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五十七章震动天下

宋知州他们并没有走,在铁厂观察了2天才离去,在船上的宋知州久久不能平静。他在盛和铁厂2天,共冶炼出860锭,17万2千斤,他的船上就有2万斤铁锭,而身后有8艘这样的船,这些铁锭将在太原府指定的地方出售。

宋知州在想是不是让家里人弄个铁店,这23文的出售价格绝对有赚,更何况,应该还有个折扣的吧。宋知州有这心思,林同知何尝没有?他已经决定让家人来经营这个铁店,晋中还是雁平道这两个地方选。

冯总管见交易放在太原,开封怎么办?冯总管决定走朱琦的门路,无论怎么样朱琦都是王府出来的,会替王府说话。来到朱琦的面前:“郡主,这铁已经出来,王府那边的份额是多少!”

朱琦哪里想管这些事情?她最烦这种事情,冯总管问了总要应的,朱琦反问:“父王有没有交代要多少?”

冯总管说:“我来的时候,王爷没有说过要多少,只说20文的价格的话,可以尽量的多拿点。”

朱琦跟李毅久了,总学到点东西,她想起王府也有铁厂,不知道一年需要多少铁?于是问:“冯管事,王府的铁厂一年需要多少铁?”

冯管事说道:“王府铁厂去年用去35万斤铁,可是郡主,以前是我们买铁打制物品出售,现在我们也可以出售铁锭啊!”

朱琦干脆利落说道:“你报个数,我去和毅哥哥说。”

冯管家说:“先运30万斤吧!”

朱琦在吃饭的时候和李毅说李冯管家的要求,李毅对这种走老婆门路的很反感,皱皱眉头。朱琦见李毅皱眉头,知道自己触碰了李毅的底线,于是轻轻的说:“毅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不会了。”

李毅也没有责怪朱琦说道:“以后这种事情让冯管事和汪叔去交涉就可以了,汪叔知道分寸。”其实李毅最难受不是这个,而是厂名,“太原钢铁厂”减称“太钢”多霸气的名字,却让老丈人周王朱肃溱抢了先,写了匾额,藏朱琦的随嫁里。盛和铁厂太土气了,李毅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被朱琦,汪鋭他们给集体抵制了。其实李毅也知道,匾额上的盛和不值钱,而朱肃溱三个字才是最值钱的。

李毅送走了宋知州他们,立即开始做转炉,钢材是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李毅可以想象自己是多大一块肥肉,用不了多久就大批的吸血虫,鹰犬扑来,一定要有自保的能力。

李毅让刘大奎从佃户总挑出300个18随到21岁的年轻人,又挑了100个从周王府带来可靠的工匠,到煤矿后面的山坳,训练卫队和制造枪械。工人现在不怎么缺,太原,岚县,四周无地的农民蜂拥向娄烦涌来,很快娄烦成为一个热闹的城市。

宋知州回到顺天,立即奔向布政司衙门,向布政司衙门通报山西巡抚徐绍吉,这徐绍吉是言官出身,刚被提拔到山西巡抚不过3个月,总想干点什么政绩,却无从下手,现在这么大的一个铁厂的功劳这么会错过?

听到宋知州要派兵去守卫,立即被否决了,他是言官出身,怎么不知道这都是自己被攻击的弱点?怎么保护铁厂?保护什么?那么大的铁厂,晋王府,周王府都有股,谁敢碰啊?派兵是不可能,让他们自己成立500人的护厂队可以的,于是让宋知州写下批文给盛和铁厂送去。

山西布政司的奏折上的进入内阁,方以哲在内阁看各地的奏报,除了山东传来平定匪乱,南直隶上报剿灭白莲教之外,都是不好消息。辽东大火在几次春雨中熄灭了,建州女真人开始活动了,进攻沈阳城,被贺世贤击退。

由于手雷大量制造,普及。在守卫沈阳战役中出现很多使用新办法,把几十个绑在加长引线,由抛射石机上抛射,落地方圆数十丈内无活人。有人把手雷3,4个绑一起人力投掷,也有人把手雷当地雷,提早在地上埋上装有手雷的竹子,在地雷阵中心挖一个藏人的洞,派死士在鞑子军队进入雷阵之后点火,手雷出现,使鞑子攻城多付出几倍的代价。

大量使用手雷的弊端也出来了,大明的钢铁在南方很发达,在北方却不怎么发达,数以百万计的手雷需要一个数量庞大的钢铁来支持。现在市面上的铁器都有40-50文一斤的铁,涨到了现在的70文,就是这样铁厂供铁还是上不来。另一方,军队大量用铁,对铁厂的课税急剧增加,造成铁户大量的自杀和逃匿,使铁的厂量急剧下降,朝廷只能对还在生产的铁厂加大课税,形成恶性循环。

缺铁让方从哲伤透了脑经,从福建,广东课铁不太现实,现在的福建和广东铁厂的日子也不好过,从播州之乱之后,这铁税,矿税,也给福建和广东的铁厂造成严重的打击。今天山西布政司和太原知州上的周折,着实让方从哲开心了不少,2天17万斤,一年3千万斤的铁厂量,这差不是大明的一年的2成的厂量。

方从哲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周折,产量抵的上整个大明,从业人才3000人?这是什么技术,炼铁炉高3丈有余,粗2丈。每时辰出铁32-37槽铁水,一槽铁水200斤。太原府的奏折写的非常清楚,厂主,李毅,23岁的义乌人?李毅好耳熟。难道是是辽东回来那个杀神?方从哲拿起奏折就去求见万历皇帝。

万历皇帝病恹恹的躺在床上,这位明朝最充满争议的皇帝,你说他糊涂,他非但一点不糊涂,而且非常清楚大明需要什么。发起万历三大征,派太监征收矿税。明亡于万历,笑话!是明亡很多征兆都是出于万历朝,但明真的亡于万历么?没有东林党争,没有崇祯的乱七八糟政令,明未必会亡。

万历见从哲进来,让内侍扶起来,靠在枕头上。方从哲向万历皇帝行礼:“微臣拜见皇上!”

万历皇帝虚弱的说:“方爱卿,免礼,看座!”见方从哲坐了下来,问道:“方爱卿有何要事?”

方从哲拿出山西布政司的奏折,内侍接过奏折,敬给万历皇帝。万历皇帝拿过奏折,看了几眼疑惑的问道:“去年大明出铁多少?”

方从哲想想说道:“去年全国课铁2千万斤,整个大明产量约1万5千万斤。”

万历皇帝看着奏折,疑惑道:“李毅?23岁?义乌人?方爱卿听说过这人么?”

方从哲说道:“李毅?去年从辽东的回来李毅?他们会不会是同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