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二十六节:单家大院争夺战

单良仁一共需要化疗五次。第三次化疗结束之后就已经将近年底了,单良仁说什么都不在省城呆了,就要回家,就要回到金鸡岭的单家大院里住一阵子,回金鸡岭大院里过一个年。

单琼没有办法,只好把她送了回来,这对于父亲来说,不知道他还能过几个年了,不知道他还能在单家大院里过几个年了,他要回来那就满足他的心愿好了。但是单琼在省城里还有自己的公司需要打理,还有孩子上学需要照顾,于是她先是把爹爹送回了单家大院然后就自己又回到省城了。让在家乡的两个姐姐,单美和单茵照顾着。尤其单茵离家近,更可以经常的回来照顾一些。

京杭大运河开始申请“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这股风刮倒了金鸡岭,村里人都议论因为单家原本就是大运河边的百年商号,大运河申遗成功,单家大院就成文物了,可就值钱了。

郎玉芳和单富就疯狂了,想尽一切办法就是要把叔叔婶婶赶出去。要独占单家大院。他几次和单良仁协商,自己愿意花钱把单家大院整个的买下来,然后呢,叔叔就到省城里去生活。本来 身体就不好,在省城里可以得到很好的医治,而且 单琼开着公司,将来一定非常有钱,就在省城养老算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单良仁说:“单国在四川还没有按下个家呢,这么多年了,连个房子都没有盖上,将来还是要回来的,还是要在单家大院里生活的。”

单富说:“那要就是为了单国将来有个住的地方,那也好解决,我来想办法。那就给单**排个地方,将来他一旦要回来就让他到那里去住吧!但是这个单家大院呢,你就不要在这里住着了,他们都各自有一个完整的院子,这样关起大门来就是自己的家,也清净,对谁的生活都方便。”

单富这样说着也就这样做了,他在村里离单家大院不远的地方买了一个破旧的三间茅草房,用这三间茅草房来还单良仁的半个单家大院。这是解放前一户人家盖的房子,那时候还没有水泥,房子的建设都用的是黄泥,茅草,一到阴雨天和夏季的时候,屋子里就满是泥土发霉的味道和朽木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呛得人张不开嘴巴。

单良仁当然不同意,单家大院自己家的根在这里啊!自己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单家大院里度过的,童年的富庶,青少年时期的拼搏,中年时间的艰难,以至于到了现在老年时期的晚景凄清,萎靡不振······这里是自己的一辈子啊!那个房子算是什么啊!与自己有一点什么关系什么感情啊!这样的房子白给也不能去住的,因为危险啊!那么多年了,建筑房子的木头都有些朽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房子就倒了,尤其是天下大雨的时候更是危险啊!说不定那一天忽然间的房倒屋塌,那里就成了自己的坟墓了。

但是 单富和郎玉芳就开始想尽各种办法来驱赶叔叔和婶婶一家,有时候还借口谩骂吵闹,把单家大院里弄的乌烟瘴气的不得清净,让单良仁无法休息。

单富在和单良仁谈起了要独占单家大院的时候,单良仁就让单琼个单国联系,让单国赶紧回来,要不然自己一旦守不住,单家大院可能真的就成了单富自己的了。单国回来的时候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当年郎玉芳把单秋拒之门外,尤其把佟海莲拒之门外的情形时时的在单良仁的脑海中出现,自己一旦守不住单家大院,单国回来的时候,就是第三个被拒绝在单家大院门口的人了。

单国这些年在四川都没有能力盖下一个房子,回到老家来也照样是盖不起的,所以这半个单家大院对于单国来说就显得有多么重要,要不然那一家子回来到哪里去住啊!

春节的时候,单琼回到了单家大院里来陪伴着爹爹和娘一起过年。因为就单富一家人故意吵闹的时候,单琼和单富还吵了好几架,但是没有办法,单琼越吵,单富就更是会搞得整个大院里鸡犬不宁。

三十那天,单良仁忽然间的就说自己想吃汤圆了,于是就让单琼去村里的小超市里给她买一袋。

单琼不知道父亲是什么心思,父亲平时并不喜欢吃粘的东西,这怎么忽然间的就想吃汤圆了?但是为了让爹爹高兴,单琼没有问太多的就个单良仁买了回来。晚上吃年夜饭的时候,单良仁让单琼也把买来的汤圆煮了端上了桌子。

除夕之夜的年夜饭上桌的时候,单良仁照样还是眼泪,他想单国,他都这样子了,早已经告知了单国自己的病情,单国一直就说回来回来的,不知道为什么 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在恨自己吗?恨小时候自己对他的关心和陪伴不够?还是和自己的就没有这份父子感情,就一点都不想念自己吗?

