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三十八节:英雄美女传(1)

单美给相义夫写信,告诉他自己到了工厂里当了库管的好消息!但是却长时间的没有收到兵哥哥的回信。

一封,两封,三封······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虽然从未表白,但是自从单美好起来的那一天起,就对相义夫以身相许了,自己的人就是恩人的,自己的这一生都是恩人的。

相义夫忽然之间音信皆无,单美心就乱了,她知道恩人上了中越战场了,莫不是从战场上回来之后就加官进爵了?一想到这些单美就又不由自主的开始胡思乱想了,莫不是兵哥哥嫌弃自己了?是啊,二姐那么漂亮,能干的人,想找个吃商品粮的国家职工,想嫁进贲家有多难?更何况自己的恩人是在部队里,在城市里,有着那么好的前景和未来,怎么会喜欢自己呢?将来的户口问题,工作问题都是一个很大的麻烦,无法解决的。想到这些,单美忽然间有着一种自己这几年都生活在一场美梦里的感觉,如今,梦醒了!

单美理解相义夫,她不恨,毕竟相义夫救过自己的一条命,没有了她,自己的一条腿肯定没有了,自己这辈子就欠人家的。但是她沉浸在痛苦之中了,几年来她已经悄悄的把自己的未来的一切都和相义夫绑在一起了,幸福,梦想,人生和未来······但是好像忽然之间,握在自己手中的风筝断了线了!她的人生也忽然间的失去了平衡,没有方向感了。

单美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的,有时候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哭泣。

单良仁也有些不淡定了,他虽然从来没有关注过单美和恩人之间的事情,但是看到他们两个能够鸿雁传书,两情相悦很是开心,他对相义夫很满意,不仅仅是因为他救过自己的女儿,而是他的人,他的家庭,他的前程,单良仁都满意,要是单美将来能够嫁入这样一个人家,人生倒也是完美圆满了,单良仁就完成了一桩心愿。

单良仁决定让单美去看望一下相义夫的父母,单美的干爹干妈。自然相义夫的情况也就知道了。

单良仁给单美带了自己厂子里生产的阿胶水晶枣,同时又让贲峰从粮库里给弄了二十斤大米,又给拿了两盒从市里买回来的有着精美包装的高级匣果子。

单美到了相家,只有干爹一个人在家,说干妈和妹妹都去亲戚家里去了。干爹对她还是那样的笑脸相迎,中午的时候,还特的给她做了几道菜。但是真的就和从前不一样了,单美也具体说不出来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总感觉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距离感,这让单美的心痛了起来,真的就是恩人高升了,不希望自己的书信来往打扰到恩人的新的生活了或者是恩人找到了门当户对的和他一样将来将来会有国家职工的对象了?要和自己一刀两断了?单美一想到这些的时候,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吃饭的时候,她对干爹说:“哥哥最近为什么这么忙?他的工作有什么变动了吗?”

一听到单美这么问,干爹就有些慌了,他赶紧夹了一口菜放进单美的饭碗里,然后就低着头自己吃,看上去很不开心的样子,其实单美从一进家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个家中总有些不对劲,隐隐约约的笼罩在一种悲伤压抑的气氛中。但是单美心中也装着自己的不安和焦虑,装着自己关于哥哥的种种假设,她没有想的太多。

“哥哥已经有好几个月不给我回信了,我给他写信他不搭理我了!”

干爹说:“他一定是忙,他不给你回信,你就不要再给他写信了!”

“哥哥变心了,他不像以前那样对我好了!”单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就算是哥哥加官进爵了,有了好的前程,有了新嫂子了,我也要做他一辈子的妹妹!他是我的恩人啊,这辈子我不能和他断了,我要报答他一辈子的。”

单美这一哭,干爹也慌了,赶紧给她拿来了手绢让她擦着眼泪, 说:“你想的太多 了,他就是忙,就是没有时间给你回信了!你进了你们家厂子里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他很为你高兴。而且你们家的工厂现在也越来越好,上了报纸,上了电视了,这些事情他都知道的。”

“那他为什么不搭理我了,不给我回信了?”听干爹这么说,单美的心中才稍稍的有了一点底,也许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她说:“哥哥这辈子想和我断绝关系这不行,我不同意,不管怎么样,我这辈子都认定他这个哥哥了,因为我这条腿就是他给的!”

一说到腿的时候,干爹干娘都放下了筷子,转身出去了。

单美愣愣的望着,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干爹再重新返回餐桌的时候就没有再拿起筷子,而是看着她让她吃,把她喜欢吃的朝着她的跟前挪。

单美感觉出来干爹很不愿意听她讲述自己跟哥哥的事情了,他也就不敢再多说了,匆匆的吃完了饭,帮助干爹收拾好了碗筷就自己回了家。

单美回到了家中之后,见到了单良仁就哭,单良仁心中就明白了,一定是相义夫辜负了自己宝贝女儿了。

单良仁说:“就算他变了心,咱也不怕,你现在在厂子里上班,咱们自己家有工厂,将来想找一个好人家也不是一件难事!他救过你的命,你只拿他当恩人就好!”单良仁也使不上劲了!本来单美和相义夫的书信来往也没有任何的说道,就只是自己女儿的单相思罢了!尤其看到了单秋和贲峰的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的艰难,单良仁不支持单美和相义夫的爱情,毕竟相义夫在外面,在大城市里,自己就更帮不上女儿的忙了,自己的女儿高攀不起的。

但是单美心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之中了,整日茶不思饭不想,夜不成眠,经常拿出相义夫的照片和相义夫给自己买的礼物偷偷的流泪。

单良仁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太害怕单美再想坏了自己的身体,单美生那一场病的经历让他一想起来就感觉到后怕。都说医治失恋的痛苦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为了让单美早日忘掉相义夫,单良仁开始在附近的村庄给给她寻找合适的人家,托人给单美介绍对象。

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单良仁自己有工厂,就算没有像贲地迎那样上报纸上电视的,但是在当地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啊!于是给单美提亲的人络绎不绝,踏破了门槛!

但是单美谁都不看,提亲的人越多,她越是思念相义夫。这可愁坏了单良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