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七节:天上掉下个钻石王老五

明婉是单茵的大女儿,中学毕业后就来到深圳打工。挣钱养家。是单茵所有的女儿中最有孝心最护家的女儿。打工挣钱,自己也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挣得钱都一分不留的交给妈妈,十多年了,就是她一直在养着这个家。单茵有时候也很感慨,自己养孩子这十几年才花了几个钱啊,孩子倒是给自己挣了这么多的钱,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是欠女儿的。

双胞胎妹妹明紫的孩子都已经三岁了,可是明婉却还是孤家寡人。在深圳像她这种年龄的剩女实在是太多了,自己倒也不把这事情放心上,但是母亲着急的很,一个劲的催,一个劲的让他回家相亲,逢人就拜托人家给她介绍对象······几个妹妹明芊,明红都结婚了,或者有了孩子了,母亲就为自己着急,操心,这让她倍感压力。

相处了四年的男朋友几次和自己分分合合,最终还是彻底的分手了。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明婉早就感觉到两个人的性格上是合不来的,知道两个人就是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了,以前男朋友一回头来找她的时候,她就心软了,她就忍不住的一次次的原谅他,和他复合。自己的善良本性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让自己在一段根本就不会天长地久的感情中,迷茫徘徊,浪费青春,但是这一次她痛下决心,一刀两断。

自己已经到了不可以因为失恋痛苦而浪费时间的年龄了,想疗伤,就只能尽快的把自己投入到一段新的感情中去。

一年前,在和前男友分分合合中,明婉就参加了一次玫瑰约网站举办的鹊桥会。她认识了一个姓欧的小伙子,和自己同岁。对方是绿森林食品公司的经理,在市内有一套五十平米的房子。这就很不错的了,一个年轻人,能在深圳打拼下来一套房子,真的是很了不起的,那小伙子当时很钟情明婉,为明婉点歌,又请明婉跳舞,到最后临走的时候,还主动要明婉的联系方式。但是当时明婉没有给他,总感觉这个小伙子太过热情,高调,甚至浮躁,她总是有些不踏实的感觉,更主要的是跟自己的前男友还没有彻底的了断。

在失恋的这些日子里,明婉忽然间的就想到了这个小伙子,这时候就感觉这小伙子浑身都是优点了。风流倜傥,年轻帅气,热情洋溢,有房有车,她决定自己再回过头去倒追!可是却没有人家的联系方式,明婉有些后悔,当时要是互相的留一个联系方式,或者当时要是和小伙子保持着联系,就当一个朋友处着,是不是现在就······哎!多一个备胎多一条路啊!明婉想想就后悔!

天无绝人之路!明婉一次在超市里购物的时候,正好就遇到了绿森林公司的一个业务员,她于是就主动上去和那业务员搭了话,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她就直奔主题:“你们公司的那个姓欧的经理叫欧···欧···欧什么来着?”明婉装作一副使劲想也想不起来的样子。

那业务员肃然起敬:“叫欧阳修!您认识我们欧总?!”那业务员也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欧阳修?这个名字怎么感觉怪怪的?”明婉心中泛着嘀咕,但是看那小伙子吃惊的眼神,看来欧阳修在公司干的还不错,这让明婉更加有信心了。“我和他有过一面之交!”明婉惬意的笑了笑。

回到家里之后,明婉就给欧阳修经理发了一封快件。大致的意思就是,一年前,在一次鹊桥会上咱俩见过面,你当时对我很热情,我感觉您这个人挺好的,我有一个闺蜜,现在又单身了,我感觉她是你的菜。如果您还是单身的话,请您和我联系!最后明婉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在快件封面的后面,明婉还加了一句话:因事情紧急,若欧总出差在外,烦请相关工作人员把此快件尽快转寄给欧总本人。

一个礼拜之后的一天晚上,明婉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对方就在电话中喊道:“您是谁啊?一年前,我没有参加过什么鹊桥会啊?”

明婉一听这话的意思就知道是欧阳修收到了自己的快件了。于是她赶忙就解释说:“去年夏天,在玫瑰约网站举办的鹊桥会上我见过您!您能想起来不?”

“什么玫瑰约网站,什么鹊桥会,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您当时还为我点过歌,还邀请我跳了舞,后来临走的时候,您跟我要联系方式······我当时本想给你的,但是太匆忙的······”

“我怎么还是想不起来呢?”欧阳修在电话中打断了明婉的话。“你说的这些我怎么都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这也太伤自尊了,明婉有点火了。“喂!咱做人要厚道!你要是真的有了好的感情归宿,我也祝福你,但是你没必要这么拽吧!张嘴闭嘴的就是什么没有印象 啊,想不起来啊,我都记着你,你怎么就会记不住我呢?”

“别生气,别发火!我马上去见你,方便吗?见面谈,你在什么地方?我们在哪里见面好?”

这还差不多!明婉约定了一个离自己家比较近的地方,就在光明区的光明农场的正门见。

明婉在家里梳妆打扮了一番之后就早早的就去等候了。

明婉等待了大约有 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见有一辆奔驰车朝这着自己这边驶了过来。明婉心中一愣,“会是他吗?”兴奋而又有些失落:“难道他的座驾是大奔?”明婉心里核计着。想想那一天在超市里见到的那个业务员当时的表情,明婉也觉得这小伙子确实是干的很棒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恐怕真的就不是人家的菜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明婉的电话再一次响起,她掏出手机刚想接电话,奔驰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一个中年老外在向她摆手。“hello!”

第十二节:天上掉下个钻石王老五(2)

明婉也傻傻的跟老外打了一声招呼:“hello!”

