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3章 N1313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自前夜那一场莫名其妙的惊雷之后,秦川愈发觉得自己与“斯人”对号入座。入冬以来,长城内外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一夜,惊雷震荡与任城监狱牢房顶的积雪共鸣,年久失修的平房塌方大半,牢房中108名重案犯非死即伤,唯独他安然无恙。

大难不死,老天必劳其筋骨——清理废墟,搬砖砌墙。

在风雪中干活,又冷又累,汗水结冰,冻得龇牙咧嘴……

“N1313,马上到监狱长办公室。”

连坐牢的代号都是牛逼逼,没治了。

听到看押武警的传唤,秦川放下肩膀上的沉重钢筋,木然随行。

根据两年多的牢狱经验,监狱长召见,肯定没好事,多半又要遭“斯人”之罪:通下水道,还是给本次灾难中的“立功”难友当目击证人?

区别于以往,今天监狱长的办公室挺热闹,有男有女,有军官士兵,还有学者,不,带着眼镜,文质彬彬,像教授。

“秦川,过来,站着,别动。”

不知所以,生硬站着,打量着在打量他的一群陌生人。

“你,叫秦川?”

教授站到他眼前,摸脑袋,摇肩膀,甚至捏嘴看牙。

黑狗血,人贩子?

那一刻,秦川感觉自己像牲口,又像几个世纪前黑大陆上的奴隶。

“秦川,恭喜你,”监狱长说,“你的申请基本通过,只差今天丁教授亲自签批。”

申请?

发愣,随之脑海的记忆泛起一年前的旧事。哦,那天监狱长拿着一份申请表问他是否愿意参加一个试验,当时他想都没想,填了,嗯,依稀记得是什么人工智能与人体互动试验啥的。都递上三百多天了,层层审批泥牛入海,早不抱希望了。

“你好,我叫丁燊,你可以叫我丁教授。”

果然是专家。

“秦川,杀人犯。”

别开生面的自我介绍。

教授点头,转头:“小路,拿文件给秦先生签名。”

一名带着眼镜的女生从教授身后走出来,手里捧着一大叠文件。

“秦先生,我是丁教授的学生。签字之前,我得提醒你,此次试验有相当的风险,失败的话,你会没命,但是现在你还可以反悔……”

反悔?屁话,死就死,总比坐穿牢底强。

“省点时间吧,告诉我签哪?”

小路露出一丝鄙视神色,翻开文件:“这,这,还有这……”

秦川满腔豪气,铁画银钩,连续签下十几分协议。

教授草看几眼签好的协议,问:“能告诉我,你自愿参加人工智能与人体互动试验的动机吗?”

监狱长赶紧打眼色。

秦川不导电,大大咧咧道:“减刑。”

笨蛋。

监狱长直翻白眼,一脸惋惜的表情。再笨拙的口才也能扯个“感恩于党和人民的宽容,为国家贡献”之类的场面话吧?

“很好,够坦荡,没选错人。”教授却相当满意。

就这样,秦川糊里糊涂地被带上了一架隶属陆航的重型直升机。荷枪实弹的官兵全程看押。

军用直升机,武装士兵,人工智能实验……满脑子疑惑,管它呢,既来之,则安之。

直升机带着他一路飞入不知名的沙漠……秦川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一张推床上,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神秘人正把他送入一幢大楼。

宽敞,灯火通明的走廊,电梯,走廊,一大群人迎接,然后手术室。

手术室外,小路拉住老师。

“教授,真的要给他装芯片吗?”

“不给他装,给你装?”

“不,他,他是杀人犯啊!”着急。

“这个我知道。”

“那,那还给他装芯片?万一……”

“五年来,一万多个样本,只有秦川一人的体细胞培育出来的基片完美达标,除了他,你能找到更合适的志愿者吗?再说,他杀的是‘精日’分子,一时激愤所致。”

“什么‘精日’不“精月”的,只要是个杀人犯就证明他存在着报复社会的扭曲心理。我认为不适合。”

“少贫嘴,这次,几位大首长亲自来视察,开弓没有回头箭!”

说着,风风火火走进手术室。

“等等,你们想干什么?”

望着头顶的无影灯,秦川开始紧张。

“小伙子,你签了生死状的,现在才开始后悔?”小路没好气戏谑道。

“不是,这么快?好歹先招待两天,老子十几天没洗澡,两年没吃过一顿好……”

“你真以为革命是请客吃饭?”

“小路,闭嘴。”丁教授瞪眼。

“哗啦”

手术室自动向两侧敞开,走进一名白大褂。

白大褂地位高,手术里的所有人,包括丁教授都向他致意问好。

“秦先生,别担心,这位是我的导师、生物神经学权威,麦丰教授。你的体细胞样本非常完美,由教授主刀,应该万无一失。”丁教授努力安抚秦川的情绪。

“笑话,我会担心?我轻松得很,不就一个小手术么。”

“没错,小手术,”麦丰接过话头,“本教授过去的百例手术中,只出现15例死亡个案,15例致残个案,其余的都活得好好的。”

死残率30%?

秦川傻眼,卖疯?难道遇上了传说中的疯子科学家?

“都愣着干啥?打麻醉啊!”疯子科学家大大咧咧嚷嚷道。

“不,等等,我要求通知家属,我要求更换主刀医生。”

“可怜的孩子,典型的术前幻想症。麻醉师,全麻,小路,备皮,速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