单良仁的心中在寻找着问题的答案的时候,眼睛里就满是泪水,他夹起了一颗 汤圆的时候,就说:“他不愿意回来陪我过年,那么我就去四川陪伴他过一回年吧!”单琼终于明白了父亲的心思,原来还是想念哥哥!单良仁知道四川过年有吃汤圆的习惯,他知道单国年夜饭一定吃的就是汤圆,于是也就自己买了汤圆,温暖着自己一颗思念儿子的心。

本来计划春节之后,单琼会省城的时候就把爹爹和娘一起带走,但是单良仁说什么也不走了,单国不回来他就不去省城,因为他害怕自己一旦走了,单富就会把整个单家大院霸占去了。单国回来的时候没有了落脚之地,那么他将死不瞑目啊!

单琼也拗不过爹爹,她一遍遍的打着电话催促着哥哥,赶紧回来,回来看看爹爹,回来守着你自己的半个单家大院。

但是单国就是迟迟的不回来,一接到单琼的电话,他总是说,很快就回去了,很快就回去了,但是呢?却迟迟也收不到他回来的电话和消息。

自从单琼走后,单富就想尽各种办法朝外赶单良仁,让他俩老两口到单富给买的老房子里去生活。单良仁自然不答应。

又一次单富就公开在单良仁的面前说:“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你和我较真到头来吃亏的是你自己,后悔的也是你自己!你以为你守到单国回来你就会如愿了?我告诉你,单国回来之后我就更不手软了!我从小就和他势不两立。这个单家大院本来就应该全是我的,当年你留下了圣旨,你就应该把单家大院都给我的。”

单良仁不愿意和单富理论,单富现在可是一地头蛇了,在金鸡岭没有人敢得罪他。他下得了阴手的。

“当年你拼了命的就是不把乾隆皇帝的圣旨给我,现在又怎么样了?圣旨不是也没有了吗?你想在你死的时候,要把圣旨传给你的儿子单国,但是呢?你最终不是也一场空吗?年轻的时候,为了这道圣旨害了一身的残疾,到老的时候又是为了圣旨而害了一场大病,你觉得你在我面前的抗争会有意义吗?”

单良仁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话:“我就是想问你一句,传家宝到底是被你卖掉了还是你珍藏着呢?”

单富就火了:“你着就叫血口喷人,你的意思是我偷了你的乾隆圣旨了?你到我家里去找啊,你看看你能找得到吗?你可以让所有的人来找,让慧回来找,甚至让警察上门来搜都行!”

单良仁一听这话,心中清楚了,这传家宝是被单富给卖掉了,现在在哪里还不知道呢?

单良仁一想到这些,就有一种万箭穿心的痛,传家宝在自己的手上失传了!自己是这个大家族的罪人啊!

正月末的一天,单良仁想吃一点萝卜馅的菜饺子。于是就叫 佟桂英给他包一点。佟桂英把萝卜搽成了丝煮熟了,捞出来就放在了灶台上,然后就去村里的超市里去买一点新鲜的鸡蛋,再给单良仁蒸一个鸡蛋羹,单良仁喜欢吃这一口。

当晚上的时候,佟桂英煮好了饺子,准备要吃饭的时候,忽然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佟桂英端着饺子忽然间脚下一滑,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一碗饺子就全洒在了地上,单良仁吓的够呛,赶紧上前去扶起了老伴,知道老伴的的身体安然无恙也就放心了。

于是就把掉到地上的饺子就都扫了起来,顺手就扔到了门外的垃圾桶里。正好单富家里养着的鸡在垃圾桶旁边,就蜂拥而上就把那一碗饺子开始抢着吃起来。

饺子还没有吃完,忽然间的那一群鸡一个个的都倒在了地上,扑棱着几下子翅膀就死了。

单良仁和佟桂英看着就都傻了眼了。

两个人后怕的要死,刚才桂英要是不摔这一跟头,这个时候死的就该是自己和老伴了!

单良仁怎么也都不相信这个事实,但是看到外面的鸡无一幸免的都一一死掉了,他害怕了。要是自己和老伴死了,到也是土埋到脖子的人了,尤其自己还得了这样的病,时间也不多了。但是要是单国呢?还有那孩子呢?

当单富再一次和单良仁谈起用那又老又破的房子换这半个单家大院的时候,单良仁答应了!它和桂英搬到单富给自己准备的老房子里,把整个单家大院都给了单富。

所有的人都气愤不已!但是单良仁决意以下,谁劝都不返悔,就是单国回来也不让他进单家大院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答应他?难道还没有国法了吗?”单琼更是不顾及爹爹的心情而质质问着爹爹:“爹,你怎么就被他给吃了迷魂药了。你怎么就被他们给洗脑了,那半个单家大院就用这么个房子就换了过来了?再说了,你当年的时候不是死死的守着的吗?你现在怎么就忽然间的就要拿这半个单家大院去换那个破旧的房子呢?”

单良仁说:“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才最重要,我们大家伙之所以那么留恋单家大院,就是因为单家大院里留下了我们太多的美好的回忆,你们小时候生活的喜怒悲欢,爹爹和你们生活在一起的开心快乐,是因为单家大院里有爱,有人情味,但是现在这里到处都是那个禽兽的一己私欲。野心和疯狂,从前的那些美好都是什么都没有了,这里对于你们来说。和别的院子已经没有什么两样的了!”

