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10章 神棍大宝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纵然有量子芯片加持,深陷日本的秦川始终无法摆脱困境。

考虑到自己是战略级武器以及鬼子消灭他的决心,秦川拒绝了田心的提议——寻求中国驻东京领事馆庇护。

躲入领事馆是等死,慢慢陷入死亡境地而已。莫说领事馆,即便是降级之前的大使馆,只要鬼子感到威胁最终失去耐心,所谓的外加枷锁那时便毫无约束力,一个演习误炸就能夷平领事馆。

大脑与植入芯片共鸣,芯脑协作,能人所之不能,偷窥异国首脑的思想意识,入侵对手的战略指挥系统,为所欲为。凡此种种,都是匹夫怀璧其罪,既然鬼子察觉了他的存在,岂能放虎归山,不择手段斩草除根,人之常情。易位而处,他也会这样,无所谓道德人性。

季平安的公寓也不能去。相信鬼子已顺藤摸瓜,从接应车车辆的特征锁定了季平安的住所。

“这里应该暂时安全。”

季平安是地头蛇,带着俩人来到一处废弃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作为潜伏者,理所当然狡兔三窟。今日的处境,当初已考虑到,所以,隐秘落脚点处囤积有大量的淡水、食物和日用品,甚至有武器。

“离开日本才安全。”秦川揭开下水道窨井盖看了看,又盖好。地方不错,下水道宽敞,遇到紧急敌情时可借道遁。

田心很紧张,忧心忡忡道:“必须想办法联系上头寻求营救,这里躲不了一辈子。”

对手考虑周全,竟然屏蔽了北斗信号,随身携带的北斗终端英雄无用武之地。

季平安想了想,说,“我这就去给上线留言。”

“不行,”秦川拉住他,“你已经暴露了。”

出事到现在,时间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小鬼子再迟钝也能够查出他们使用过的通讯设备,任何使用鬼子网络从东京打往中国驻日领事馆以及国外的电话都会遭到追踪,并且被定位。

所以,原先的手机和手提电脑都不能继续用,更不能接入公共网络。

“那咋办?”季平安干着急。

“几点了?”秦川问。

田心不解,但还是看了看手表:“下午五点。”

“北京时间?”

“对。”

“老季,走,带我到楼顶去。”

“你有办法,对吗?”田心眼巴巴看着他,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秦川眨眼笑道:“大宝哥出马,马到功成。哦,对了,提一瓶矿泉水,要大瓶装。”

地球低轨道,共和国农业部用于救灾和科学研究的“共工”号海洋卫星风驰电掣于北太平洋上空,工作范围渐渐覆盖日本四大岛。

刘一博一直在关注着这颗卫星动态。

这是一颗海洋通讯卫星,每隔两个小时绕地球一圈。

“唤醒卫星‘共工’”。

刘一博有些迫不及待,急盼着尽快与秦川联系,了解他的处境。

“‘共工’启动。”

“工作正常。”

技术人员忙碌着。

“向特级用户N1313发出通话请求。”

“明白。”

“拨号进行中。”

静音,泥牛入海……

为了支持这次行动,联合参谋部前段时间紧急发射了一颗低轨道海洋通讯卫星入太空以备不时之需。

与农业部的其它海洋通讯卫星不同的是,该卫星入轨后一直默默地绕着地球转,未发射过任何信号,除了北京,地球上的其它各方都没掌握它的频道信息,也就是说,在小鬼子意识到问题并干扰之前,秦川可以借助它保持沟通。

关于海洋卫星的信息,包括通讯密码在秦川出发前存入了他的大脑芯片里,他知道如何运用,什么时候用。

然而,下午5点20分了,秦川没有按时出现。

由于绕着地球快速转动的缘故,每两个小时只有二十分钟的通讯窗口,错过,又要等上一段时间。

难道出意外了?

心神不宁。

“将军,有回应!”技术员甲惊喜报告。

回应的不是声音,而是数据流。

这就对了,秦川的脑芯片里有海洋卫星通讯功能,借助外接天线即可利用脑电波接发信息。

“王主任,麻烦你转译成文字。”

“好。”

王伯夷敲击键盘将数据导入他的专用电脑里。

译读人类的脑电波,这是闻所未闻的黑科技,全体技术人员鸦雀无声瞪眼围观,见证神奇时刻。

翻译进度缓慢,让人捉急。

“三人,安全,指示。”

译文出来了,简短且残缺不全。

初步判断是秦川所在的位置遭到大量杂波包围,信号无法有效穿透导致数据丢失所致。

刘一博朝通讯主管点头:“发送行动计划。”

“是!”

又对值班参谋下令:“通知飞龙在天组和潜龙在渊组按计划接应。”

“是!”

远隔上千公里的东京。秦川站在一栋破旧的危楼楼顶,双手张开呈“V”字,左右手各握着一根铝合金长条延伸出去,活像活得不耐烦的神棍在等待闪电。

他,这是干啥,催眠术?把自己催眠成卫星地面基站?

季平安与田心面面相觑,脑海里闪动着无数个“疯子”的疑念。

“大宝?”

没回应,闭目入定,满头大汗淋漓,头顶还隐隐冒烟,像模像样。

“大宝哥,都啥时候了,快别玩了,你这样会害死咱们的。”田心又气又急。什么狗屁办法,天灵灵地灵灵那一套。

季平安四周张望,生怕附近高层建筑有人注意到这一幕。日本国民有一种难以理解的“谍”性,其认真和执着程度令人生畏,鸡毛蒜皮小事都能往间谍方面联想,万一有人因此报警,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田心,帮个忙,抬他下去。”

“别闹,我知道我在干什么,再给两分钟。”秦川终于打破沉默。

俩人愣住:态度不像发疯,可这行为……

两分钟很快过去。

秦川没食言,撤下铝合金长条,虚脱般瘫坐,全身湿透,看着像跑了几个马拉松那么累。

“水。”

田心递过去一大瓶矿泉水。

芯片散热快煮熟大脑了,秦川迫不及待接过往头顶浇半瓶,剩下的一口气喝干净。半晌才恢复,望着季平安问:“老季,歌舞伎町熟吗?”

“问这个干嘛?”季平安瞧一眼田心,有所避讳。

“只管答我。”

“红灯区,在新宿区,还算认路。”

田心果然投以鄙视眼神。

“很好,麻烦你晚上去歌舞伎一趟。”

“啊?”

啥人,火烧眉毛了还有心思寻花问柳。

“给你个地址,联系一个叫做‘潜龙在渊’的人。”

有板有眼啊,非神棍,亦非花痴。俩人疑虑重重面面相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