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5章 任性税

暴雪初晴,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人山人海,误机的,滞港的以及新出行的撞在同一日,水泄不通。

秦川挤在人流里,一点也不介意。重获自由的感觉犹如死后重生,从狭小的天地到外面的大世界,海阔从鱼跃,山高任鸟飞,胸怀随之广阔,容纳浩瀚宇宙,进入眼里的一切事物都显得格外美好。

“大宝哥,等等我嘛。”

娇嗲的银铃脆声透过嘈杂飘入耳膜,软酥入骨,头皮发麻。接着右手被人挽住,牢牢黏住。

忘乎所以,差点不记得自己换了身份,新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支大宝,支付宝他哥,土豪十足。

喊他的人叫田心,今天才刚认识的女朋友,估计也是个化名。田心与他一般年纪,谈不上绝色,但异常的媚丽,嗲起来十足狐狸精附体,要人命。

身体接触,手臂传来的尽是软玉之感,心猿意马。

“宝贝,你就不怕哥化身为狼?”

田心娇笑:“你试试。”

“你有毒。”

秦川心里清楚,上头强行分配的“女朋友”不是福利,是毒药,贴身监视的毒药,只要他表现异常,保管毒发身亡。

见鬼,麦疯子究竟装了啥芯片到我脑袋里,用得着这般如临大敌?

头顶隐隐作痛。

手术很成功,微创伤,恢复相当快,几天功夫即可下地奔跑。唯一不舒服的是,总感觉脑袋里有什么幺蛾子在作怪,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被老前辈输送内力打通任督两脉的状态,脑子里无缘无故多了些凶狠的格斗元素,每每有人靠近,杀招本能从意识里涌出,只要自己愿意,一招便能杀人。

既喜又怕,喜的自不用说,怕的是担忧自己被人操控,成为傀儡。

后来仔细想想又觉没那么糟糕,怎么说,现在自己隶属一个高级情报部门,顶头上司是个将军,大人物,无论如何,处境反正不会比无期徒刑更坏。如刘将军的豪言壮语:多事之秋大丈夫理当挺身而出为国奉献。

绝对是觉悟问题……

坏笑那会,脸蛋挨了一下掐。

“想啥龌龊东西呢?走,快点,国航的柜台在那边。”

小娘们,真是毒药,心灵毒鸡汤,看得,吃不得。

俩人亲昵地挽着手,拖着行李挤过人流,排队等候办理登机和行李托运手续。

“东京,握手鬼子首相东条英再。”

脑海里又一次无来由地闪过不属于自己的意识。

奶奶的,即便自己逃亡了,估计身体里的芯片也会驱使自己去执行任务,直至达成使命。

柜台美女的工作效率无可挑剔,很快轮到秦川。

递上身份证。

“先生飞东京?”

美女盯着屏幕,语气散发些许诧异,好像东京是恶人谷,有去无回。

“嗯,去瞧瞧小鬼子长啥模样。”

扑哧。

周围一阵笑声,歧视目光消失。

美女笑问:“先生是旅游签证?”

“呃,”望向田心。他现在是任人摆布的状态,被动而行,具体细节一概不知。

“对,旅游签证。”田心答道。

“旅游签证的话,那麻烦先生办完手续之后到税务柜台缴纳任性税,凭纳税证明过关。”

啥?任性税?

啥玩意。

一脸懵逼。

坐牢两年,与时代脱节。去年共和国人大通过了一份提案,对凡是前往国家旅游局预警的国家或地区旅游的游客征收任性税,按全程往返机票价值的50%到100%征缴。

日本,由于一直与中国交恶,并且从事支持台独流亡政府的恶心勾当,因而进入黑名单,享受最高档次的征税率,100%。

“任性税,应该的。”

搞清状况后,秦川乐呵呵。

若非身不由己,他才不会去日本。当然,驾驶战斗机去送几个快递可以考虑。

缴税终端机与ATM机类似,座落在机场各处。田心刷护照进入缴税系统,输入机票信息,把脸蛋对准屏幕中间,“嘀”的一下,输密码,确认,支付成功。前后不过数秒,眨眼功夫。

