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超级强国

第六十章新巡抚是徐光启

宋知州把范永斗他们扔出衙门,招过刘松岳问道:“怎么下手这样狠啊?”

刘松岳说道:“大人,这几人都是不是什么好东西,东主在辽东见过他们和鞑子交易过,所以,就下令不得与他们交易,谁知道他们找上门来,我想起死去的亲人一时间没有把持住,让宋大人为难了。”

宋知州豁然站起说道:“他们和东虏交易?你确定?”

刘松岳点点:“你知道我们东主是从辽东杀回来了,如果没有证据他也不会下这样的命令。”

宋知州拿起水火签就要下令逮回范永斗他们,刘松岳连忙拦下来说道:“宋大人你这是?”

宋知州说道:“逮铺他们啊!”

刘松岳说道:“不可啊,宋大人,你干放他们出去,立刻就把他们逮回来,别人怎么议论?”

宋知州一听刘松岳的话,知道刘松岳的意思,想想说道:“难道就这样放过这些人?”

刘松岳说道:“不放过又如何?他们与东虏交易不会留下证据,就是抓起来也没有用。”

宋知州说道:“听说皇上封你家东主为怀远将军,不知可有此事啊?”

刘松岳说:“回宋大人,是有此事,只是东主坚持不受。”

“这是为何?”

“东主说,为国做点微不足道的事情,这样种的封号,东主承受不了。”

“贵东主真是高风亮节啊!”

“东主品行如此,宋大人你看,皇上刚下旨,课税100万斤铁,你看使者还没有离开太原,这课税就交上了,谁交税这样的及时和足额?”

李毅听到刘松岳把“八大皇商”都打瘸了,很可能会陆续的死亡。因为那些铅弹留在身体里,很快就会感染和铅中毒,这两样东西现在都是致命的。李毅巴扎了一下嘴,这个世界已经被自己改的乱七八糟了,自己已经看不清这个世界的未来。计划已经制定好了,没有必要改,照着做就可以了。

军队已经差不多3000人了,在山沟里训练着。从最初的立正,起步走开始,白天训练,晚上,识字,上政治课。政治课由李毅亲自上,把那个世界最完备,最精密的政党到了明末,并且取名工农党。

李毅为什么成立党?因为李毅要和整个世界做斗争,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的完成的,虽然身边有三刘,但又能如何?这个世界太大了,真需要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完成。

李毅把这三千人的按军官的要求来训练的。必要时,扩充军队,随时可以扩10万人。李毅对这支部队非常重视,不仅实行那个世界的军队架构,为解士兵们的后顾之忧,把家属尽量安排到铁厂或者分给土地。

工厂愈发庞大了,第二个100方高炉投产后,整个盛和工人超过1万人,日厂钢铁20万斤,就是每天生产100吨。对于李毅这个曾经钢铁巨头的儿子来说,这个产量就是一年,只不过是一天产量,没有什么好炫耀的。但对明王朝,对于在病榻上的万历皇帝来说,这是绝对非常重要的矿场,整个北方的防御非常重要的一环。

盛和铁厂的壮大,引起了万历皇帝足够重视,这不仅是一年2百万斤的课铁,整个黄河以北的铁价从70文回落到50文而且还在下降。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军队的防御力上升,成本下降。

万历皇帝把山西巡抚徐绍吉调到山东,把徐光启调到山西。他怕徐绍吉胡来,把盛和铁厂弄垮了。几天时间把一年的课铁完成了,3个月时间,把课铁翻一倍,而且还交齐的。他万历皇帝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所以他认为是官府的人在威压。他哪里想得到是李毅嫌麻烦,官府没有反应过来,李毅就做了准备,送了上去。

徐光启在接到万历皇帝的旨意,让他去山西布政司接任,还要他特别关注盛和铁厂,照顾李毅。徐光启皱皱眉头,轻轻念叨:“李毅?是你小子么?怎么跑到山西了?现在你有产业了看你往哪里跑?”和衙门里略做交割就兴冲冲的往山西杀去。

徐光启来不来,李毅一点折都没有,他很想大骂万历皇帝那个死蹶子。李毅担心徐光启把自己查底掉,然后把自己灭九族,好像徐光启也不是那样的人。其实李毅最怕的还是这徐光启,把炼钢和炼铁技术泄露出去。他对所有的看门的卫兵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新巡抚,徐光启进入工厂。防火防盗防徐光启,听到了没有。”

李毅在等待恒昌总号的3位东主,钢铁得借助恒昌总号的网络出售到江南。北方的市场远远没有饱和,但江南买的起价钱不是?更重要的是碾米机之类的机械产品,还得靠他们销售出去。但李毅让汪鋭写信已经很久了,一直没有来信,人也没有来,李毅在想是不是生意太小了3位东家看不上。

三位东家怎么会看不上?收到汪鋭的来信,别提多高兴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烦恼!为什么?因为,这事情做什么都有行业协会。行业协会说好买就可以卖,行业协会说不好卖,大家都抵制你。仅是如此那也就罢了,问题还有盐铁都官营的,官府好有一道坎,这道坎也好过。

最麻烦的是李毅寄售的人参和貂皮,卖了不少,估算一下要40来万两银子,还要第一次进铁和钢,铁价20文,钢价60文,难道去了只进少量的么?怎么样也要一样运个几十万斤吧。还有这地盘要拿下来,关系归关系,这压金定金都要交的。七弄八弄,3位恒昌总号东主一月后才动身。

徐光启兴致匆匆的来到娄烦,谁知道,在盛和铁厂门口被拦了下来。陪同的王县令介绍:“这位是巡抚大人徐光启!

护卫说道:“王县令请进,徐光启?对不起,巡抚徐光启不能进!”

这下惹恼了徐光启,怒道:“我为什么不能进?我是巡抚!”

谁知道那个卫兵被逼急了说:“防火,放盗,防徐光启。”

徐光启猛听到防火,放盗,防徐光启,细细品味了一下,这就是那个李毅的说话方式,他也就不为难卫兵了,让卫兵去通报,他就不相信,他李毅就不会让他进去看看?两人带卫队就在门前坐了下来。

李毅在机械厂研究往复式蒸汽机,密封是个问题。李毅想起杜仲里含有和橡胶一样的材质,以前听说产量还可以,很多人种过,那说明这杜仲有橡胶。于是买了很多杜仲的叶子,皮,树枝,拿来提炼橡胶。听到徐光启找门来,被堵在大门,人好歹是巡抚,不能让人久等不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