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一节:我要坐牢

霾深雾重,北京城总是一片灰蒙蒙的,好几天都见不到一次太阳。天啸在酒店的后厨里工作一段时间了,他每一天的心情也几乎和这北京的天气一样,沉闷的透不过气来。从可以考上名牌大学的万人瞩目和单字号的学霸变成酒店后厨里任人指使的零活,从窗明几净的教室到阴暗潮湿的后厨,从面对数理化难题的挑战到聆听锅碗瓢勺的叮当作响,人生的急转弯让他一下子适应不过来。

闲下来的时候,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工作不顺心的时候,尤其是在他去看望了双佳姐姐,看到了美丽的大学校园的时候,他的脑海中总是会忽然间的就回到自己刚刚得到终生禁考的消息那个时刻,一切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一样措手不及,一瞬间天塌地陷,眼前一片漆黑,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一样,绝望和幻灭一下子就包围了自己。

国庆假期时候,酒店里天天有婚礼宴席,前台的服务员忙不过来。后厨的几个小伙子就被安排到前台来给端菜了。

天啸虽然在后厨里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了,但是他还是 没完全的从那种伤害中走出来,工作的时候还是常常会分心,尤其在自己干的很累的时候,他就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恨,恨谁?他说不清楚,好像是恨自己,也好像是恨全世界。

国庆期间,一天几场婚礼,酒店里所有的人都累的腰酸背痛的,疲惫不堪。天啸也不例外。

国庆节假期的第三天,婚礼宴席上,天啸给一桌客人上菜的时候,一不小心,菜汤洒进了一个孩子的脖子里,“你没长眼睛啊!”那孩子的母亲“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扬起巴掌,“啪——”一记耳光就上了天啸的脸。

天啸立马就被打蒙了!他捂着脸,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那女人依然不依不饶,“啪——”“啪——”又是两记耳光。直到酒店里的人跑了过来给拉开了。

酒店里 的人带着孩子上了医院,孩子没有大事,但是那女人依然不放过天啸,要他郑重其事的给孩子道歉,而且这场婚礼最后的款也没有结。

天啸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活在众人的羡慕,夸奖和爱护当中的,他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委屈?自己已经说了好几句对不起,而且也挨了耳光,还要郑重其事的道歉?什么样的道歉才算是郑重其事的道歉?酒宴的剩余钱款也不给结了。撒菜汤是自己的事情,与婚礼的宴席钱有什么关系?还讲不讲一点道理了?

天啸不服气的要上前去和客人理论,被众人拉了回来,众人都在嘲笑他的幼稚。这让他感觉到极度的羞耻,这要比他这些时间来面对的那些同情更让自己承受不了。他可是收到过两年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学霸啊!在这些无知而物质的人面前,自己竟然成了他们的笑料了?尤其志雅姑姑到来的时候,并没有指责他,相反倒是安慰他,对他受到的委屈心疼不已。,志雅姑姑**他的脸的时候就眼里有泪水在转,他知道志雅姑姑对自己没有那么的爱,自己与她毫无血缘关系,自己和她认识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他是同情自己,这就更让天啸感觉到一种羞辱,感觉到自己太无能,太窝囊。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他需要的是别人一样的待遇,能做的好就应该得到表扬,做不好的就要挨打,这是自己应该承受的。

志雅姑姑害怕他在酒店里不开心,于是就把他送到了双佳的学校,让双佳陪伴他一天,然后晚上的时候,志雅再去把他接回来。

但是当天啸到了双佳的学校的时候,他的心情忽然间就崩溃了。他看到了双佳的大学生活忽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清华园,单琼曾经跟他说过,他永远都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他以前一直用这一句话来激励自己。但是他再也不敢恭维这些鸡汤鬼话了。自己连端盘子的事情都做不好,自己刚刚被那些酒店打工的嘲笑······

单天啸在双佳的学校里呆了一会儿就决定一个人出去逛逛街。

站在陌生的北京街头,天啸的心是凄凉冷清的。这么多年的清华梦,最终却一枕黄粱,他感觉到自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北京城的壮丽,繁华,惊艳,辉煌,在他的眼中,宛若一地纸花,一野黄草!

天啸在街头望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和人流,发呆了半天,不知道自己该朝哪里去?他漫无目标的朝前走了一段,看到有一处网吧,就钻了进去。

天啸进入网吧的时候就把兜里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吧台,把自己的手机也关掉了,他要把自己兜里的钱都花光,他要好好的玩个痛快。

天啸在网吧里整整玩了一宿,志雅姑姑和双佳发疯般的满北京城的寻找,但是却找不到。

第二天中午,单琼收到了志雅的电话,天啸持刀抢劫被抓起来了!志雅在电话的这一端哭了起来:“老同学,我对不起你,我没有照顾好天啸!”

