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三十四节:商标争夺战(1)

单良仁在商标的归属问题上忍气吞声了。但是贲地迎却得寸进尺,变本加厉了,他知道单秋高攀自己的儿子,他就是骑在单良仁的头上拉屎,单良仁也不敢大声喊冤,因为怕自己将单秋扫地出门。他了解单良仁的脾气,为了孩子们,他什么都能够付出的。

贲地迎把这个小作坊注册成立了一个东阿县单氏阿胶水晶枣生产加工厂,自己任厂长,法人,但却没有给单良仁安排什么职位,单良仁看上去就是个技术员而已。

贲地迎经常的去参加一些活动,一些会议,总是要找机会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和一些政府部门的领导拍照,把合影和工作照都洗了并放大了,挂在了工厂的会议室里,生产车间里。工厂里的工人都认为这厂子就是贲地迎一个人的了,对他的称呼是贲厂长,贲老板,贲经理。在贲地迎强势的自我包装下,单良仁这个合伙人没有了一点光芒,他在大家伙的眼里真的就只是一个技术人员而已。一次有一个工人在大家伙面前叫了单良仁一句单经理,被贲地迎听到了,第二天就炒了那个工人的鱿鱼。而且临走的时候还把工资都扣了。后来呢,工厂里又传出了一些闲话,说单良仁只是一个管技术的,他在这里就只是打工而已,因为单秋和贲峰已经定亲了,两个人是亲家,单良仁要来帮忙,贲地迎也不好意思拒绝。

一开始面对这些的时候,单良仁的心里是特别不舒服的。后来渐渐的也就习惯了。只要能够把市场做起来,能够把工厂做大做好,只要单秋和贲峰好好的,将来能够痛痛快快的嫁进贲家,那些所谓的头衔,荣誉对于单良仁来说,都是身外之物。

在政府“大力扶持发展乡镇企业,振兴农村经济”的政策的号召下,贲地迎决定要借机大干。他和单良仁说,首先要扩大阿胶枣的生产规模,接下来要建一个阿胶厂自己生产阿胶,然后还要建设一个大的枣园,自己种枣。肥水不流外人田,所有环节的利润都要自己 赚了。

单良仁坚决不同意,贪多嚼不烂,铺张太大,管理不好,经营不起来,反而会把阿胶枣这一块给拖死。单良仁和他讲,耐克鞋是闻名世界的品牌,但是他们却没有自己的鞋厂,他们只是做市场的销售这一块;可口可乐遍及全球,但是他们却不生产饮料瓶,他们只是负责饮料的销售。

贲地迎这样高傲自大的人哪里听的了单良仁的这些理论,他嘲笑单良仁的这种穷秀才思想,纸上谈兵一套套,动真的就什么都不敢干了。现在是**时期,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单良仁说,光胆大还不行,得有那么大的本事,阿胶枣的生产扩大规模可是有可行性的,但是生产阿胶和种植大枣万万使不得,至少短时间之内不能去想这些好高骛远的事情。

两个亲家意见相左,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的决定是先扩大阿胶枣的生产规模。

单良仁到周边的市场上进行了一番考察,自己生产的阿胶枣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销量特别好,扩大一下生产规模,然后再扩大一下市场,也不会造成产品的积压。还是非常好的,两个亲家的意见打成了一致。

而且这样子还可以制造一些就业机会,单美病好了这么久,从来就没有出去工作过,一直就待在家里。单民中学毕业了,单良仁想把他带在身边,把单家的阿胶枣手艺传给他,单民和单富的性格不一样,他踏实,忠诚,憨厚,性格有些内向,但是对什么事情都心中有数,和家里姐妹的关系都很好,单良仁很喜欢他,就想把他安排进厂子里。

当单良仁和单民说了自己的想法和安排的时候,单民高兴的不的了,从小他就活在被母亲抛弃的阴影里,加上母亲对哥哥的偏爱,单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这一回,叔叔要把祖传的手艺传给自己,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做一个单家祖孙的荣耀。他当即跟叔表态:“一定要跟着叔好好学,好好干,将来自己要成为一个大商人。”

单良仁高兴了!孺子可教啊!