车门打开,副驾驶座上下来了一个中年欧洲男人,人高马大,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下了车就热情的握住了明婉的手:“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以前没有见过你?漂亮的小姐?”

明婉也愣愣的瞪大了双眼:“原来你就是和我刚才通电话的那个人?”

“是啊!我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是不是啊?”老外说完就耸了耸肩膀,摊开了双手。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老外望了望四周:“外面有点凉,来,咱们进车里说!”

老外握着明婉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直到进入车里的时候,明婉才自己抽了出来。

“我在北京参加一个食品展销会,你的信刚刚到公司的时候,公司就派人乘飞机火速给我送到了北京!”老外一脸温和的望着明紫:“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明婉一五一十的就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那个人到底是谁?欧阳修和司机都不认识,肯定不是他们公司的。

“你的闺蜜找男友都有什么要求?”欧阳修对明婉所说的介绍对象的事情蛮有兴致。“房子要几层的?要什么地段的?要什么装修风格的?车要什么牌子的?”

“我们都是平民百姓家的孩子!可从来没有想过这豪门的标准!”

“什么豪门,我也是平民百姓!房子和车子这都是生活必需品吗?”

“她其实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两个人同甘共苦,共同创造两个人未来的生活,幸福踏实,白首偕老!”

“哎,我刚下飞机还没有吃饭呢,一起去吃饭吧!”老外热情的邀请了明紫。

明婉赶忙摆手:“我吃过了!晚上不能多吃,容易发胖的!”

“你不胖!你这身材不胖不瘦正合适!”

“合适也要保持啊,等到真的胖起来的那一天再减肥就晚了,难了!”

欧阳修对明婉减肥的话题并不感兴趣,他看了一眼明婉,说:“你那闺蜜,有困难吗?我可以帮助她,家里有困难,也可以帮助!我很乐于助人的。”

“喂!我找你是要给你介绍对象的,不是来找你做慈善的!”

欧阳修耸了耸肩,笑了:“其实是我愿意帮助你做任何事情!”

明婉一听这话就赶紧说:“我要回去了,已经这么晚了!”这一段时间以来,明婉在自己心情烦闷的时候,就总是想一些关于和那个小伙子在一起的种种幸福,来为自己疗伤,可是现在忽然间像变魔术一样的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钻石王老五老外,她还真的有些一下子接受不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要找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过上那种珠光宝气豪门阔太的生活,而且还是个老外,他在国外有婚姻吗?能一直在国内生活吗?他都有什么样的生活习惯?自己能适应一个外国人吗?自己的父母能接受自己找一个外国人吗?她需要淡定冷静,她需要好好的想想。

“送你!我们开车送你!”欧阳修又一次热情的握上了明婉的手。

“我家就在这儿附近,走过去用不上十分钟就到了!”明婉把自己的手从老外的手里抽了出来。

又是委婉谢绝!但是老外的热情却没有被冷却:“你住着的地方好吗?是楼房还是平房?房间干爽吗?有阳光吗?住着还习惯吗?舒服吗?晚上蚊子多吗?”

“当然都挺好的啊,都已经住了好几年了!”明婉说着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就在明婉的身子即将闪出车门的那一刻,欧阳修又一次上前握住了明婉的手:“是不是你,是你就算咱俩有缘!我很喜欢你,我爱你!”

明婉回眸一笑:“真的不是我!”

明婉关上车门走了,欧阳修摇下车窗,冲着明婉的背影大声喊道:“哪天介绍你的闺蜜认识认识,我请你们吃大餐!我带着你们到我的公司看看!”

回到家中,明婉无意入睡,想想今晚的奇遇,她心中就有点小兴奋。这个老外对自己一见钟情了!明婉越想越开心!是继续去寻找那个风流倜傥的小帅哥还是顺水推舟就接纳了这个腰缠万贯的王老五呢?明婉心中拿不定主意。

明婉抬起眼望望窗外的月亮,像一个金色的光盘一样挂在天空,月光下的棚户区,在这个充满活力和机遇的现代化城市里显得那样的温馨静旖。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生活着的这个棚户区,原来是那么的美,在她的心中,这里给市里任何一个高档小区都要美成千上万倍!

深夜十二点,明婉被放在身边的手机铃声惊醒,打开来,是一条信息:睡了吗?

信息是欧阳修发过来的。

明婉笑了,她先不着急回,等明天再说。

信息铃声又一次想起来,明婉拿过手机,依然是欧阳修发过来的。明婉亲吻了一下手机,然后打开了信息:作为一个女人,让你可以享受人世间一切荣华富贵,金银珠宝,山珍海味,别墅豪车,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游山玩水,吃喝行乐,挥金如土,但是唯一的条件就是你不可以生小孩,你愿意用你一生的物质满足和幸福来换取你做母亲的权力吗?”

明婉一时间有点蒙,什么意思?她揉了揉眼睛赶紧又看了一遍,气就有些不打一处来了,要拿我当备胎吗?还是怕将来分他的家产,只想恋爱不想结婚?亦或者是他国外有家室,已有孩子,要金屋**?

明婉好心情一扫而光,情绪一下子就糟糕到了极点,她愤怒的给欧阳修回了四个字:你去死吧!

和前男友分手了,梦中情人又找不到,这又被豪门老外玩了一把,明婉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里像堵了一块猪血。她心情郁闷起来,她恨这个老外,诅咒他,她觉得这个老外的钱一定来路不明,一定是个为富不仁的假货,说不定哪一天他就会倾家荡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