单琼理解不了爹爹的话,他忽然间的意识到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才让爹爹改变了决定,要不然爹爹就这么把单家大院拱手相送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和我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

单良仁不愿意把毒饺子的事情和单琼说,他知道单琼的脾气,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单良仁不愿意单家大院里再出什么大事情了,他更不希望单国将来生活在这样的危险之中。既然爱已不再,亲情已不再,单家大院就对任何人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出让和单家大院和单国的迟迟不归,让单良仁的心情极度的郁闷,他的病情就恶化的厉害。

单良仁第四次化疗的时候,病情就忽然间的就急转直下。但是谁都没有意识到什么,都觉得他怎么着也会挺个一年半载的,毕竟他发现的时间并不长,而且一直都是在紧锣密鼓的治疗着。

化疗还没有结束,单良仁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但是他的意识非常的清楚,他让单琼赶紧送他回老家,他不想在外面,他想回老家。

单琼赶紧深更半夜的朝回送爹爹。

半路上,单良仁就不行了,单琼呼唤着爹爹:“爹,你挺住啊!你不是一直要回家吗?你一定要到家啊!”

一提到家,单良仁的心就更加的痛苦起来,那个破旧的茅草房是自己的家吗?不,单家大院才是自己大家!可是单家大院现在还是自己的家吗?不,单家大院现在已经是单富的了,全部都是单富的了!以前 佟海莲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单富不让他母亲进家门,给关在了大门外,都让单良仁觉得很心寒,可是现在,自己要走了,自己想在单家大院里走完自己人生最后的一点时光,都不行,哪怕自己要真的就是在这半路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自己的太平床哪怕就想停在单家大院的门口都不可能。

一阵心痛,一阵眩晕,单良仁一次次的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

“爹,爹!”单琼又用自己的哭喊声换回了爹爹。

“一个大家庭或者一个大的家族,一定要有一个又能又有德的人才能够带好队伍,能者无德,德者无能,权者无智,智者无权,这样的家庭很快就会衰败!”单良仁气若游丝。

“爹,我知道,我们都在努力,这个大家庭中,不只有单富那样的败类,还有我,还有二姐,还有三哥,我们都是你的好孩子。单家大院不会衰败的,她一定会在我们的手中重新崛起的!”

“爹的这一生就很失败,没有培养好儿子,接班人没有培养起来,传家宝又在爹的手中失传了!”

“爹,我们都是您的儿子,传家宝都在我们心中了!传家宝没失传,他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了!我们都会把她传承给我们的后代的!”单琼握着单良仁已经没有多少温度的手:“爹,你是一个好父亲,你是一个伟大的父亲,我们都爱你!”

单良仁就这样子走了!一生的命运多攒,坎坷不平,最终都将他的期盼中落幕,他就想看看 自己的儿子,就想看一眼自己的孙子,但是他的心愿始终没有实现,他一直是争着眼睛在期盼着,他一直希望着奇迹能够出现,他的儿子单国带着她的孙子单天啸忽然间的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直在期盼着,他不甘心啊!他真的不甘心自己在人生的终点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一面!这一辈子的父子情缘在遗憾中落幕!

单良仁死不瞑目!

从单良仁确诊为肺癌之后,单琼就给单国打了电话,让他回来看看爹爹,爹爹的病情很严重,在医学上,这种小细胞癌很少有超过一年的。但是单国就是迟迟的没有回来。

他一次次的在和单琼说:“自己要把家里财产处理掉了就回来,”他还说自己这一次回来就不回去了,要和父母亲生活在一起,好好的陪一陪他们,好好的孝顺他们。毕竟自己这么多年在外面,欠父母亲的太多。

单国说着回来也不回来。

到了金鸡岭,单琼就哭着给单国打了电话,“爹爹去世了!爹是睁着眼睛走的。爹爹临终前就想见你一面,就想看一眼他的孙子天啸,但是他的欲望没有实现!”

单国一听到爹爹去世的消息,一听到爹爹在临终的时候想见自己一面都没有见到的时候,就“呜呜——”的大哭起来,他这时候才告诉妹妹,后来单琼才了解到,自己欠着人家很多的钱,还不上了,人家都不让他走,钱丽雅的父母亲也不管自己的那些钱的事情!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债务?”单琼知道哥哥在那边的生活远远要比大家伙想象的还要糟糕。

单国这才告诉妹妹:“这些钱都是自己的赌债,自己欠了四五万元的赌债!”

单琼这个哭啊!她真想替爹爹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争气的。

沉静下来之后,单琼给单国打过去一笔钱,让他把赌债还清,赶紧朝回赶,自己先把爹爹送到东阿县殡仪馆的太平间里,等待这哥哥回来让哥哥见父亲最后一面,让小侄子天啸见爷爷的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