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34章 浮想联翩

中印边境,战争阴云密布,每日更比一日浓厚。

初到贡嘎时,秦川见到的重型武器最多的数轻型坦克和自行榴弹炮;第二天,各种中远程防空导弹闯入视野;第三天,激光防空系统和电磁炮现身,就部署在机场和指挥中心附近。

遥望机场,直升机的起降越发频密,如果说前两天还有空窗期,那么,今天简直是一架接着一架,完全没有停歇的时候。

秦川也没闲着,前天尝试单兵战略步枪系统,昨天杂耍外骨骼装甲,今天见识战斗机械狗。

机械狗不是生物意义上的狗,而是狗形战斗机器人,装备一挺重机枪和一具枪榴弹发射器。

秦川到机场领取抗高原反应药物时恰遇数十套战斗机械狗到货。由于地勤人员连续加班工作过度疲劳,在装卸时出现意外,摔坏其中三套,声控系统失灵,无法操纵,被战斗部队拒收。

另一方面,机场吞吐量超过了极限,大量物资堆积,无多余的空间存放损坏的机械狗。

秦川当即以指挥部的名义接收这三套战斗机器人回指挥中心。

声控系统搞不定,那就绕过去,大脑芯片与之联网并代入系统,用自己的意识操控。

当他在营地里拿着遥控器装模作样摆弄三套战斗机械狗之时,所有人都看得直瞪眼。在他的操控下,战斗机械狗仿若他的分身,灵活协调前进,交替掩护来回巡逻营地帐篷区。警卫部队好奇,派出三名战士与之较量,结果每次包抄都失败,反被机械狗形成夹击之势。

机械狗的动静不小,惊动了指挥部。但刘一博并未责备,此刻,他的手头上正有一份来自日本的情报。据潜伏在日本内部的鼹鼠透露,日本政府向印国派出了第二批志愿军——上百个战斗机器人小组。

鼹鼠强调,这批志愿军的每个小组由一个外骨骼装甲战士领衔,下辖3到5套战斗机器人。本来不以为意,今天看了秦川的表演,突然开窍。“芯人”项目主任王伯夷分析过东条英再的情况,认为他的瘫痪与芯片植入的缺陷有关,正巧,日本派去印国的第二批志愿军都是外骨骼战士。

种种巧合交织一块,难免让人浮想联翩。以日本人的残忍性格,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大规模推行“芯人”项目并非不可能,连首相都赤膊上阵了,何况普通民众。

如此算来,这百人便极有可能与秦川一样,是芯片战士,只不过,他们的身体并不合格,强行植入导致半残疾,需要借助外骨骼装甲支撑正常行动。芯片战士纵然厉害,可毕竟数量有限,在大气磅礴的战场上所能起的作用顶多也是匹夫之勇,不改战局。而且,芯人属于国家战略级武器,且不论为印国火中取栗值不值得,单是泄密这一项就会严重伤害日本的战略利益,聪明的东条英再应该明白其中要害。

那么,问题随之而来,如此冒险,所谋者大到哪种程度,难不成封疆裂土?

可是,印国尚且远远满足不了自己对土地的饥渴欲望,又怎么可能以土地奖赏给日本人?嗯,除非是别人家的领土。中国的?那就可笑了,有点画饼充饥的味道......

正想着,刺耳的防空警报响起。警卫们迅速行动,涌入指挥中心请刘一博转移至开阔牧场。

刘一博断然拒绝。

若是共和国的防空系统拦不住印国的空袭,这场仗就没必要打了,死了活该。

果然,防空网络很快汇聚消息,入侵西藏领空的飞行器只有一个,位于万米高空之上,从速度上判断,99%是大型无人侦察机,从光电信号特征判断,类似美国十年前研发的隐形侦察机。印国虽穷,却从不穷军费,美国人无人机极为昂贵,他们一买就是数十上百套,其中包括这款算是次一代的隐形侦察机。

“让它看个够,十分钟后再击落。”刘一博下达一道让人难以琢磨的奇怪命令。

经过这几天的学习观察,秦川似乎明白了些,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能,不能而示之能,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老刘此招是想让印国人确信,解放军的主攻方向在东线藏 南。

狡猾的老刘,声东击西。

仔细一想,又觉不对,西线阿克 赛钦的兵力部署他多少有了解,那边并没有安排多少军事资源,倒是派去了不少专职的伪装部队。

无兵无将,击西无从谈起。

十分钟时限过去,指挥室内,防空系统屏幕吸引所有关注。毫无征兆地,目标无人机附近横空出现一团光热,几乎同时,雷达捕获反射波,显示新目标是一架战机,速度高达2.2马赫。

屏幕上,只见光热团中迸发出一点白点,白点高速运行。神秘战机的雷达反射信号昙花一现,光热信号随着战机减慢速度也渐渐弱化,直至在屏幕上再也找不到踪迹,仿佛从来就未存在过。

目光继续跟踪白点,白点的运行轨迹与目标无人机成一个30度夹角,包抄其前方。

十数秒之后,防空警报消失。防空系统明确指出,导弹炸碎隐形无人机。

“歼50!”

防空参谋科那边传来恍悟的惊呼。

歼50,共和国第6代隐形制空战斗机,与美国的杀手锏F58一同被称为全球现役最先进的空优战机,由于发动机的原因,前年才服役,比F58晚了整整一年。不同于上一代的歼20,新款战机的保密性非常严格,从试飞到服役,网络上鲜少看见相关的流出图片,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可谓惊鸿一瞥。

没有多少时间供众人猎奇探究,各种情报信息和工作不断涌来,填满每一个小小闲暇。

“总指挥,五个小时前的西线卫星图片评估报告。”情报参谋给刘一博送来新鲜出炉的卫星遥感数据。

西线二字引起秦川的注意,不禁侧耳倾听。

“好,又多了个印地师......”

刘一博看了报告很高兴,脱口而出半句。可惜的是,没有下文。为啥激动,口中的“好”代表什么,无从所知。

“报告,第3388工程部队的物资车队到达日喀则火车站。”负责调度的白参谋打断刘一博的思考。

第3388部队是一支来自南部战区的战略伪装部队,营级,前天调往了西线班公湖一带,用于仿造重型装备的专业设备今天才运到日喀则火车站。

日喀则在拉萨西两百多公里,但是距离西线的阿克赛钦前线尚有一千多公里,剩余的路段全靠汽车转运,一路的山路,冬季冰封千里,非常难走。重要的是,来往的军卡在一个个险隘转弯处排起了长龙,通过陆路转运肯定误事。

刘一博不假思索下令:“这批物资非常重要,你亲自走一趟,调5架直30过去,空运。务必今天之内将所有物资运抵班功洛。”

“是!”

直30是中俄联合研制的超重型运输直升机,最大载货重量25吨,航程800公里,半重的情况下可续航1200公里以上。究竟是什么物资如此重要,享有优先使用重型运输直升机的权利?

秦川悄悄追出门询问白参谋。从白参谋口中获悉,那批重要物资竟然只是一大批充气材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