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39章 空降参谋长

西太平洋,人类有记录以来能量最恐怖的超级台风“上帝”刚刚整体通过,洋面仍翻涌着五六米高巨浪之时,“救援8”号便又回到原位继续对印国8341舰的打捞工作。

情况有变,日本人藉着琉球群岛的地利,捷足先登,一艘类似“救援8”的深海探测船霸占了最佳的下放深潜器位置。不过,看得出,小鬼子遭遇了“救援8”初始时的困难——深受水下洋流的困扰,深潜器放下又拉起来,瞎忙活。

时不我待,鬼子此来不安好心,分明是想毁灭证据。“救援8”船长李明宵当即果断下令选择其它的位置展开工作。

还好,摄于“重庆”号航母的威胁,小鬼子的海警船不敢上前阻挠。“蛟龙”号下潜轻车熟路,过程较为顺利,抢在日本人前头着陆海床并找到8341舰的最大截残骸。

小鬼子从“蛟龙”号的下潜方式学到了窍门,也调来一艘潜艇,用钢缆牵引方式将深潜器拉过水下洋流区。

坏事成双,就在那个时候,印国突袭阿克赛钦的消息传来。中央领导什么也没说,就单单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李明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压。

“唐工,日本人的深潜8000下去了,小心。”他忍住了给“蛟龙”号工作人员施压的冲动。

“明白。李总放心,这次上浮之前一定有收获。”

其实不用多说,唐工也知道形势紧迫,下潜之前,藏南已烽烟四起,网络媒体上各国的态度几乎是清一色的对北京谴责,甚至有媒体呼吁在联合国的框架下对中国进行制裁。

中国需要洗清点燃中印战争导火索的污名,让西方世界闭上别有用心的邪恶嘴巴。而这一切的关键,全系在“蛟龙”号身上,系在他一人的肩膀上。

“两个机器人全部放出去,重点搜索二号位置段。”

有了上次的经验以及搜集到残骸内的空间数据,这回省不少事,直奔主题。

印军在阿克 赛钦的动作震动全世界,给众多反华仇华势力和个人提供了难道的“精神鸦片”,在他们的亢奋世界里,中国仿佛即将在印国的暴击下溃败并分裂。

当然,有无数的热血共和国卫士的存在,外人恶意的臆想和现实就注定了像两根平行线,永远不会有交叉重叠的那一天。

贡嘎前指,刘一博如饥似渴地浏览着关于西线的一份份情报。兴奋的表情表明,他乐于见到印人在西线使出重拳。相同的高兴,不同的内涵,别人看到的是印国重创中国,而他看到的是使出重拳后露出的破绽。

新德里在阿克 赛钦西段的克什米尔河谷和印 度河谷集结了十数万精锐,其中数万大军越过了之前双方的实控线攻入中国境内,战线拉长,重心前移。

“令,第55旅3营、第32旅6营以白土镇为依托,坚守36小时;直属工兵2营、3营、边防第3363连、第71旅所有部队退至第二道防线;令,喀喇昆仑山第211火箭炮旅覆盖性炮击阿克赛钦1、3、5号区域,遮断印军后续援兵;喀什第81航空团提供空中支援。”

命令一道道发出,然而,都是些平淡无奇,改变不了局势的平庸之策,即使是菜鸟秦川也能看出,如果不出动强有力的增援,驻守阿克赛钦的近万守军迟早全军覆没。

“报告!”

两名将军不知何时进入指挥中心,显然站在刘一博身后有好些时间了。

秦川认得其中一个是空2师少将师长王雷雷,另一个很陌生,从未见过。

王雷雷的目的人尽皆知,这个少将是指挥中心的常客,昨天就来了三回,缠着刘一博分配任务。东线打得热闹,但都是炮兵和无人机部队在吃菜,枕戈待旦的空2师基本上在充当座上客,除了首站击落两架EI22电子战机外,再无战绩。一来,指挥部限制空军参战,只允许飞行员击落闯入禁飞区的敌机,至于其余,包括对地轰炸都被禁止;二来,阿三异常默契,也忍得下这口气,默认了禁飞区,空军说不来就是不来。

还没等刘一博发话,王雷雷急匆匆道:“总指挥,印X都蹬鼻子上脸了,西线总该我们空2师上场了吧?”

“你的动作倒是挺快。”

王雷雷苦笑:“没办法啊,底下的人都闹翻天了。都是解放军,总不能炮兵兄弟吃肉,咱们空军连汤都喝不上,到头来潇洒走一回。赶明上面那些大老爷们看见空军没卵用,把军费给扣了。”

“一个个都是饿鬼投胎。”刘一博笑道,转向另一个陌生的将军,敬礼:“欢迎我的洪参谋长。”

“洪胜烈向刘总指挥问好。”

洪参谋长赶紧敬礼。

“诸位同仁,”刘一博面向大伙介绍,“洪参谋长刚从新疆过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嘹亮的掌声响起。

洪胜烈保持敬礼姿势面对所有人。

“或许你们心里都有个疑问,咱们的洪参谋长之前忙啥去了,姗姗来迟。呵呵,我告诉你们,参谋长在干一件暂时天知地知别人不知的大事,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大事?啥大事?

纷纷猜测。

刘一博没作解释,接着宣布:“从现在起,这里的指挥权将移交给洪参谋长,你们要好好配合参谋长工作。”

两军才交战,主帅就离岗让权给空降大将。引咎辞职?夺权?逃避?到底演哪出?

“总指挥,你要去哪?”有人问。

“工作上的需要,我另有安排,不要胡思乱想,我仍然是全局的总指挥,参谋长只是分管东线。嗯,明天,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又是明天,明天好像是大日子。

王雷雷反应过来,慌忙拦住刘一博:“那我们空军的晚餐咋办?”

刘一博笑指洪胜烈:“他是大厨,吃肉吃素,听他的。后会有期。”说着,挥手,“第一套班子,跟我走。支大宝,别傻愣着,跟上。”

支大宝?叫我?

秦川快速跟上,挤过其他参谋,挤开秘书长,直追刘一博。有太多疑问,必须搞清楚。

指挥中心内,一片鸦静,都望着这位空降参谋长,显然都还没消化变化太快的剧本。

“愣着干啥,没事干吗?”参谋长很严厉。

参谋们瞬即埋头工作,一声不吭。

“参谋长,那空二师的任务,”

“王师长,你再忍饥挨饿一天,明天保管让你吃饱,吃撑,吃不了兜着走。”

又是明天,见鬼,回去瞧瞧黄历,明天大吉大利宜大开杀戒?

“将军,你被炒鱿鱼了?”

去贡嘎机场的路上,秦川如愿以偿与刘一博挤上了同一辆军车。

“闭嘴!”刘一博白他一眼。这个家伙真是口无遮拦,怎么说自己是个堂堂中将,别人在他面前流露的都是敬畏,而他却毫无顾忌。

讨了个无趣,但很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打道回府,好奇心驱使,下意识伸手握住刘一博的手。

“奶奶的,窃听国家军事机密窃到老子头上,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刘一博奋力挣脱,很是恼怒。

“我不想跟你当逃兵。男儿生当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我还指望着建功立业当人生赢家。”

“哟呵,行,有志气。奶奶的,不怕贼来偷,最怕贼惦记。”心有余悸地瞥了眼秦川的手,“好吧,把脑袋凑过来。”

秦川照办。

刘一博贴近他耳边,低声道:“告诉你也无妨,但注意保密,老子这是去巴基斯坦指挥奇兵教印阿三怎么做人。”

巴基斯坦,奇兵?

将军无戏言,有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