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14章 偷窃F35

平安夜,又适逢大撤退的前夕,横田空军基地较往常冷清许多,大部分官兵都早早盛装离开,寻欢作乐去了。偌大的基地,除了几名守卫和一些加班的地勤,几乎空无一人。

“发卡,倒霉透了!”

平安夜的弃儿约翰下士大闹停机坪,地面横七竖八躺着几个空酒瓶。

“该死的印度佬,该死的F35,发卡,老子一把火把你们统统烧光……”

“下士,探伤仪,”一架F35E下,华裔士兵彼得探出脑袋。

约翰一脚踢飞一个空酒瓶,怒道:“去他妈的探伤仪,没有。明天最好掉,掉下来,摔死那个印,印度佬。”

“是帝莫姬,下士。”

“对,帝莫姬,摔死他。”

原本定在今天早上的飞行表演,因为F35E出现机械故障而推迟到明天。经过紧急抢修,故障是排除了,可维护工作相应顺延,顺利的话,预计午夜结束。可那时酒冷妞拜拜,下一个狂欢夜得等到明年。

都怨那个印度佬,早不来迟不来,和他作对似的,瞅准节点到达折磨他。

彼得只好钻出来,自寻探伤仪。

只有他们俩人在加班,本来同班的还有四名白人士兵,可他们自恃年资长开了小差,说是下半夜回来,临走前恐吓俩人,要俩人在他们回来前完成所有工作。而且说是俩人,实际上,约翰是个酒鬼加懒鬼,只有彼得一人在干活。

彼得拖着探伤头复又钻到机腹下检查前轮。而酒鬼约翰继续旁若无人地酗酒。

不一会,彼得又探头出来。

“下士,可以加油了,把油罐车开来吧。”

“你,你,你这是在对一个伟大的下士下命令吗?”态度嚣张,有找茬的意思。

“对不起,请把钥匙给我,我去。”

“好,道歉,我原谅你的鲁莽。彼得,感谢下士的赏赐吧。”约翰笑着站到他脑袋边,拉开裤链逃出家伙。

“哗啦啦”

对着彼得的脸撒尿。

“混蛋!”

彼得赶紧缩进机腹下,气急败坏怒骂。

约翰哈哈大笑。

彼得从另一边爬出去,脱下脏兮兮的外套胡乱抹去脸上的尿液。

“黑鬼,下地狱吧!”边向悍马走去边破口大骂。

约翰一听,怒不可遏,排里最卑微的家伙竟然敢反抗,那还了得,抓起一根铁棍,拔腿绕过F35E,一路狂追。

彼得跳上了悍马,点火,故意不紧不慢在他前面开着。

约翰追出几步,忽然诡异地踉跄摔倒,抽搐,痛苦抽搐……

“呸!该死的臭虫。”

彼得开着悍马扬长而去,先去宿舍,搬出一箱灌装啤酒放上车,再看时间,差不多10点半。紧张情绪袭来,心脏狂跳,双手不自主地发抖。

开一罐酒,仰头,一口气喝大半,剩余的淋洒在头顶上。

酒精壮胆,想起往昔所受的污辱,豪气顿生。

“豁出去了!”

踩下油门,直奔基地大门。

“嗨,彼得,平安夜快乐。”

守卫拦住他检查。

“有几个兄弟在外面打架,我得去帮忙。”彼得说。

“嗨,记得把他们揍趴下!奶奶的,同人不同命,平安夜值岗,倒霉。”另一名卫兵忿忿道。

“兄弟们辛苦了。”彼得下车,拿出一包烟分发,四名卫兵一人一支。

守卫们正想拒绝,彼得露出神秘笑容,低声说了句什么。

是掺杂了大麻的加料烟!

