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42章 战龙在野

由于青藏高原和喀喇昆仑山山脉的阻挡,印 度河河谷上游的黎明前时分显得更为漫长阴冷,酷寒的冬季尤甚,久而久之,人们的睡意在这个时段也特别的深沉。

今天,黎明前的黑暗格外深沉浓郁,浓郁得完全融合了世界的一切,山川,河流,树林,空气乃至空中飞掠的战机,全部化成一体,不分彼此。

混沌的黑暗中,数以十计形如巨大蝙蝠的幽灵悄无声息地掠过削尖的山峰,飞越喀喇昆仑山山脉,跃过拉达克山山脉,扑入印 度河河谷,溯流而上。

它们不是令人发指的美式B21隐形轰炸机,而是共和国出品的“穿心”无人轰炸机,论体积重量,比B21小70%,载弹量亦只有四吨,仅为两成,但隐形性能远超对方,传统雷达和光电感应系统几乎察觉不了,哪怕仅在咫尺,除非她开启弹仓和发射制导炸弹,但那时已处于攻击状态,目标基本无药可救。

此番是“穿心”无人轰炸机的首次实战,共和国大手笔,实战即以36机分成两个编队出击,目标,印控克什米尔境内六座地面预警雷达站、十二处防空阵地、19个炮兵阵地、数十座小型发电站和数十座通讯基站。

从印巴边境军事重镇克勒策附近射来的雷达波打在“穿心”无人轰炸机的蒙皮上,由超材料制成的智能蒙皮应激作出反应,吸收部分雷达波,吸收不了的,收集信息传导给机载超级计算机,计算机迅速计算各种雷达波的波长和能量强弱,随之指令智能蒙皮发射相应的消波,像反物质吞噬物质一样抵消杂波。

传统的雷达网面前,“穿心”仿佛就是黑洞或等离子云,物理存在,雷达却无法看见。

事实上,若非正对着“穿心”的尾部发动机,指挥者也“看”不见它们的影踪。

“穿心”的尾流喷混入了纳米状态的干冰和氯氟硫酸混合物,无痕,低温,只有正对发动机才能通过光电感应系统捕捉到喷口处那一丝丝微弱的热辐射信号。

距离印国在克什米尔实控线的边境重镇克勒策斜距80公里。

“锁定目标,攻击开始。”

无人机集群指挥者之一、超级战机歼50飞行员商易少校按下了攻击确认按钮,向编号007的“穿心”无人轰炸机发出指令,并打破保持许久的电磁缄默。

歼50双座设计,前座飞行员黄飞鸿上尉负责操作战机保持与无人机集群百余公里的距离,而商易在后座,负责遥控无人机集群。

差不多同一时间,另一架歼50的飞行员也向编号020的“穿心”无人机发出攻击指令。

无人机打开弹仓,战区外连续投射8枚500公斤级卫星制导炸弹,清空弹仓。

两架“穿心”合计投下16枚8吨炸弹,瞄准16个目标。

炸弹向着各自的目标凶猛扑去,镂空的弹翼发出尖锐的呼啸,仿佛死神的狂呼,令人心惊胆战毛发悚然。

“轰隆隆”

大地震颤,山动地摇。巨大的爆炸声中,一个个雷达站、防空阵地、炮兵阵地、通讯基站和发电站笼罩在浓烈的硝烟中。

“702,补充攻击。708继续前进摧毁沿途既定目标。”

商易少校收到来自预警机的命令。预警机和电子战机编队位于更后方。

“明白。”

商易回应。嘴上说着,手上不停,通过数据链操控无人机对地扫描,而后从容选定一个个目标,敲下确认键。智能系统自动将目标数据分发给位置最佳的“穿心”无人轰炸机。

在僚机重复轰炸克勒策地区的目标时,商易少校展开了“一箭穿心”的杀戮,自印 度河河谷下游向上游列城和楚舒勒等地区杀过去,杀出一条血路。

过往的近百年,印国国内的防空系统基本没受到强国的空中骚扰,缺乏对抗电子对抗经验,初闻遭到空袭,惊慌失措,能开的雷达和光电感应系统都打开了,防空导弹单位也跟着开机搜素,发射车预热,乱糟糟一团。

无论是雷达,引擎,还是电台,一旦开启,顿时被“穿心”无人轰炸机察觉,追踪,显露红外外形,继而锁定,投弹。

“穿心”无人机一投一个准,弹无虚发。

从“穿心”投下第一颗制导炸弹起,整个印控段印 度河河谷一刻未停,暴雷落地轰鸣声不绝于耳。

印 度河河谷地形狭窄,印军第十四集团军以及为其加强的各个防空部队十数万人和装备沿着克勒策至列城至楚舒勒一字排开,山腰,河谷谷地和山顶,军事目标林立,商易少校炸得不亦乐乎,乐在其中。在他的手指轻敲点击之下,一个个目标陷入火海,或土崩瓦解,或支离破碎。

轰轰轰!

