先让你姐姐今天进城看一趟,这个事情不是一下子就

能够办得好的,你要帮助姐姐,以后有的是机会!”

单秋附在单良仁的身上“呜呜——”痛哭起来:“哪里是我错了?她为什么

要恨我啊?”

单春转身又朝着大门外走去。单良仁实在不放心,他又紧走几步追了出去,

又塞给单春两块钱。“快点走,到了公路上,遇到马车你就让拦一个坐坐!不管到了城里怎么样,都别误了回家的时辰,天黑之前一定要回到家里来。”

单春听懂了叔了话,点头上路了。

单慧见大姐走出了家门,也偷偷的跑出了家门,追大姐去了。

单慧跑过一个山头才追上了单春。单春正边走边流着眼泪,在家中的时候,在母亲和婆婆面前,在所有的亲人面前,她像一块坚冰,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是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忍不住放下了坚不可摧的伪装,忍不住泪流满面。

看到单慧的时候,单春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先是不同意单慧跟着自己去,但

是在单慧的坚持下,单春也就同意了,她拉上了单慧的手,沿着山边走着。

半路上遇到了生产队里熟悉的人赶着马车,单春打招呼拦了一下,想让对方

捎个脚,但是人家知道了丁笑发被公社抓走了的事情,佯装没有看到,不停车,

不拉她们。

单春遭遇了两三次这样的冷遇之后就不再拦车了,她看到单慧走的累了,于

是就把单慧背在了身上,快步的朝着公路上走去。

走到了公路上之后,单慧看到了自己姥姥家的两个邻居,骑着自行车朝着城

里去,于是她让他们两个人分别载着大姐和自己,两个人很快的就来到了城里。

单慧先带着大姐到了县政府。

两个人在县政府门口徘徊了一阵子,想进去又不敢,县长在哪儿了?县长在哪

个部门了?想进去又不知道进去了该朝哪个部门去, 不知道该找谁才能够找到

县长。

在门口站岗的士兵看到了她们就走了过来:“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单慧说:“到县政府来找领导的?”

士兵说:“找哪个领导?”

单慧摇了摇头:“不知道!”

士兵又问:“要找哪个部门的领导?”

单慧也摇了摇头,又说:“不知道!”

士兵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单慧一番,然后又看了看一旁的单春。

单慧说:“他是我大姐,她不会说话,我来帮她说。”

士兵说:“你们来干什么的?”

单慧牢记着清晨时候爹爹嘱咐过大姐的事情,千万不能和别人说,是告状的!于是慌乱之中又说了一句:“不知道!”

“你来干什么的你不知道?”士兵有些翻了脸:“走,走,走,不要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影响政府办公!”

士兵生气了,单慧也有些害怕了,她赶紧领着大姐躲到了一边。

这时候有一辆吉普车驶进了县政府的院子里,两个人先还是有些紧张的,因

为以前一有吉普车进村的时候,就总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就总是有造反队的

人下来抓人,批斗。

但是当这辆吉普车停下来的时候,从车子里下来的人倒是很和蔼,很慈祥,一看就知道是个领导,但是看上去就和往常的整人斗人的造反派又不一样。

单慧的脑子里一时间的就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就找这个人吧!她想带着大姐就冲进去就把爹爹写的信交给这个人,但是她又不敢,她忽然间又很害怕这个人也是个坏蛋,她是干什么的,她也不知道,爹爹告诉大姐一定要找县里的领导,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县里的领导。单慧看了看身边的大姐,单春正在看着县政府大院,面色凝重,不知道正在思考着什么。不知道单春是有了累了还是有些怕了,她不像早晨在家里的时候的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了。单慧也不敢自己做主,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子站在远处远远的望着县政府的门口人来人往,进进出出,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个人就这样望到了中午,县政府的人都下了班,想找领导也找不到了,单慧有些饿了,于是单春带着单慧到了附近的一个市场,她给单慧买了一个白面馒头。单慧掰开了,给单春一半,单春不吃,单春的心中想着笑发,想着自己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找到领导,会不会有人帮助自己的,就很心焦,她一点都吃不下。

看着大姐着急的样子,单慧和单春商量,两个人下午要还是遇到上午从吉普车里出来的那个人,就找他行不行?

单春沉思了一会儿,点了头,是啊,她也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哪个领导啊!

单慧于是又补充了:“要是遇不到那个领导,就找那种坐吉普车的领导。”

单春也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吃完馒头之后又回到了县政府门口,找个隐藏一点的地方藏了起来,害怕门卫的士兵看到自己又会赶他们走。

县政府门口的人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下午上班的时间到了。很快的一辆吉普车又驶进了县政府大院,上午看到的那个领导又从吉普车里钻了出来,单慧拉了拉单春,两个人几追了上去。

单春看到那个领导就跪下了,咿咿呀呀的就冲着那个领导比划起来了。

那个领导吓了一跳,很快的就有士兵跑了过来。

单慧一看到士兵过来了就想到了早晨时候被躯赶的事,于是她赶紧拦着士兵说:“我们要找县长!”

“你们要找哪个县长?有什么事情?快起来。”那个人边说着边去扶单春,单春不起来。

单慧一看到这个人像是要帮助他们的样子,于是也赶紧跪下了:“我们要找最好的县长,她是我大姐,她不会说话,她兜里揣着爹爹给我们写的给县长的信!”

“快进屋里说!”

两个人被带进了一间办公室里,原来这个人就是市里刚刚委派下来的辛县长。单春把自己兜里的信件掏出来交给了县长。

辛县长现在看后大吃一惊,立刻就抓起了电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