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37 章战斗狗

世上之事,千奇百怪无奇不有,活久了,自然见得多。习惯了中国政府扮演“抗议谴责”的角色的世人某一天忽然错愕地发现,印国政府似乎拿错了台词,用北京标准的台词和语气强烈抗议和谴责北京的“侵略”行为。

“中国的土地够多了,为什么要侵略印国?贵国不是保证说永远‘不打第一枪’吗,为何言行不一致?”

面对外国媒体记者的犀利质问,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平淡回应:中国人不是上帝,胸怀再伟大,品德再高尚也不想挨了第一枪再挨第二枪。当印国军方用大口径火炮抹平西藏麻玛村,杀害我59名无辜军民而又拒绝惩罚凶手的时候,他们就应该做好准备承担今天的苦果。

“啪!”

电视机前,印国国防 部部长瓦西里气得将遥控器摔个稀巴烂。

圆桌边的一众将军面面相觑,相当尴尬。当初制定进攻方案时,一个个神采飞扬,奇思妙想,从纸面上看上去必胜无疑。国防 部侍从官已经按吩咐备好了几瓶珍藏二十年的法国葡萄酒,等告捷后开瓶庆祝部长先生的卓绝指挥艺术。然而,实际上他们谁也没机会指挥,对手在总攻时刻之前就剥夺了他们的指挥权以及对前线的知情权。

“前方战况如何?提斯普尔那边有进一步消息了吗?”

侍从官硬着头皮答道:“回,回部长阁下,还没,没有。”

提斯普尔印国东北地区的最大城市,是东线第四集团军的总部所在,但他们的处境与远离战场的新德里差不多,对东线前线一无所知。开战伊始,解放军便牢牢掌握该区的制磁权,大规模轰炸又摧毁了电信设施,第四集团军也只是落得个靠近前线的名分而已,战争打响八个小时了,具体上仍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唯一不需要报告便可知道的战情是空军的宝贝——两架EI22电子战机完蛋了。

“阁下,”陆军总司令对瓦西里说,“我们在东线只是佯攻,成败无关紧要,达成战略目的即可。”

“对,眼下的战局更能说明北京在西线的力量薄弱,西线总攻正当时。”陆军参谋长说。

凭嘴巴画出来的大饼未能舒展瓦西里紧蹙的眉头。有一种惨败叫做一溃千里,他担心西线尚未展开攻势,东线已歇菜。东线拖不住对手的主力,西线的总攻就不可能成功。

论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空军总司令炉火纯青,每每他都不是首先发表意见的,但出言总能一语中的:“战争才刚开始,东线的成败还言之过早,阁下,请批准空军参战吧,现在正值大雪封山的季节,地面部队推进非常困难,我们只需几架飞机去炸塌喜马拉雅山上的几座涵洞或者炸断几座吊桥,单凭直升机机降和伞兵,他们是打不赢的。”

之所以雪藏空军主力,主要是担心战争走向全面化,也有诱导解放军进行绅士决战的意思,巧妙抵销解放军在空中的优势。参考上世纪60年代的第一次中印边境战争,双方都非常默契地只打地面战争。

空军的请求未能获得瓦西里的首肯。空军一心只想着立功,从未考虑过中国空军拥有性能先进得令人发指的歼灭50战斗机的事实。

“我不看好空军的冒险,翻开历史上的实战案例,炸毁一座桥绝非是毕其功于一役。如果东线真的扛不住,我们陆军司令部还有预案。”陆军参谋长**有成竹的笑容。

“预案?”瓦西里看着他,询问目光。同时内心泛起不满,各个司令部都没真正把他当做帮主,私下各有小算盘,到这种时候才说预案。

“很简单,制造雪崩。”

听者眼前一亮,是啊,自己早该想到这个好主意!

帕伊中将继续说:“等中国人大规模踏过麦线,我们就用‘大地’导弹制造雪崩,切断他们的后路。他们来得越多,攻势越猛,败得越惨。”

“我看行。”那一刻,瓦西里的额上的皱纹如遭遇熨斗,一马平川。

“问题是,”随之又心塞,“中国人也可以对西线如法炮制。那样的话,我们......”

“西线的情况与东线不一样,东线降雪量大,山谷地形落差大,更为陡峭。而阿克赛钦地区干旱,降雪量少,且地势多为高原台地,即便发生雪崩也不会切断我们的后路。”帕伊中将果然是个老参谋,一切尽在掌握中。

“很好,明天按计划启动西线攻势。”

“阁下放心,我们陆军准备好了,保证48小时内推进两百公里光复阿克赛钦全境,让中国人尝尝印国斯坦式踢屁股的厉害!”