卫兵们会意,乐呵呵挤眉弄眼。今年圣诞不收礼,收礼只送大麻烟。有前途,机灵的彼得。

在美国抽大麻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有的州合法,有的州禁止。军队里则有明文规定大麻为禁物,但规定是规定,海外驻军因压力过大,时常需要一些药品麻醉神经以保持战斗力。为不影响士气,上头干脆睁一眼闭一眼,懒得管。

行乐及时,卫兵们很享受地吞云吐雾,挥挥手,放行。

彼得看他们抽得差不多了,紧张的心情放松一半,于是驱车出门,右拐。

潜龙躲在路边的树干下,见基地驶出一辆小车,便挥动萤火棒。

车停,潜龙上车,确认安全后吹口哨。秦川与田心从阴影中走出,钻入后座。

“搞定门卫了?”潜龙问。

“嗯,按你的吩咐,把你给的烟分给他们抽了。”

“烟里有迷药,份量按一头水牛配备的,成年人扛不过三分钟。”潜龙说。

“可是,到处都有监视摄像头,监控班有人……”

“放心,”秦川忽然说道,“监控系统瘫痪了。”

“确定?”

“小菜一碟的事情。”

彼得点点头,启动悍马,掉头。

果然,大门处静悄悄,四个门卫躺在地板上。

移走卫兵,打开栏杆,一路飙车至加油车车库。

“我开油车,你们跟着。”

彼得灵活地爬上了油罐车驾驶座。

没有钥匙,只能粗暴连接电线打火启动加油车。

在彼得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停机坪。

借着车灯灯光,一架战斗机的身姿映入眼帘。

乖乖,是F35E!

秦川瞪眼。

“不是说快退役的F18吗?”潜龙质问。

彼得耸肩摊手,无奈道:“表演计划是F18压轴,表演完毕就留在机库里赠送给日本人。可能是因为要向印度人推销吧,何临时改成了F35E。”

世事总如此,计划总没变化快。

“咋样,会操作吗?”潜龙担心地肘击一下愣神的秦川。

“现在不会。”

“那,那咋办?”彼得着急。

潜龙,田心也在关注他。

“给我两根天线,你只管加油就是。”秦川很淡定。

彼得按他的要求找来两根天线,然后唤上潜龙帮忙给战机加油。

田心知道秦川又要干“神棍”勾当,便拿着一瓶水默默跟随。

“这里有个士兵。”走出两步发现草坪里躺着一人。

彼得回头,说:“黑鬼约翰,我在他的酒里下了药,送他见圣诞老人去了。”

时间到了北京时间11点整。秦川远离油罐车,双手各持一根天线,朝天撑开,V字造型。

“他,他在干啥?”彼得又是好奇又是着急。此人太不靠谱,性命攸关的正经事玩超人变身,日本动画看多了吧。

秦川两耳不闻窗外事,聚精会神地向卫星发送信号,要求总部发送F35E的操作程序。

北京西指神速响应,发来海量数据。

秦川如饥似渴接收,存入芯片的特殊记忆体中……50%……80%......99%,嘀——关键时刻,信号突然中断。

小鬼子醒悟过来了,意识到车祸有问题,强烈的杂波干扰针对性非常明显。奶奶的,再多给几秒就好了。

屡次尝试强行连接信号,没用,一点办法也没有,除了虚耗体力。

“你没事吧?”

田心这回算是有了些许经验,扶着他的手给他喂水。

皮肤接触,秦川一愣,转头直勾勾看着她,眼光迸射的不是感激,不是含情脉脉,而是怒火。

田心心虚,就像那种被人看透坏心思般的惭愧难堪。缩手,小退一步。

秦川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没说,悲愤一声苦笑,抢过矿泉水,仰天牛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随着卫星远去通讯窗口期收窄,封闭。

只好检阅文件碰碰运气。总部的考虑实在周到,分成几百个独立压缩文件发来,大部分文件完好无损。

自解压文件,边解压边删除压缩包节省记忆体空间。

“大宝,登机,速度,速度。”潜龙那边加油完毕。

彼得推来登机梯,秦川托着疲惫的身躯艰难爬上去,坐进座舱。田心在后座。

“保重。”秦川感激地向潜龙敬礼。

潜龙立正,回礼。之后拉着彼得上了悍马,驱车到跑道边等着。

盖上座舱盖,戴上呼吸罩。

秦川闭目,大脑向植入芯片深度学习刚刚接收的数据。

麦糕的,数据是共和国的垂直起降版J62D!牛头对马嘴,这下玩笑开大了。

万匹草泥马在横田空军机场奔腾之时,北京西山指挥中心,刘一博一脸无奈地向刚刚回到北京的首长李缚龙解释:“没办法,美帝管控严格,搞不到F35的操作系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