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烟远水长

第十九节:女儿奴的冰火两重天

双福兴拗不过双佳,最终父女俩打成了协议,双福兴在北京东四环和东五环区间的一个小区里给双佳首付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又给两个人首付买了一台车,只管首付,不管还贷,还贷款的事情都要空猛一个人来完成。

单秋知道双福兴心中生着空猛的气,那小子也是个硬脖子,从来都没有向双福兴服过软。翁婿之间总是一股子火药味,让母女俩夹在中间很为难。

房贷,车贷,双佳和空猛每一个月要还贷款就得还七八千,两个人现在的工作还没有安排好,究竟两个人一个月能挣多少钱还不知道,多大的压力啊!单秋想想就替女儿头疼。

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单秋说,那就把婚礼也给她办了吧!单秋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想把婚礼上收的钱全部的都留给双佳,这样双佳以后的日子也能宽松一些,日子也好过一些。

但是双福兴坚决的不同意。

房子和车子都是注册双佳名下的,将来就是升值也还都是双佳的,双福兴感觉这钱还是在自己的手里一样,可是这笔钱要是就给了双佳让他们以后的生活,吃了,喝了,甚至是玩耍了,到头来看不到影了,享受着的是空猛,双福兴心里就难受。他说:“这就等于我掏钱去养一只白眼狼!”

“姑娘到大了,就得嫁人了,你不能养她一辈子。”单秋说:“北京是个大城市,发展空间大着呢,你看他现在是一无所有,说不定什么时候遇到 好的机会就一步登天了呢?大富大贵了呢?这外来的啊,从小咱都没有养过,没有在他们身上付出过什么心血,在他们事业刚起步的时候,有困难的时候,咱们拉一把,是不是就有了亲人的感觉了,有了感情了,将来咱们老了的时候,人家才能够孝顺咱们啊!”

单秋做主了的事情,双福兴自然也不能反抗的,只是他不放心的对单秋说:“告诉佳佳,那小子必须尽快找一份工作干,想吃白饭,想靠着佳佳养,靠着咱们养,那不行!”

单秋说:“怎么能用咱们养,现在已经有好几家用人单位在和他商谈呢!相信咱宝贝女儿的眼光吧,空猛将来一定很不错的。”

“我没看出来他哪里好!”双福兴看空猛就是不顺眼。“他们两个要是真有了吃不上喝不上的那一天,那就让佳佳回到家里来,我养着她。”

双佳和空猛在聊城举行了婚礼。

但是双福兴提出了一个条件,自己不参加女儿的婚礼。

双福兴说:“我掏心掏肝的疼了她二十来年,她一纸婚书就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我看不得那小子跟她俩人前人后的那个柔情蜜意的样子,我受不了。”

“哪个姑娘长大了不得嫁人啊?她有人疼有人爱的,两个人幸幸福福的,我们就放心了。”单秋说:“要是真像单茵家的那个明婉那样眼瞅着三十来岁了也嫁不出去,你还不天天跟着着急?与其那个时候催着撵着的让她赶紧找个对象嫁出去,还不如她现在有了对象咱就乐乐呵呵的给她成婚了,将来她在北京打拼,有空猛照顾着,咱们也放心。”

双福兴说:“反正我不参加,我看不得他们结婚的时候,他们倒是娶了新媳妇了,我辛辛苦苦养了二十来年的姑娘就这么白白的给了人家,我这心里我抓心挠肝的,我不去受这个罪。”

单秋见说服不了双福兴也特别的着急,“要是在北京或者是在空猛的老家举行婚礼,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就是在聊城,就在咱们的家门口,亲戚朋友都来喝喜酒了,你不出席婚礼?”

双福兴说:“他们来的时候我自然要热情招待的,但是佳佳的婚礼现场,我是坚决不去的。”

单秋说:“女儿出嫁,谁心里都难受,我这心里也不好过。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儿家,早晚都得嫁出去。”

双福兴说:“但是她嫁的人我不满意,我看他就是不顺眼,我跟他势不两立。”

“你要是不参加女儿的婚礼,佳佳的心里得恨你一辈子,一辈子就这么一回,你还不让她乐乐呵呵的。”单秋说:“再说,婚礼的现场还要拍全家福,你不去,全家福就拍不成,这就是佳佳一辈子的遗憾。”

双福兴这辈子没有做过违背单秋意愿的事情,但是在双佳结婚这件事情上,单秋就不只一次的碰钉子。后来单秋又找亲戚朋友做双福兴的工作,但是双福兴高低就是不答应。

双佳的婚礼在聊城市中心的一家大酒店里举行,虽然是个女儿家,但是单秋还是要把双佳的婚礼办的隆重,将来双豪结婚是什么样的双佳的婚礼就要办成什么样子,不偏不向的,一碗水端平。

金鸡岭的亲属,北京的,海外的都一起聚集到了聊城。双福兴承包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宾馆,然后在婚礼的前一天雇了两辆豪华大巴到 金鸡岭和北京把所有的亲属都接了过来。

众亲属欢聚一堂,各个兴高采烈,欢声笑语。只有双福兴一个人愁眉苦脸,提起双佳,就眼圈发红,泪水在眼圈里打着转。这门亲事,他不满意,他心里不舒服。在众人纷纷向双佳送祝福的时候,他却说:“他将来要是带你不好,要是有吃不上喝不上的那一天,让你受委屈的那一天,你就跟他离婚,回家来我养你一辈子。”

双佳就瞪起眼睛怒怼双福兴:“怎么说话呢?你还是我亲爸吗?越老越不懂事了!”