轮到秦川,相同的程序,“嘀”,刷脸,系统应声陷入忙碌……秦川一下子感觉大脑侵入了缴税系统,大量的数据从脑海翻屏闪过,卖糕,好强大的芯片,无所不能,所向披靡……念头一转,数据改动,国库某个子账户的存款划了一笔巨款到自己的“刷脸付”账户上……

“呀,糟糕,你不能用刷脸付!”田心惊叫。

由于与秦川的脸谱特征重叠,“支大宝”一旦使用秦川的“刷脸付”,旧的身份信息便在社会上留下痕迹,从而有可能导致新身份信息暴露。

秦川回过神来,暗自退款,退出系统。

“嘿,土老帽,能快点吗?”身后,两名彪形大汉不耐烦催促。

那一刻,秦川下意识做了个微蹲,为90度转身的窝心腿蓄势……赶紧强行介入,中断来自芯片的指示。

见鬼,邪恶值与暴力值爆表。冲动是魔鬼。两年前的南京燕子矶的往事犹历历在目,那时血气方刚,满腔正义民族感,一时激愤与两坨身穿鬼子二战时的军装的“精日”王八蛋发生冲突,结果失手将他们踢下长江惹上牢狱之灾……若非这些日子的奇遇,估计这辈子就完了。

思绪正发散间,瞥见田心向那两大汉使眼色。心里顿时恍悟,后面那两个是保镖兼杀手……

“用手机吧。”田心尴尬掩饰自己的初级错误。

秦川不动声色,派小弟出马,手机一刷,支付宝搞定。

打印税票。

乖乖,一万大洋没了。得,找东条英再报销去。不为别的,就冲这破名字,刷脸付收他任性税!

“还有一个小时,”田心说,“走,过海关,登机。”

俩人的行迹全程在监控中,通过全市的监视网络显示在北京西山地下指挥指挥中心的电子屏幕上。

电子屏幕前,首长李缚龙、联参部上将田勃勃、少将刘一博以及“芯人”项目负责人王伯夷主任默默凝视。

“首长,N1313侵入国税系统,划走GB110账户的八百多万,随后又全额退款。”

负责电子跟踪秦川的技术员报告。

“这个芯片停厉害,量子密码也能突破?”田勃勃惊讶不已,兴趣浓厚。

“当然,”王伯夷对自己的杰作颇为得意,“因为它的工作模式不是破密,而是让目标系统迷失“自我”,继而融入和取代目标系统,人机合一,系统就是他,他就是系统。”

“这,太神奇了,怎么办到的?”

“这就是芯片和人脑结合,芯脑协作的奇迹。”

田勃勃陷入了沉思。

“怎样,需要重新塑造新的认知体系了吧?”李缚龙笑问。

“嗯,我确实在想,若果真如此,只要有百十个N1313,敌人有再多的航母战机也枉然,来一批俘虏一批。春雷轰隆,恐怕旧的体系土崩瓦解,新的战争模式开启。”

李缚龙感慨道:“是啊,随着芯人的诞生,人类文明悄然走到了深渊边缘的十字路口,稍有不慎,搞不好这个芯人就是人类的终结者。”

王伯夷很是尴尬,也有些不以为然,“芯人”可遇不可求,不是想造多少有多少,理论上,一百万人口当中才能挑出一个合格者,以其体细胞所培植出来的量子芯片基片才不会出现漏电,短路以及移植排斥现象。中国虽有十多亿人口,但不可能逐一筛选,即便是筛选100万个样本也够呛,何况哪来那么多志愿者?

“主席放心,主动权始终在我们手上,”王伯夷信心十足,“我们随时有能力切断芯片与芯人大脑的联系。”

“言归正传,”李缚龙说,“此次行动关乎到国家乃至全人类的命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请各位首长放心,芯人出马,手到擒来。王伯夷愿意立下军令状。”王伯夷拍胸膛承诺。

板上钉钉的保票没能让李缚龙心安,相反,隐隐间,内心里似乎总萦绕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坎坷预感……

据美国总统拉希斯透露,日本和印度前些年甚嚣尘上的联合太空项目——“龙珠”空间站其实暗藏着个缩小版的“上帝之杖”系统,其指挥系统由美提供技术援助,与五角大楼的那套进化出意识的智能系统有很深的“血缘”关系。

山姆大叔的智能系统“发瘟”了,难保日印家的不会如出一辙。不管是故意还是故障,共和国都有责任防患于未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