东线,夜战进行中。

时势造英雄。梁书成少尉没想到自己区区的边防戍卫部队竟然被任命为攻击尖刀排。

尖刀排从之前增援的部队中补充加强一个40式轻型坦克小组和一个反坦克小组便对当面的印军发起突击。

突击行动未遇到任何抵抗,一帆风顺。印军的阵地上布满一个个巨大的弹坑,透过红外夜视仪可见到处是碎肢残骸、枪械零件和不规则的弹片。继续向前推进,遇到一个被气浪掀翻的履带式战斗机器人。机器人电源接通中,只是履带断裂,引擎凄凉地空转着,似在控诉这场灭绝人性的炮击。

说起中午至傍晚的炮击,梁书成以下五十多名将士无不头皮发麻,过瘾是过瘾,只不过耳膜差点震裂了,戴着耳塞也无济于事。

“嗖!”

离地数米高的夜空中兀然惊现一道红外热痕,侧面扑来。

糟糕,反坦克导弹!

“趴下!”

刚完成战术动作。

“轰!”

强光一闪,打头阵的战斗机械狗应声四分五裂,残件迸射。

“八点钟方向,八点钟方向,五百米,不,八百米远......”尖兵紧张地惊叫着,颤抖的声音混合着焦急与恐惧。

梁书成探头观察一会,看见了袭击者阵地的散发的炽热硝烟,于是喝道:“一班长,派两只狗包抄过去,灭了小样!”

三排一班的职责是负责操控战斗机械狗配合全排战斗。闻令,迅速放出两条狗,并发出自动战斗的指示。

战斗机械狗属于新一代智能机械人,四条腿,可模仿生物狗的奔跑态势,满重条件下最高时速每小时40公里,在崎岖的山地上也能跑,比坦克快且灵活。

袭击者发现了机械狗,并未逃窜,而是针锋相对放出履带式战斗机器人迎头拦截。

不一会功夫,中印的人工智能代表展开史上战斗机器人的首次对决。

山坡下,智能机器人单挑,互相面对面枪毙,旋转机枪口连续三发短点射,时而发射一颗枪榴弹,密集的枪声和榴弹爆炸声不绝于耳。

“艹!”一班长怒骂,1号战斗狗的红外成像摄像头被打碎了,损失一半的现场直播视野。

“人工操作,枪榴弹炸它的履带。”梁书成旁观者者清。

一班长急糊涂了,一听,自责地猛拍脑袋,自骂笨蛋。

人工设置优先使用枪榴弹之后,效果立竿见影,连续的枪榴弹爆炸成功炸断了印军机器人的履带。失去行动能力的机器人顿时沦为固定靶子,被机械狗的重机枪子弹打得火星四溅,断路冒烟。

梁书成时刻关注印军袭击者的阵地,红外夜视望远镜下,人影闪动。

虽未敌人,却值得尊敬,这几个印军相当悍勇,仍留守阵地,正在操作第二具反坦克导弹。

“坦克组,火力掩护!”

轻型坦克组跟上来了,急匆匆跃上制高点,转动炮塔,瞄准锁定目标。

“轰!”坦克炮管开火。

与此同时,印军发射反坦克导弹。看导弹轨迹,明显是冲着轻坦而来。

这下麻烦了。那一刻,包括梁书成,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现代先进的反坦克导弹基本无视红外干扰弹,命中率九成以上,且是攻顶模式。轻型坦克皮薄,据说新研制的40式轻型坦克全重仅25吨重,正面装甲连单兵火箭弹都挡不住,又没加挂反应装甲,恐怕此番凶多吉少。

电光火石间,导弹气势汹汹杀至,“轰”,硝烟笼罩坦克。

没了。

一阵心痛,愤怒。

呃,瞪眼,见鬼了,不可思议,轻坦毫发无损,从硝烟中开了出来。

梁书成不知道,40式轻型坦克去除了厚实的装甲,并不等于不设防,相反,它的防御能力无与伦比,加装的“长城压力波防御系统”比一米厚的装甲还管用,当系统探测到穿甲弹闯入危险范围时,瞬间激发强大的压力波应对高速穿甲弹。在压力波的高压反作用力下,穿甲弹的引信提前触发,炸成碎片的金属流最多在轻坦的装甲下留下个凹痕,或扫掉几根天线,砸碎光学镜头而已,对坦克的伤害有限。

此时战斗已结束,轻坦一炮命中对面反坦克阵地,全歼偷袭者。

02号战斗机械狗首先抵达偷袭者阵地,拍摄到三具尸骸和扭曲的反坦克发射器支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