单良仁把单民带到了祠堂里,给他讲述了单民的高祖单昌雄和祖父单卿礼的经商故事,想做大生意,成为一个大商人,必须先做人。

单民耐心聆听,不时的就老祖宗的一些事情发问,表达着自己的志向,单良仁从来没有想到,这个性格内向的孩子,心中竟然有着大乾坤!和单富真的是截然相反。单良仁自己干的时候,自己要带着单富,尽管当时桂英以死相逼,但是单良仁还是启用了单富帮助自己收购大枣,但是单富干了几天就不干了,嫌累。后来和贲地迎建立工厂的时候,单良仁还是提出要将单富待在身边,但是单富还是不干,还要天天上班,嫌没有自由,不干。单良仁找人劝说也不行,无奈只好作罢。

单民的表现让单良仁特别开心,单家的希望啊!两个人将要离开祠堂的时候,单民忽然间拉住了单良仁,一本正经的问:“叔,你喜欢我大哥还是喜欢我?”

单民从小就知道自己曾经被母亲给送人了的故事,从小就知道母亲只喜欢哥哥不喜欢自己。这让他一直很自卑,总是感觉自己不如哥哥。经历了**的一些事情后,他知道哥哥批斗 叔叔,给叔留下了一身的残疾,就以为叔叔一定会从此和哥哥势不两立,形同陌路了。但是后来,叔还是一样的对哥哥好,又要带着他做生意,又拉他进工厂,这就让单民有些想不明白了,都是母亲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为什么就是比自己招人喜欢呢?

这话问的单良仁有些吃惊,他望着单民,郑重其事的说:“因为你们都是单家的子孙,叔都喜欢,但是呢,叔更喜欢你!”

单民“呼通——”一下就给单良仁跪下了:“谢谢叔的偏爱,大恩大德,单民牢记在心,振兴单家辉煌,单民有责!请叔叔放心!!”然后他给单良仁磕了头。

单良仁很是吃惊,他赶紧去扶单民:“你这孩子,你这是做什么呢?”

单民让叔站好,重新受自己叩拜,然后他站了起来,给叔行三跪九叩大礼,感谢叔的偏爱。

虽然都是佟海莲的孩子,但是孩子们各个的性格就是不一样啊!

单冬虽然还在公社的中学里读着书,但是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老师讲课她听不进去,课堂上睡大觉,作业几乎都是照抄单国的。总是念叨着自己不愿意念了,是单良仁一直在压着,逼着单冬一定要念到初中毕业,要把中学毕业证拿到手再走出校园。

单冬和两个亲姐姐的性格一点都不一样,虽然她也和两个姐姐一样遗传了母亲的美貌,也是个美人坯子,浓眉大眼,瓜子脸型,也长的白白净净的。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是个大姑娘了。而她的青春期又正好赶上了**,外面的世界诱惑着她,浓妆艳抹,奇装异服,把自己打扮的像一个社会人,也和学校周围的一些社会上的小青年来往甚密,偷偷的和一些小青年搞对象。学校老师管不好,单良仁经常会因为单冬被老师叫到学校。单良仁也想着,等单冬一毕了业就把她安排斤厂子里,让她在自己的身边干几年,到了十八九而是来岁,就找个人家把她嫁出去。

工厂扩建了,整个生产队的房子都被租了过来,把外观进行了一番装饰,焕然一新,大门口也挂上了牌子:“东阿县单氏阿胶水晶枣生产基地”。

好生气派!成了金鸡岭这个偏僻小山村的一道风景线。

贲地迎把工厂的人事方面也进行了一番调整,但是这个事情他可没有和单良仁商量,因为他知道商量了单良仁也不会答应,所以他就自己做了主 。他知道单良仁的软肋在哪里,只要单秋一天没有嫁入贲家,单良仁就会在自己的面前表现的乖乖的,他不敢和自己翻脸,不敢和自己闹别扭。只要自己做了决定,先斩后奏,他就是有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都得把话憋在肚子里。

明静进了工厂,担任保管,负责工厂里的账目和一些东西的管理。贲地迎的大儿子媳妇担任兼职会计,在自己的工作之余负责工厂里的资金的管理。本来贲家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是无暇顾及这个工厂的事情的,但是贲地迎还是把重要的岗位上都安排了自己家里的人。

至于单家的孩子,都眼巴巴的等着进厂子,结果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进来的却只有单富一个人,本来工厂刚建立起来的时候,单良仁安排单富进厂子,单富不干的,单良仁让别人劝他他都不干,但是这一次他欣然接受了,因为贲地迎只要求他跟着自己,外出跑跑市场做个调研啊,或者外出参加某些活动,一起吃个饭啊,什么的,只做一些既轻巧又能抛头露面,人前风光的事情,而且给他的职务是,副总经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