众人也都纷纷的劝说双福兴,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幸福就好!

于是双福兴就走开,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抽着烟,流着泪。

空猛看到双福兴难过的时候就端了一杯茶走了过去,劝慰双福兴不要伤心, 自己一定会对佳好,对双佳忠心耿耿,刻骨铭心真爱一辈子。

双福兴眼不见心不烦,压不住自己火气,就会冲着空猛一阵暴跳如雷。

众人就赶紧过来劝架。单秋也过来安慰双福兴:“都舍不得,我自己也舍不得,但是孩子大了就要嫁人的,你这辈子就得难受这么一回。你照顾点大家伙的情绪,这么多人都在,你要总是和女婿这么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的,让大家伙怎么呆的下去,佳佳的心里该有多难受?”双福兴这时候倒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单秋就成了一个灭火消防员,时不时的就得给双福兴降降温,避免翁婿之间的战争爆发。

双佳邀请了专业的婚礼策划师,给婚礼的每一个环节都事先策划好了。婚礼现场有录像,这是双佳一辈子的美好回忆,哪一个环节都不能疏忽。

在举行婚礼刚开始,有一个环节,是要双福兴牵着双佳的手,把双佳交给空猛,这一个环节双福兴不参加婚礼就无法完成。

双佳就找三舅单民劝爸爸,不答应,又找老姨单琼劝,还是不点头,双佳气的就哭,众人就开始忙碌起来,有劝双佳的,大喜的日子,要开心一些,这两天你的眼泪都是金豆子,管你将来过日子,要攒着。有劝双福兴的。孩子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干嘛不让孩子开心快乐一点呢?再说现在都流行这样的,年轻人跟着潮流走,当爹当妈的就跟着儿女走,人到中年就听儿女的准没错。

亲戚朋友们费劲口舌,大家久别重逢的场面倒是变成了金牌调解现场。

双福兴就像孙悟空大闹天宫一样把双佳的婚礼搅和的乌烟瘴气,人心惶惶。但是最后双福兴还是参加了双佳的婚礼,一切都让女儿满意了。

双佳的婚礼一共收了将近贰拾万元的礼金。单秋要把这笔钱都给双佳,两个人的工作还没有安排好,就背负着那么沉重的房贷,车贷,要是手里面没有一点积蓄,在北京活怎么活?一想到宝贝女儿将来要是因为没有钱而要吃苦受罪的就心痛不已。

但是双福兴不同意,他说:“佳佳要是真有吃不上,喝不上,挨饿受冻的那一天就让她回到家里来,我养着她。但是想让那小子长期的啃我,不行!”

都已经说好了的,双福兴现在却反悔了,单秋长时间的给双福兴做工作,双福兴就是不点头。单秋也不能擅自做主。

婚礼之后,双佳想和空猛外出旅游度蜜月,一辈子就这么一回,趁着现在还没有上班,有时间,有心情,就要好好的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单秋哪敢答应?双福兴根本不可能会同意的。女儿太能花钱了,想到这里单秋就犯愁,佳佳从小到大就没有拘束过花钱,可是现在呢,两个人都没有工作而且还没有一点点的积蓄,就担负了那么沉重的房贷和车贷,人生的急转弯真的不知道女儿该怎么来应付?有一点思想准备没有?这还一分钱都没有,倒是要把日子过成一首诗,还要外出旅游,还要度蜜月?想像太丰满,现实太骨感,女儿还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将要面临的沉重的生活现实啊!

可是双福兴却同意双佳外出蜜月旅游,让单秋给双佳两万块钱,让他们好好的出去度个蜜月。

单秋这就蒙了:“我说你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你不是心疼钱吗?”

双福兴说:“我是心疼我的小棉袄啊!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出去好好的玩玩吧!”

单秋说:“既然你知道这些,那佳佳结婚的时候,你闹腾什么?”

双福兴说:“我还是心疼我的小棉袄啊!”

“你要是真的心疼孩子,那你以后就听孩子的,他们的路要他们自己走,我们只帮一帮孩子就行了。不要总是去干预他们的路怎么走,他们的事情怎么做的。”单秋生气的训斥着双福兴:“但是你不要闹腾了,小的不听话,老的不听劝,我这两头劝,两头哄,夹在中间像受刑似的。”

双福兴说:“我就是心疼佳佳啊!”

