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7章 我是台湾队长一级棒

作为一个异国平民,与日本首相握手不是一般的难。行踪保密,保镖里外各三重,两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般隔阻着秦川的任务之路。

秦川困在东京小酒店内一住就是几天,整日无所事事,一筹莫展。

“别担心,机会来了。”

田心点开手机新闻链接。

今天的头条,昨夜,中美两国签署了引渡条约,并且,第一把火烧台独,当天立刻羁押十多名流亡美国的台独战争犯,其中包括所谓的“前台湾副总统赖德庆”以及年届94岁的台独女老妖蔡英文。据媒体估计,不日将遣送北京。

秦川立刻嗅到不寻常气息:山姆大叔良心发现了?

长期以来,在敌视中国的道路上,美国与日本一丘之貉,两者的龌龊行径无论质,还是量上都无区别,从当初的干涉台海统一战争,到后来的收容包庇以及支持流亡台独分子,肆无忌惮,对北京的谴责置若罔闻。

以山姆大叔的个性,若非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中国手里,绝不会轻易放弃台独这颗棋子。

“现在,怎么做?”秦川问。

“注意你的手电,指示很快下达。”

论工作经验,田心要丰富得多。

秦川的穿戴式手机电脑北斗终端三合一“手电”是华为老款,没有虚拟屏幕功能,柔软的手机屏幕贴着手臂皮肤弯曲延展,影响视觉效果。干脆摘下,拿着。

等着,等着,手电轻轻震动,提示收到一封短信。

短信加密。输入密码,弹开窗口,只见一行字:换装,速到美国大使馆门前等着。

短信六秒后自毁。

“换装?”秦川一头雾水。

田心一声不吭,打开行李箱,取出两包衣服。拆开,是风衣,黄色,后背胸前分别印有煽情的口号。见鬼,是台独流亡分子示威的专用制服。

“这,这有用?”

“菜鸟,听着,呆会有人给你用苦肉计,别反抗。”

仿佛看穿了秦川的疑惑心思,田心继续道:“近两年东条有一个习惯,喜欢与人握手。这次美国大使馆前聚集的台独分子不会少,只有受伤了,你才能进入他的法眼。”

“你确定他会到现场?”

“美国佬是他干爹,台独分子是他干儿子,干爹的场被干儿子砸,龟儿子能不去劝架?”

毫无意外,中美合作打击流亡台独分子的爆炸性消息震动东京,在东京活动的台独同类闻讯倾巢而出,包围美国大使馆,发泄愤怒。

小鬼子居心叵测,收容的台独余孽成千上万。秦川赶到现场时,那里已经人山人海。

“反对向独裁屈服!还我朗朗乾坤!”

“自由已死,拉希斯下台!”

“打倒侵略者,光复台湾!”

……

一群跳梁小丑丑态百出。

秦川看了眼自己胸前的几个血红繁体字,啼笑皆非,“光复台湾,虽死无憾”。台海战争那年他还小,不过据说这些王八蛋很不经打,几天功夫就稀里哗啦崩溃。眼前这些个家伙或者他们的父辈当时不为理想而献身,反倒是跑到外国去放嘴炮展示“铁血之心”。

与此等货色为伍,真是降低身份。

田心肘击他一下,用日语高声喊道:“干巴爹!”

今天他们冒充台独的流亡二代,忘了母语只会日语的流亡二代。

“巴嘎雅路!”

人群里,秦川的愤怒格外地与众不同。

嘿,这个新鲜,周围的年轻一代台独余孽纷纷看向秦川,眼露崇拜的光芒。

“巴嘎雅路!”

年轻人学得快,向封锁线对面的美国大使馆表达情绪。

田心差点没笑倒,肘击秦川之余也换上了时髦口号。

口号是够火爆了,可还缺点啥,对,动作语言。动口不动手非君子,子曰:君子言行须一致。

把绿化带的砖头挖了出来,砸成几块。

哥几个,别让山姆大叔瞧不起咱,帮他长长记性。

秦川狂飙日语。

年轻人满腔热血,一点即燃。几个小年轻二话不说,抓起砖头,助跑,投手榴弹姿势甩出,砖块划出抛物线越过大使馆的围墙,落入院内。

秦川垫底,助跑,甩!

零分——砖块直砸封锁线的警察队伍里,一个倒霉的鬼子头破血流。

这下可砸中了马蜂窝。

干儿子学熊孩子,日本警察很生气,排出盾阵,手持警棍推进,逢黄衣者就打。

示威人群尖叫,集体向后逃避,乱作一团。

“哎哟!”

混乱中,秦川的鼻子吃了一拳。本来可以闪开的,想起田心提醒的“苦肉计”,便扛下了。

袭击者出手不轻,鼻子鲜血直流,喷涌。田心赶紧给他抹,脸上,头上,手上,衣服上,狂抹一气……

奶奶的,崽卖爷田,真不怕俺贫血。

“龟孙子,有种,真打脸。”悻悻道。

田心扶着他靠坐绿化带的一颗树下,没闲情理会他的废话,左顾右盼,搜索鬼子首相的车队。

东条该来了。

诚如秦川对他的评价:戏精。

如此收买台独分子的良机,岂容错过。

尖锐的警笛声传来,由远而近。

“注意,别再胡说八道,目标来了。”低声提醒秦川。

果不其然,警车开道,大人物专车随后。

来了。专车在满地污秽的大使馆门前停下,车门开,几个黑衣保镖搬着轮椅飞快奔到车门边,合力扛起东条英再放上轮椅。

侍从推着轮椅向大使馆过去,东条英再挥动拐杖,示意转向示威人群。

台独分子们感动不已,有人哇哇放声大哭。闹了那么久,终于有个权高位重的人愿意倾听他们的心声。

“诸位,冷静,冷静,你们有通过和平方式表达诉求的权利,但绝不能掺杂暴力元素其中。”

一个头发花白的台独头目站出来,向东条鞠躬:“给您添麻烦了。”

“辛苦了,陈桑。我帮你把抗议书带给美国大使吧。”

陈桑,陈为廷,前台湾“行政院院长”,东条与他是老相识。

陈为廷递过一封血书,再鞠躬:“拜托了。”

东条接过血书,主动与陈为廷握手。

“等等,”秦川挤出人群,嚷嚷:“我们要求面见美国大使,今天他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说的是日语,典型的流亡二代特征。

众人一看,说话者身材高大,满脸满身血污,有些吓人。

东条的卫士凶狠切入,挡住秦川。

“你叫什么名字?”东条对他饶有兴趣。

台独流亡派暮气沉沉,意志消沉,东条有意培植新生代为台独鼓舞士气。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挺合适,热血,莽撞,头脑简单,最重要的是一口日语,应该是在日本长大,深受日本教育影响的一代。

“我,我是台湾队长一级棒!”秦川随口应道,脸上满满的骄傲。

“哟西。”更加满意。傲慢无知的人最容易控制。

保镖们深知东条的握手嗜好,为避免意外,抢先对秦川进行了搜身和手掌的检查。

安全。

保镖们打出手语。

东条伸出了手掌。

秦川喜不自胜,双手往衣服上擦了擦,齐出握住东条的右手手掌。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人体是良好的导体,接下来只要启动芯片连接老鬼子的脑电波,再豪言领导交代的“台湾政府强烈要求加入‘龙珠’系统”刺激其潜意识,而后截获其脑电波,完成任务。嗯,夹带下私货,问问他有没“刷脸付”账户,顺手牵羊他的“刷脸付”银行密码给全中国人民发个超级大红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