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33章 南亚风云

十数发大口径榴弹的威力最多百吨TNT当量,对于错那县麻玛村的幸存村民而言,其夷平的是一座村庄,但对于全世界意义,它摧毁的是世界和平的基石。

中国外交部谴责之声铿锵震耳,一时之间,全球金融市场经不起两个核俱乐部国家的折腾,哀鸿遍野。各国政府反应强烈,纷纷呼吁北京克制,由联合国介入调查处理。

正在伊斯兰堡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明确拒绝联合国的介入,罕见地与巴基斯坦总理联合发布“惩罚肇事凶手以及道歉赔偿”的要求,印国政府呛声以怼,以受害者的姿态要求中国首先给8341舰事件一个交代。

彼时,台风“上帝”肆虐西太,打捞取证工作陷入滞停,北京政府百口莫辩。毫无意外地,外交无果,反而惹来网络上的一片嘲讽,国内各大网络门户网站甚至连番转引各国网民的言论。一如既往,这些发言者多数支持印国,对中国边民遭受无妄之灾的痛苦幸灾乐祸。

外交成骂街之势,当事国的网民亦然,彼此谩骂,黑客攻击,签名请愿开战等等,好不热闹。

风云幻变,西部战区前指,总指挥刘一博中将意志坚定稳如泰山,任凭风吹雨打,一门心思按照固有的节奏调兵遣将,统筹物资。

在他的从容指挥下,各路兵马源源不断开往错那县、林芝和墨脱前线,形成重兵压境态势。

印国首都新德里,侦查卫星发回的照片传送来泰山般的压力。

联合司令部,政客与将军云集。

“执政官阁下,诸位部长,议员,将军们,根据对这几天卫星照片的分析,中国人在阿邦以北集结了二十多个旅十万大军,附近的贡嘎机场、日喀则和林芝火车站军备物资堆积如山,按照这个速度,他们在十天之内即可发动进攻。”

联合司令部萨尔德拉上将站在演示屏幕前面对一众印国军政界巨头解说形势。

是战是和,议会里吵得非常激烈,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在议长的建议下,数十重量级议员聚集战略指挥中心并召集各军种司令前来咨询。

“那怎么办?我们有实力挡住中国的强大攻势吗?”有议员问道。

“为什么要死守?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陆军司令哈巴上将不请自上讲台,大手一指,指着山南一带说,“山南地势优于山北,我军的投送能力也不差,只要一周的时间,我们就能往前线输送九个旅,加上前线已有驻军,兵力高达12万,沿着两百多公里的边界线,完全有能力集中优势兵力突破一点长驱直入。”

“另外,北京把大部分机动主力投在东线,正好给我们在西线发动进攻的机会。根据内部的兵棋推演,只要投入15万兵力,光复阿克塞钦只需一周的时间。”

“没错,”反对派、议会议长附和,“中国在西藏的空军基地寥寥几座,铁路和公路系统也非常脆弱,组织一个波次空袭,再配合巡航导弹攻击,西藏就成孤岛,胜利将属于我们。”

“胡说八道。”丹尼斯大声呵斥,“中国的体量是我们的二十多倍,与之开战无异于自取灭亡。击沉8341舰的凶手至今还没有定数,最明智的做法是以此为筹码与中国人谈判,为大印斯坦获取利益。”

“执政官阁下此言差矣,”空军司 令伽罗杰上将响应哈巴上将的见解,“中国虽大,却是失道寡助,只要我们团结美日欧等世界强国,打一场局部的闪电战,逼迫中国签订城下之盟未必不可。”

“不行,你的理想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如果北京坚持打下去,变成全面战争呢?”有议员反对。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主战派:“日本是我们的盟国,美国又是日本的盟国,他们会帮助我们在东海和南海牵制中国人的力量。”

清醒派:“有时候盟国的加成系数等于一。他们只是在利用我们。”

“那我们就切断印 度洋航线,我们有足够的潜艇执行这一任务。”随着海军司令发表意见,又一重量级人物倒向主战派。

清醒派:“愚蠢!那会招致中国的核打击。”

“别忘了我们也是核俱乐部成员,有‘烈火’,有核潜艇。”最后一根稻草、火箭军司令倒戈。

从乱糟糟的争吵中,丹尼斯嗅到了可怕的逼宫气息。印国不是军政府,对外的宣战权在政府手里,和谁打,打到什么程度,皆出自政治家的意志,军人的职责是只管怎么打。今天,牝鸡欲司晨,勾结反对派在野党企图强迫他就范。

目光暗暗瞥向联合司令部参谋总长萨尔德拉上将。

萨尔德拉上将会意,切断演示屏幕的电源,说道:“诸位请安静,安静。”

所有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我们为什么要急着对北京开战,理由呢?仅仅是为8341舰复仇吗?万一8341舰是他国的潜艇所击沉,我们却与北京大动干戈,这符合国家利益吗?”

“我来告诉你理由。”议长起立,冷冷道,“因为一直以来中国人狼子野心觊觎我们的领土,偷袭击沉8341舰在前,边境陈兵在后,目的不是很明显了吗?就是恃强凌弱,侵略我们。与其坐等战争发生,为什么不主动出击消解危机?”

陆军司令趁热打铁:“北京比我们更惧怕核大战,这场战争的性质必然是局部的边境战争。主动出击对我们更有利。”

萨尔德拉上将傻眼。迫害妄想症属于精神类疾病,偏执,自傲,基本无药可救。

丹尼斯心中泛起一阵悲哀,联合司令部已被架空。或许与位置有关,他的认识比萨尔德拉上将深刻得多:对外战争只是一个幌子,为谋取惊天利益的幌子。从政治角度考虑,他代表人民党,而议长代表国大党。国大党腐败无能,在过去的四界选举中悉数败北,估计是想主政想疯了,出此下策,豪赌印国的国运。

想通这层,军方的态度也不难理解。人民党任期间一直致力于打击军队内的腐败,重点是想方设法杜绝军购回扣,另一个是成立联合司令部收归部分军权。人民党的施政触动了这些既得利益阶层的蛋糕,反噬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于是,8341舰事件的契机成了这两个利益群的粘合剂,促使他们狼狈为奸。

借着战争带来的便利,他们可谋划的空间非常大,掌控兵权架空,一旦战争不利,利用国民失去理智的情绪逼迫他下台,甚至策划政变等等。

丹尼斯上台,愤怒盯着议长,一字一句道:“我绝不允许某些人为了一己之私葬送大印斯坦的前途!”

议长不甘示弱,针锋相对:“我的意见和执政官阁下一样,也反对某些人无视民意,出卖国家利益。”

“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请阁下走上街头多看看多听听人民的心声,看他们怎么说。”

一愣,继而心绞痛,原来铸造汹涌民意这把宝剑不是为了支持自己给北京施压,而是为赶他下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