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18章 上错花轿惹麻烦

事实上,秦川并非孤军奋战。“终南山”号两栖攻击舰上,指挥官楼帆中校一刻也没闲着,神经紧绷度或许没秦川那么恐怖,但也到了临界点。

局限于各种原因,直升机预警机未能扫描到秦川报告的F58,不过发现了射向秦川的超视距导弹,并通过数据链将导弹的速度、方位和走向等参数发回来。

“‘天狼一号’立刻锁定!”

着急声响彻宽敞的指挥室。

技术兵立刻将数据上传卫星“天狼一号”。

“天狼一号”是共和国联合参谋部的试验性太空激光武器系统,专门用于清除地球中高轨道的卫星残骸和各种碎片,其体积庞大,由十颗大型卫星分段对接而成,有雷达系统,光点感应系统,激光系统,太阳能发电系统,动力系统等等,功能先进。自投入应用以来,已销融热化上千件卫星残骸。今天迫不得已改行当消防员——反导,拯救秦川。

凡事预则立,荒则废。北京西山指挥中心考虑周全,在秦川从横田空军机场起飞之时,已提前调整“天狼一号”到位,雷达和光电感应系统预热,激光系统充电,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接收“终南山”号的传输数据后立刻工作,十秒扫描,三秒锁定。

“发射!”

远在北京西山指挥中心,总参谋长田自远上将大手用力一挥。

工作人员按下确认键。

“天狼一号”的激光发射口同步迸发出六道红色激光,六道激光如闪电利剑瞬间刺透大气层,在目标导弹上聚焦。

激光能量异常强劲,眨眼间功夫温度堆积到七千多度,略超太阳表面温度。导弹弹体受热部位穿了个杯口粗的大洞,孔径边缘冒烟燃烧。

导弹剧烈抖动几下,弹头指向左偏15度,再抖动几下,竟然来个大拐弯,掉头飞行。

“发卡,什么鬼?闪电?”

秦川在通讯耳麦里听到了陌生的惊呼——一口地道的美语,按向弹射键钮的右手悬停。

那一刻,奇迹发生,导弹来袭告警消失,光电感应系统显示,导弹掉头了,朝着自家的F58杀回去,数秒后迸发成一团光热,消失。

“什么鬼?雷劈?”

秦川也情不禁嘟哝一句。惊疑出口,心下便想明白,座驾F35E恰巧与追兵F58处于同一通讯频道,刚才耳麦里的那道陌生声音显然是F58的飞行员,这里只有美国佬才说美语。

“嘿,白痴,爷爷在此,有种放马过来!”

嘴贱,调戏对手。

对手冷笑:“小子,你死定了。”

又是一枚导弹。

“阿弥陀佛,”

黑暗的苍穹,数道红色强光风驰电掣劈下,弹道才飞出数公里,“轰!”炸沉粉碎。

这下,无论是秦川抑或美军飞行员,都意识到作用在导弹上的神秘能量不是来自云层的闪电,而是激光,来自太空的激光,天基卫星武器!

“漂亮!‘终南山’号,把他们打下!”

秦川故意用美语恶狠狠叫嚣。风水轮流转,有多大的憋屈惊吓就有多猛的发泄。

美军飞行员又惊又怒,超视距导弹比F58快,且小,激光能击中导弹,自然也能击中F58(F58全频段雷达隐形,但开加力和发射导弹的状态下终究无法避免发出光和热,无法瞒得过光电感应系统)。中方连续摧毁两发导弹带着强烈的警告意味,若仍然一意孤行,下一次就擒贼先擒王。

美军飞行员不敢冒险,撤了,灰溜溜,悻悻然。

得救了。秦川长舒一口气,瘫坐在驾驶位上。

后座很安静。田心处于晕厥状态,刚才高过载机动时折腾的。也罢,少受点刺激,醒来到家,多幸福。

眼睛一瞥,无意中触碰到油箱指针读书,吓一跳,指针跌入危险区,航油即将见底。

F35的设计师创新创坏了脑子,竟然借助航油的流动带走雷达等电子设备工作时产生的热量。得,这下可好,必须关闭雷达和光电感应系统。

然而,关闭雷达和光电感应系统,顿时宛若进入二次元空间,失去对外界的感知能力。

“喂,喂,呼叫‘终南山’号,N1313呼叫‘终南山’号,请提供坐标,重复,请提供坐标。”

拼命呼叫。

呼叫泥牛入海。

这下糟了,刚才为躲避F58的导弹,高过载机动导致偏离航向,现在所处的空域电磁波更为杂乱,联系困难。

“……N1313,”

好,回复了,夹杂着令人烦躁的“莎莎”声。

“……东经13……北纬……重复……”

晕,等于没说。

再试几遍,依旧如此,毫无改观。时不我待,存油进一步降低,智能系统发出连串警告:油料不足、发动机五分钟内停车……

命运弄人,好不容易熬到现在,还是要跳伞与鲨鱼共泳。黑夜落海,万死一生。

“大,大宝,我,我们活,活着?”田心悠悠醒来,醒的不是时候,又到跳伞时。

不忍心告之。

“大宝,看,那是什么?”田心惊喜叫道。

转头,嘿,目视范围内,大洋洋面灯光闪烁,好像是一艘大船,对,没错,大船,高耸的舰岛,是军舰,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终南山”号就在西边二三十海里外!

“妹子,坐稳了,哥带你回家。”

“嗯。”

F35E随之一个侧转,降低高度,呼啸奔向“终南山”号的怀抱。

“‘终南山’号,N1313请求降落,请求降落!”

回应是“莎莎”。

不过,越来越近,两栖登陆舰的轮廓渐渐清晰,甲板上人员穿着夜光服来回奔跑,似在为他腾出甲板上的空间。

嗯,看见了,夜光棒,甲板上的舰员挥舞着夜光棒。

谢天谢地,油表读书为零时,终于临空“终南山”号的甲板上方。

降落过程智能系统帮不上多少忙,秦川只好靠自己摸索,减速,悬停,微调,着陆。

前面三步勉勉强强过关,最后一步出岔子,油没了,发动机突然停车,F35E在三米高处重重落下,硬着陆,“砰!”,撞击甲板发出巨响。

甲板穿了个大窟窿。

秦川被震得五脏六腑易位,脑袋磕碰座舱盖,两眼直冒金星,龇牙咧嘴:“啥破甲板,不会要咱赔吧?”

田心在后座喜极而泣:“安全了,大宝哥,我们安全了!”

嗯,安全到家。

秦川伸手推座舱盖,艹淡,电动的,锁死了。贴近玻璃往外一瞧,麦糕!机首下围着一排愤怒的官兵,有黑面孔,有白面孔,就是没有黄面孔。

什么情况,共和国海军啥时候招黑市劳工当雇佣兵了?

“大宝哥,麻烦大了,看,上,上面。”声音颤抖。

闻言,秦川仰头,那里是全舰的制高点——舰岛顶端。借着灯光,一面迎风飘扬的三色旗映入视网膜。

印,艹!印度国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