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29章 第二个任务

纵然有芯片的光环加持,秦川还是低估了阿三的脸皮的厚度。论厚颜无耻,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宇宙国能与之媲美。迟到不以为愧,国民如匪不以为疚,甚至,谈判时提出的条件让东道主官员都想掩面而走,羞与为伍。

印国谈判团来了,张口就要中国让出阿克 赛钦地区的三万平方公里国土作为对8341舰的赔偿,傲慢气息四射,以至于谈判无法进行下去,被迫暂时休会。

“奶奶的,跟强盗啰嗦什么,狠揍一顿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休息室里,秦川大发牢骚。傲慢的阿三无礼至极,无视外交礼仪,拒绝与中国代表团主动致以的握手礼,包括他的手。不握手,不清楚那些高傲的猴子诚意几何,拖延,还是漫天要价。

刘一博习惯了他的口无遮拦,直接忽略,叮嘱道:“钱总想了个办法,呆会你亲自将外交声明交到那个叫阿史的部长手里,看准时机打探他的底线。”

“还谈?”

“这是命令!”恼怒,啰里啰嗦,没半分军人天职的觉悟。

秦川撇撇嘴,嘟哝:“糊弄俺,到现在俺都还不知道自己是啥兵,啥军衔。”

因为身份特殊,他还是闲人一个,说是联合参谋部的编制,却无职无权,感觉像一个虚拟的人,人真实,身份虚幻,实体没有对应的户口,游离在13亿国民之外。

“这次任务完了就算对你的考察结束,回去给你申请个少尉军衔,户口正式落入联合参谋部。”

“再分套房分个漂亮女朋友就完美了。”

“滚!”

短暂的休息之后,会谈重开。

秦川以总理秘书的身份向印国阿史部长递交国书。

“部长先生,这是我国政府对8341舰事件的说明和态度,请你转交贵国首政丹尼斯阁下。”

阿史傲慢地瞥一眼秦川,又看向钱天下,犹豫一下,还是接过了。

国书递交那一瞬间,秦川打个趔趄,趁机抓住阿史的手。

“你干什么?!”

阿史触电似的将他推开,抽手,脸上挂着一股被羞辱的愤怒。

秦川看看他的手,再看看自己的手,悲从中来。苍天,左手,我握的竟然是他的左手!不行,牺牲太大了,老刘,你至少批个上尉军衔压压惊......

“阿史部长,我的部下鲁莽,请不要为个小小的意外生气,”钱天下轻描淡写说道,随之话锋一转,“‘8341舰事件总有水落石出那一天。到那一天若证实凶手另有其人,不知贵国将如何自处,如何给13亿中国人一个交代,如何给冤死在贵国的中国公民一个交代。”

“休要转移话题偷换概念,无论如何,贵国必须对8341舰的沉没负责!”说着,阿史命部下展示一份阿克 赛钦的地图。

“贵国边防军必须退到这条红线之后,否则......”

“今天到此为止吧。”钱总理沉着脸,起立,打断印国人的谜之自信,“散会。”

阿史错愕,在场的印国官员一个个错愕......

回到驻曼谷大使馆,秦川把印国人的真实想法告诉总理。印度上层很复杂,总理惧怕中国的超强实力,并不打算与中国撕破脸皮,只想借机揩油捞点好处,而许多国会议员以及一些军方将领觉得中国向来软弱可欺,主张向美日寻找战略支援打一场局部战争,一举拿下阿克 赛钦的中国实控区。

“......主谈和主战两派都不在乎击沉8341舰的真凶是谁,也不想追查。”秦川娓娓道来,“如果不能在谈判中取得成果,阿史担心印国的主战派会发生政变,驱赶丹尼斯下台。”

“丹尼斯明知我们不可能以国土作为让步,他的后手是什么?”

“赔偿。”

“具体点。”

“免费给他们建几条高铁。”

听到这,钱天下与刘一博相视一眼,忍不住发笑。

印国高铁是个天坑,坑了日本又坑自己。当年日本给她修建的高铁比计划中的竣工日期整整拖延了15年,运营后由于成本高昂连年巨亏无法给日本还款,同时由于质量以及印式的各种事故不断,被国会强行勒令降速五成以求安全,好端端一个高铁,愣是变成了普铁。

如今,印国高铁项目招标无人问津,连日本都退避三舍。

好毒的阴谋,一旦得逞。如果8341舰确实是中国击沉的,那么这个仇算是报了,且绰绰有余。

“看来,”钱天下说,“即使我们捞起击沉8341的鱼雷残骸,他们也不会认。”

刘一博冷笑:“两种印国人,一个当我们傻,一个当我们软弱可欺,无论哪种,同属不知天高地厚一类,与之理论简直是对牛弹琴。”

“上报中央吧,早作准备。”

钱天下的语气里有一丝失望无奈,感觉得到,他讨厌战争,失望是因为不能通过外交斡旋化干戈为玉帛。

“还有一条信息。”秦川说。

“说话不要一截一截的好不好?”刘一博心情烦躁,语气严厉。

“阿史来曼谷的任务有两个,谈判只是其中之一,第二个是接应一批日本志愿者。”

志愿者?

“阿史对他们的印象是日本军人,很神秘,具体的他也不知道。”

气氛一下子严肃百倍,完全吞噬了钱天下和刘一博脸上残余的一丝轻松。

利用外交专机接送说明事情性质严重,需要保密。日本首次在联合国的框架外突破宪法悄悄向外国派出军事人员,意欲何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