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47章 雷神炮兵

“战龙”的步伐无可阻挡,庞大的运输直升机编队有条不紊地将一个个连排解放军战士投放到克勒策周围,占领野战机场、炮兵阵地、发电站、各险要制高点、战略物资仓库和主要通道,构筑坚固的桥头堡。

“轰!”

篮球地高地,八门“雷神”150毫米超轻型榴弹炮轮番怒射,阻截印军坦克部队的反击。

解放军机降一旅三营突占了克勒策东郊的野战机场,印方守军指挥官不甘失去最后的战略支撑点,随后不计代价组织残部发起反攻。

俗话说烂船三斤钉,克勒策守军好歹两万余人,尽管遭到了空袭的重创,不过纠集十几辆坦克装甲车和上千兵员还是很容易的事情。反观三营,受限于直升机的运载力,以轻装武器为主,在武装直升机和空军重返战场之前,只能依靠“篮球地”的远程炮火支援。

篮球地高地上,继一营一连着陆之后,后续运输直升机编队又输送来一个榴弹炮加强连。大口径榴弹炮仅重三吨,专门为重型运输直升机的吊载而设计,以直39的运力,游刃有余,机舱内还搭载了炮兵连的官兵和大量炮弹。

轰——轰!”

八门榴弹炮以每分钟16发的节奏给予友军持续的火力支援。

借助望远镜从高地上俯瞰,野战机场的战况一目了然。印军的坦克部队攻占了机场一角,机场跑道中间瘫痪着一架中型螺旋桨运输机和六七辆坦克和装甲车,有的是之前空袭摧毁的,最明显的是那架运输机,烟火已熄灭,有的是“雷神”的战绩,烟火正浓。

剩余的坦克藏在建筑废墟之间,不敢冒头。

印军指挥官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解放军的空中打击随时重返,于是组织敢死队突击。

两辆自杀皮卡疯狂冲出废墟,一左一右蛇形高速冲锋。后车厢板上,视死如归的勇士操控高射机枪扫射三营的阵地。

三营将士开火拦截,反坦克导弹直接命中一辆,余下一辆突破反坦克导弹的最低射程,越逼越近。

“轰!”

“雷神”追杀,炮弹提前量不足,落点在皮卡后方数十米,掀飞的泥土如暴雨落下。

“可惜了。”

观战者贾少校摇头。望远镜里,机场又添一个直径六七米的弹坑。弹坑侵蚀部分跑道,使跑道看上去更加支离破碎。

目测跑道近三千米,可供满载的大型军用运输机起降,如果修复,运20就可源源不断将兵员和重装装备运入战场,只需一个轻坦旅便能浇灭印阿三的反扑欲望。

“轰!轰!”

炮兵兄弟的战术令人叹服,一发不中,随即两门“雷神”双鬼拍门,一前一后将印军的自杀皮卡炸飞上天。

“漂亮!”

贾少校兴奋得干脆跃上工事掩体观望。

“老贾,”指导员从山下气喘吁吁跑上来。

“还是习惯听别人叫我少校。”贾少校咧嘴笑道。

“中尉,”指导员干脆改口,这下贾少校老实了,他的军衔只是中尉,少校那是爹娘给起的名字。

“我带三排巡查山腰时发现大量脚印。”

“溃兵吧,”贾少校不以为然,机场的好戏精彩着呢。

“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我猜多半是与八爪鱼机器人混编的印军官兵。”指导员神色凝重,目光转向炮兵阵地。

八爪鱼?

贾少校皱眉,放下望远镜,之前全歼了52套八爪鱼战斗机器人,可没看见任何印国士兵。按理说这么高的山坡,以机器人的电量不可能自己爬上来。

“说得对,在半山腰用一门迫击炮就能给我们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样,把二排也放出去,放远点,留下一排在山上警卫就行。”

说话的时候,机场那边,印军孤注一掷,释放烟雾弹,坦克装甲车借着烟雾的掩护离开藏身之所,向三营据守的阵地猛攻。

“雷神”炮兵连立刻改变节奏,八门炮齐射,霎时间,炮弹出膛的能量摇山撼地,激震五脏六腑。

八门大口径火炮齐射的威力不是一般的恐怖,落点整齐,形成弹幕,逐次推进,来回扫荡,残酷无情地吞噬烟雾中的钢铁怪兽和血肉之躯......

贾少校毫不怀疑,顶多三分钟,印军必全军覆没。

“轰!”

毫无征兆地,近在咫尺的一声爆炸吓得贾少校等人本能卧倒。

爆炸能量巨大,绝对是大口径炮弹。考虑到起伏的山体地形,基本排除弹道笔直的坦克炮的可能性,没猜错的话,是印军炮兵的漏网之鱼偷袭。这一炮应该是试射,第二发很快就来,目标是“雷神”炮兵连的阵地。

贾少校有点替故人担忧的意思。“雷神”炮兵连不只是仅仅装备几门大炮那么简单,除了火炮,连里还有炮侦雷达、光学观测设备和无人侦查机系统。

印军的炮击自然没能逃过炮侦雷达的耳目,就在炮弹飞行的中段区区几秒时间里,炮侦雷达已计算出偷袭者的坐标并发送给炮兵。

两个“雷神”炮兵组迅速作出反应,调整参数,三发速射。

当偷袭者的第二发炮弹在半空作抛物线运动之时,担负压制任务的炮弹与它相向错身而过。

印军的第二发炮弹近中“雷神”炮兵连的1号炮位。贾少校急忙率士兵赶过去救援。

很幸运,半环形沙包工事挡住了大部分弹片,两名炮兵被震晕,火炮损伤而已。

相比之下,印军的火炮从此哑火。无人侦察机发回的照片证明了这一点,河谷对面崇山之间的路边,一门牵引式火炮连同牵引卡车四分五裂,车辆熊熊燃烧,尸体横七竖八。

命令不至,大炮继续咆哮,一发发出膛,向敌人倾泻,直打得炮管发烫发红,弹药库存急速见底。

机场的战斗终于以印军的溃败暂告一段落。两三分钟功夫,印军在狼藉的冲锋路上遗弃五辆主战坦克和八辆步兵战车,尸体近百,损失惨重。

炮兵连的官兵一个个如释重负,瘫坐地上喘气舒缓紧绷的神经。

仿佛是见不惯炮兵空闲,友军的火力呼叫接踵而至。这次遭到险情的是空骑第二旅的九营一连和二连,他们奉命抢占一座地下燃油库。机降行动倒是异常顺利,杀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完好无损地拿下油库,然而燃油库附近有一个印军军营,空袭未给他们造成多大损失,喘过气的印军军官收拢了好几百人反攻。

这下可好,炮弹告罄了,炮兵们难为无米之炊。

关键时刻,十数架武装直升机满载弹药闪亮登场,瞬时,河谷各处炸响轰隆声......

跟随武装直升机的是一大批如雨前飞舞蜻蜓群的运输直升机。“篮球地”继续获得增强力量,防空连和海量弹药......

贾少校没闲着,帮忙卸载弹药。忙着忙着,接到三排呼叫求援。三排在山脚下遇到一伙印军并发生交火,印军人数众多抵抗意志顽强,好像在掩护什么重要人物撤退云云。

贾少校立刻意识到可能遇到大鱼了。二话不说,果断召回出发没多久的二排把守上山要道,亲自率领一排抢登一架刚卸下防空连官兵的直升机,与飞行员交涉,要求其执行临时机降山脚的任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