双佳和空猛婚后回北京的时候,单秋只是偷偷的给了点零钱,让他们两个先维持着生活。临走的时候,单秋一个劲的嘱咐着空猛,有适当的工作单位就赶紧上班去,先每一个月有着收入也好还的上房贷车贷,一边干着工作一边慢慢的寻找着更好的工作。

双佳很快就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上了班,但是空猛的工作几次都不理想。这就让双福兴受不了了,这不是指望着自己的女儿养着吗?吃软饭呢?小白脸吗?车贷房贷都靠双佳一个人来还?双福兴心疼啊!于是就时不时的就隔空骂着空猛!电话中,微信里,甚至在单家大院的微信群中也公开的骂!

后来空猛跟双佳一合计,干脆自己开一个特色小吃店算了,卖凉粉,凉皮,凉面等以及一些家乡的小吃。空猛的妈妈一直都是在家乡做这些小吃在集市上卖,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空猛也会做,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趁着休息的时候到路边去卖小吃,生意特别的好。空猛觉得要是在一些高档小区,在白领聚集的地方,开一个有特色的这样的小店,就主营家乡的特色小吃,塑造乡村特色,店面要温馨,清净,放着自然轻音乐,让人一走进来就像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感觉,鸟鸣,花香,流水潺潺,肯定会受到一些白领们的喜欢。两个人说做就做,就在双佳工作单位附近的小吃一条街上就租了个门脸,把空猛的妈妈叫了过来就做上了。

“你要做生意怎么不事先跟我说说?”双福兴一看到空猛开起了小饭店,就恼火的不得了。空猛做什么都不和自商量一下,汇报一下,这让双福兴咽不下这口气。他放下手头的工作,没有通知双佳和空猛就带着一腔怒火来到了北京,来到了饭店里就冲着空猛劈头盖脑的就骂开了:“你堂堂大学毕业的不好好的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干着,倒是干起了这种不起眼的行当?和我这种卖水果的有什么区别?”

空猛一看见双福兴来气就紧张,他说:“这些都是我和佳佳商量好了的。她有稳定的收入,我们的生活有保证,我出来创业,我们的未来就更美好,将来我创业成功了,也就好了!”

双福兴说:“要是想创业,也要干你在大学期间学习的专业的啊,否则你的大学还念得有什么用?”

空猛说:“我的专业不是我一个人能做的了的,这和我开这特色小吃店不一样!”空猛赶紧给双佳打了电话。

双佳赶紧请了假就跑过来了。

不能让双福兴在店里吵的,双佳赶紧把父亲拉了出来,安慰双福兴:“爸,物以稀为贵,以前贫穷年代,富人少,高贵的就是时尚的,**这么多年了,国家富强了,穷人少了,草根就吃香了,你看那些歌星影星,想要火,你必须给自己按一个草根的身份。科班出身的没有人喜欢。现在什么叫高大上?接地气的就叫高大上!你别小看他这只是他们老家那边的家家都会做的,但是在大北京城,这可新鲜着呢!全国各地特色的小吃在北京都火着呢!你别看他现在只是一个小饭店,将来要是干得好,干成了连锁店,不是比上大公司做高管还要好吗?”

双福兴说:“那还要念大学做什么?花了那么多钱,到头来却把自己学到的东西都扔在了一边。”

“只要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人生价值,干什么都是一样的。只要他能干好就行,行行出状元,只要他能成为行业精英就行,不论行业高低贵贱。”双佳说:“爸,人家都说,这男人啊!就像一杯烈酒,需要女人慢慢的品。喝的猛了,会疯,喝的快了,会晕。你得就着菜,抿着酒,点点滴滴进心头。品到了他的美,就成了男人的神仙!想要的就都会得到!空猛就是这样一杯烈酒,我要慢慢的品他的潜力,不能只看眼前和表面,我们要给空猛时间,要给他成长的机会和平台。”

“看你小嘴巴巴的,又从哪里学来这么多的鸡汤类鬼话,教训起我来了,就你知足。”双福兴也无奈的很:“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干什么你都满意。”

双佳见爸爸的火渐渐的消了,就把双福兴带回了小吃店。在一张餐桌旁坐了下来,让空猛做了几道小吃让父亲品尝。

一家人在餐桌旁坐了下来。双佳给爸爸满上了酒,也给婆婆倒上了饮料,然后又给空猛也倒上了酒,就偎依在空猛的身边幸福的对空猛说:“男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有那么一个你爱的女人能够和你同甘共苦,风雨同舟,不离不弃,白首偕老。你有钱的时候她是你的女人,你没有钱的时候,你是她的男人!”

双福兴是最受不了双佳在自己面前和空猛秀恩爱的,他望了望双佳,然后又望了望空猛,恨恨的说:“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