看着红外成像画面,商易脑补了子母弹地毡式惊天大爆炸的汹涌怒涛。

那是山腰的一处防空阵地,估计是连级,在两个篮球场大小的面积内散布着一辆S400大型导弹发射车、两辆附属保障车、好几辆军卡和吉普车,还能看见有奔跑中的人影。子母弹砸下之后,三分之二的面积全部覆盖着烈火浓烟,车辆无一漏网。

不经意一瞥,发现相邻的山顶耸立着一座通讯发射塔,毫不犹豫,点击目标在屏幕的位置获取坐标参数,北斗系统收到请求,很快下发数据。商易少校将数据列为打击目标,系统即自动分发。前后不过半分钟功夫,精确制导炸弹落下,发射塔所在的山顶位置瞬间被夷为平地。

智能系统弹出提示,又发现八个强烈的红外辐射源,逐一点开界面窗口,并列平铺在整个屏幕上。目标有雷达车、有高射炮阵地、有导弹发射车、有车载电磁干扰设备、还有直升机机坪和堆积如山的物资......

不管三七二十一,批量海选确定坐标参数,再批量发出攻击指示。智能系统经过优化计算后,令“穿心”机群三架轰炸机分别投弹。

炸弹尖啸落下,一颗接一颗,毫不留情。

轰隆隆。

大地又翻腾起连片火焰烟云......

“708,该我了。”

僚机蹂躏完克勒策的重要目标,与他指挥下的“穿心”机群跟了上来。

“西北的楚舒勒归你。五分钟内尽快清货。”商易语速飞快,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操作界面上。

一人指挥18架无人轰炸机,而且只有15分钟的表演时间,绝对是对操作水平的考验。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对尽可能多的目标投出所有弹药,时间到就得腾出位置,让歼16F“炸弹卡车”编队接替。

“明白。”

时间紧迫,无需提醒,歼50的态势感知系统已经截获出现在身后两百公里万米高空的“炸弹卡车”编队,一共分成8个小型编队,每个编队四架,另外还有六架疑似歼20D,红外信号比歼16F弱两个数量级。

僚机武器操作员毫不含糊,一上来就是连续三波批量目标攻击,投射二十多颗制导炸弹。

随着三批炸弹落下,爆炸,印 度河河谷杂乱繁忙的各种地面雷达波完全消失。

时间节点非常紧凑,“炸弹卡车”编队的第二波攻击开始,连串炸弹扫荡最初始受到打击的克勒策,打击范围扩展至军营、简易机场、仓库、桥梁、公路、哨所、防御工事和边境雷场铁丝网等等。

“炸得好!奶奶的,过瘾!”

数百公里外的伊斯兰堡北郊友谊空军基地,秦川旁若无人地击掌欢呼。

“穿心”无人轰炸机的杀戮场面数据全部经过卫星转发回指挥中心,显示在中巴联合指挥部所有人的眼前。

在秦川的带头下,联合指挥部的所有中巴官兵鼓起热烈的掌声。

总指挥席位上,赫然是刘一博中将,还有中巴双方的十多名高级将领。

刘一博轻敲话筒示意安静。

“我宣布,‘战龙在野’行动开始,目标克勒策!”

“是!”

整齐的回应,兴高采烈。

没错,是伊斯兰堡,是中巴联合指挥部,是刘一博中将指挥的中巴联合指挥部。

印国人绝对想不到,前段时间刘缚龙首长出访伊斯兰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请求巴基斯坦在北线牵制印国,而是为了实施刘一博的作战方案——商借巴铁境内军事基地以及共建联合指挥中心。

巴铁名副其实,爽快应承。

根据刘一博的方案,解放军组建一个机降集团军,然后暗度陈仓潜伏在巴控克什米尔巴军基地内,待时机成熟,从后方出其不意截断印 度河谷,堵死列城与印国本土的通道,包印军第十四集团军的饺子。

无数次的春运正常秩序证明了,共和国的组织能力无可匹敌。相比之下,成功瞒天过海秘密运送万把官兵和大量装备进入巴基斯坦并隐藏起来不过小菜一碟。

若此时间段内卫星扫过巴基斯坦,观察者定然震惊石化。几个小时的功夫,从首都伊斯兰堡向北至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十二座空军基地突然横空出世数十架歼20D和歼16F、数百架直升机、上万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官兵以及数不清的重装装备。第一批歼20D和歼16F早已起飞。而运输直升机机群则有条不紊装载士兵和装备中,两个小时后,他们将机降克勒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就是刘一博给印国人的惊喜——“战龙在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