“持刀抢劫?!”单琼一时间还没有缓过神来,她一遍安慰着志雅没有关系,一边不解的问道:

“他为什么要抢人家的钱啊!”

志雅在电话的另一端依然是泣不成声:“天啸什么都不说,谁问他话他也一句都不说!”

单琼和天啸通了电话,“儿子!儿子!!儿子!!!”单琼在电话的这一端喊着天啸的名字,声音就哽咽了:“你为什么要抢钱?你需要钱老姑可以给你啊!”

天啸终于开口了,他说:“我要坐牢!”

单琼一听到天啸这样说话整个人就崩溃了:“儿子,你还是走了你爸爸的老路了!你还是走了你爸爸的老路了!”

单琼放下电话就嚎啕大哭起来:“我对不起天啸,我对不起我爹,要是去年这个时候我就给钱丽雅十万块钱,天啸这个时候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读书呢,可是现在——他这一辈子完了,他的这一生都完了!”

詹姆斯紧紧的拥抱着单琼安慰道:“琼,你不要老是自责,这个事情不是你的错!”

“你不懂中国的亲情。”单琼附在詹姆斯的肩膀上哭的更加伤心起来:“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就是我的一念之差,毁了天啸,毁了这个家族的未来。我是我爹最不孝的儿女,我是这个家族的罪人。呜——呜——”

“我非常了解中国,我非常喜欢中国,我更爱你!”詹姆斯说:“但是我要跟你说,你不是慈善机构,你没有义务就必须要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白白的送给他们。”

“家不是个说理的地方。”单琼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马上订机票,我要立刻飞北京。”

单琼从接到志雅的电话起,眼泪就没有干过,等她飞到北京落地的时候,两只眼睛已经肿的几乎看不到路了,詹姆斯一直在身边搀扶着她。

单家大院的人都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北京,但是天啸谁都不见。单琼赶到了看守所的时候,天啸依然不见。这让单琼更加心痛不已。

天啸持刀抢劫但是并没有给受害人造成身体上的伤害,这倒是让所有的人都更加心安一些。也对他的量刑有了更大的帮助。

单琼和志雅一直在做努力,要把天啸保释出来!

但是天啸不同意,天啸就是说那四个字:“我要坐牢!”

从天啸出事的时候起,他说的就这一句话:“我要坐牢!”

单琼一想到这四个字,就感觉天啸的那把刀子扎在了自己的心上了。

办案人员给单琼提了建议,如果非要把天啸保释出来,他肯定还会闹事的,要是再进来,就是重犯,他就罪责更大了,况且保释,法律上是允许的,但是执行起来也很难,这样反而更会让天啸造成更大的心理负担,让他的情绪更加的不稳定,还不如就顺其自然,等他出狱之后再好好的关照他,扶他走向正路。

单琼只好忍痛放手,任由天啸的案子起诉,提审,公诉一步步的走向了宣判,进了监狱。就像看古希腊悲剧一样,束手无策,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流泪。

半年后,天啸宣判了。

开庭之前,单家大院的人都来到了北京,天啸之前就给通了电话,不让他妈妈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他只是说等家里面来人的时候,让钱丽雅给他烙几张山东大煎饼,带几颗山东大葱来,他想吃他妈妈做的煎饼卷大葱了。

法庭相见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哭了。但是天啸却没有一滴眼泪,一脸冰霜的看着众人,一点表情都没有,一定表情的变化都没有,他的一颗心就像一块冻豆腐一样,冰冷僵硬,千疮百孔,任何人都感化不了他了。单琼看着天啸的僵尸一样的矗立在众人的面前,哭的几近昏厥。

但是天啸变胖了,气色也好多了。可这些并不能安慰单琼的一颗悔恨痛苦的心。判决结束,她忍不住抱住天啸一阵痛哭:“儿子啊!你这是拿刀子扎老姑的心啊!你为什么要这样毁灭自己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天啸说:“我就是想在牢里待几年,我想静静,我想好好的思考一下我的人生。”

“你就是想静一静,想散散心,老姑可以带你去旅游,可以带你去美国修养一段时间,你为什么要这样啊!”单琼说到这里就又失声痛哭起来:“你还是走了你爸爸的老路了啊!而且你比你爸爸陷得更深啊!你爸爸就让你爷爷心痛到死啊!你爷爷临终的时候,就是因为你爸爸,连眼睛都没有闭上。老姑对你寄与了那么深厚的希望,可是你现在却硬硬的要朝绝路上走,老姑拉都拉不动你啊!”

单琼哭的伤心欲绝,天啸却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冷若冰霜!这让一旁的工作人员也不仅潸然泪下,心痛不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