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四十节:英雄美女传(3)

“我不走,我刚才说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一条腿!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要照顾你一辈子!”单美一边哭着,一边就走了过去,要去打开房间的门,要

和恩人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但是相义夫不但不给她开门,还是一个劲的要哄她走:“你给我走,我不用

你照顾,你现在是一个千金小姐,我一个残疾人,我用不起!”

“要是没有你,我也早就是一个残疾人了!“单美哭了:“谁是千金小姐了,

我在我爹的厂子里也是打工!也是要靠自己的劳动领工资的!”

“你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你,我就是不想看到你!你给我走,你马上离开我们

家!”相义夫在屋里咆哮着。

单美在门外“呜呜——”痛哭。“你这样子还算什么英雄?你连我都不敢见?

我又不是女鬼,巫婆!我就是想进去和你说说话。”

相母见单美哭的伤心,也来劝说自己的儿子,把门打开,但是相义夫却坚决

不开门,她在屋子里咆哮着:“让她马上给我走,让她马上离开,我 现在最讨

厌的就是她!我从来没有像烦过任何一个女人这样烦过她!让她给我滚开,我永

远都不想再见到她!”

单美说:“我就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我不走,你不出来我就不走!”

“啪——啪——”屋子里传出来了相义夫摔东西的声音,“你再不走我就死给你看!”

相母害怕了,她知道儿子现在的心情,他是接受不了自己的残疾的,尤其在单美面前!在一个他很喜欢的女孩子的面前,曾经那么高大伟岸的他,忽然间就变成了一个残疾人,他接受不了自己的从天堂到地域的失落。

相母劝单美先不要和哥哥说话了,让他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儿。

单美只好哭着走开了。

相义夫在屋子里继续的咆哮着:“让她走,让她回家去,让她马上离开,我不

想见到她,我永远都不想见到她,我不需要她的同情和报恩!”

单美说:“什么同情和报恩,我是崇拜你,那么多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你给

我治好了,你就是当代的华佗,李时珍,你就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什么狗屁英雄,我讨厌你说我是英雄,永远都不要在我面前提英雄这两个字!你给我走,给我滚,你马上给我从这

个家中消失!消失,消失!!”相义夫在屋子里又开始摔起了东西。

相父回来了,看到单美又来了,看到了家中的情形,也不仅潸然泪下了,他

让相母带着单美先出去走走,然后一个人留下来陪伴这着儿子。

单美的到来让相义夫变得异常狂躁,只要单美一回到这个家中他就会发怒,

摔东西,哄单美走,不让单美进自己家的家门。

没有办法,相母让一个本家的做了一些饭菜,招待了单美,中午吃完饭后,

相母眼含热泪的把单美送上了回家的大巴车。

单美一回到家中就大哭起来了,边哭就边把这个噩耗告诉了单良仁。并把自

己在相家对恩人的表白自己要照顾他一辈子的事情也说了,也把相义夫的表现,

相义夫对自己的不接受都一股脑的说了。

“他不是在后方吗?怎么可能······”这太让单良仁吃惊了,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也有一种自己忽然间就沉入一场噩梦中的感觉,他需要一点点的时间来好好的想一想,怎么来面对这件事情,又该怎么帮女儿做决定,共同来面对这个事情!

单良仁整夜无眠。这个消息比相义夫心有她属,不爱单美了更令单良仁痛心!相义夫的生活还要继续,相义夫和自己的宝贝女儿要有了一个重新的开始,如何开始?从哪里开始?

第二天清晨,他叫来了单美:“你真的下定了决心就要陪伴你的恩人一辈子?他现在可是······只剩下一条腿了,你要是和他在一起,以后的人生可能将要面临着种种困难,你想好了吗?”

“要是没有他,我现在肯定也就只剩下一条腿了!”单美坚定的说:“我想好了,这辈子我就是他的人了,风风雨雨都要在一起!我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婚姻自由!你自己心甘情愿就好!但是这个事情不能一时冲动,爹给你足够的时间让你思考,等你冷静下来了,你还能够这样坚定得就要陪伴恩人一辈子,那就让相家来给你通媒换盅,就把你的婚事给你定下来。”

单美说:“爹,我不用考虑,现在能定下来更好,我更想好好的陪陪他,我知道他现在的内心很痛苦的。”

“但是他现在不愿意让你看到他,你就给他一些空间,不仅仅是你要接受他失去一条腿的事实,他自己更要接受这个事实,好端端的一个人,忽然间的就成了这样,他比你更难于接受,都需要时间,爹给你们时间!”单良仁说:“你现在的热情是好的,但是你要是过一段时间反悔了,那么对人家的伤害就更大了。而且,单家的儿女不能做那样的事情,你还要顾忌单家大院的名声,还要顾忌爹的脸面!爹给你一些时间,让你冷静!等你 决定好了,再作出的决定就不能改变了。”

单美说:“他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就算是他现在残疾了,依然是,永远都是!”

单良仁沉思着望了望女儿,看着她的一脸英雄气,单良仁真的想哭:“女孩子嫁人,是要嫁男人,要生活的,英雄是用来崇拜的,而男人是要用来爱的!”

单良仁还是要给单美一些时间,让她清静下来了再做决定。

单良仁安排妻子佟桂英和嫂子佟海莲代表单家大院,代表单良仁去看望了相义夫。鉴于相义夫对单美抵触,他没有安排单美去,倒是让两个长辈先把单家大院的关爱和问候传递了过去。

单美一直痴心不改,但是相义夫一直就把单美的痴情看成是对自己的同情和感恩,拒不接受,单家大院里又多了一个“嫁不出去”的姑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