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48章 抓鱼

萨维尔少校机甲营折翼“篮球地”之战彻底打碎了咖利中将留守指挥部的念头。

通讯中断,空守毫无意义。思考再三,他决定转移至克勒策镇内与解放军打巷战。

作为对巴基斯坦的攻击和防御桥头堡,克勒策深受印国军方重视,经过长年累月的苦心经营,小镇兵力充足,各种物资储存丰富,工事完备,甚至还有四通八达的地道网,凭此种种,当可与入侵者周旋一段时间。

他不是没想过撤退,可不敢,丢失克勒策是死罪,去列城,当天就会被枪毙;偷渡印 度河返回斯利那加,军事法庭饶不了他。即便侥幸活命,17亿国民也不会放过他,包括他的家族。毕竟,葬送第十四集团军乃至致使整个拉达克地区沦陷的罪名前所未有的恶劣,肯定要载入历史教科书,成为万世唾弃咒骂的民族罪人。

与其蒙受耻辱而死,不如豪赌一场,趁着敌人尚未完成机降各处混战之势转战镇内,或许破釜沉舟能够打开一条出路。

计划每每总很完美,一旦付诸行动,到处是意想不到的漏洞。出发没多久,如同惊弓之鸟的机甲营士兵把树林中的流浪牛误作敌人,更悲催的是有士兵因此走火。无巧不成书,恰好附近就有解放军搜索队,于是,解放军闻声追来,战斗一触即发。

此起彼伏的枪声炮声爆炸声是每个人心里的揣度形势的标准,官兵们据此推测哪里遭到偷袭,哪里丢失了,哪里在反攻,哪里反攻失败,结论不约而同地相似——形势急转直下。这个标准非某人的主观意志可改变或影响,蓦然回首,发现军心不知何时已混乱,士气一落千丈,从上至下,无心恋战。

交战不到五分钟,萨维尔营溃败,被人数不详的解放军追着打。伽利中将不得不投入警卫连拦截。警卫连也只是扛了十分钟,五十笑一百。

伽利中将在一群溃兵的簇拥下穿过荒野,钻入灌木丛,直奔三公里外的克勒策小镇。

“嗡嗡”

直升机旋翼声越过头顶,声声催魂。抬头望,是一架大型运输直升机,真嚣张,压低飞行。

“机枪,火箭弹,击落她!”

伽利中将嗅到了末日气息。单架直升机低飞,百分之九十九是载兵到他前面,实施蛙跳拦截。

官兵们狗急跳墙,机枪和步枪仰射,“哒哒哒”,几颗子弹击中直升机底部,溅起点点火花,仅此而已。

“嗖!”

一枚单兵火箭弹射追向直升机尾部,偏差甚远,失的。

直升机远去,在灌木丛与克勒策之间机降,一名名全副武装的士兵顺着机降索滑下。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天亡伽利。

官兵们面面相觑,有些人以灌木丛为掩护偷偷散开,一路丢盔弃甲,扔掉武器脱去军装,

伽利无意阻拦,悲哀地拔出配枪,开保险,推弹上膛,举起枪口抵住太阳穴。

“将军,不可!”

萨维尔少校一把抢过手枪。

“少校,我是中将、克勒策的戍卫总指挥,决不能成为中国人的俘虏让国家民族和家族蒙羞。”

“天就快黑了,我掩护你突围。”萨维尔非常忠诚。

“没用的,”伽利中将悲观丧气,“中国人审问俘虏即知道我的存在,他们都装备了夜视仪,一定会加紧搜索。”

“听我说,将军,克勒策可以没有我,但绝对不可以没有将军你。镇里还有几千官兵,周围的部队也有不少,只有将军你才能将他们聚合起来抵抗侵略者。”说着,萨维尔揪过一名体型与伽利差不多的士兵,令他脱下军服。

士兵机械地执行命令。

“少校,别管我,你们突围吧,迟了就来不及了。”伽利意图夺回手枪。

萨维尔不肯,“我有办法。中将,请恕冒昧,换上士兵服吧。”让伽利迟疑一下,还是照做了。

萨维尔用枪口指着士兵令他穿上伽利换下的中将服。

印国是个等级森严的国度,三教九流的身份分得清清楚楚,社会地位的士兵不敢反抗,木然遵令。

“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还没等士兵听明白,萨维尔举起手枪对准士兵的太阳穴,“砰!”

“中将”士兵应声倒下。

萨维尔用严厉的目光逼视周围仅存的二十多名士兵,“将军已殉国,明白没?”

“是。”

士兵们低着头。

萨维尔干练地将剩下的士兵分成三组,一组打狙击,其余两组一组向左,一组向右突围。他与伽利中将在右路。

“哒哒哒”

枪声从前面和背后传来,投降的士兵大声叫喊着“不要开枪”迎接解放军,听得伽利中将心里臊得慌。

“啾啾”

子弹在身边,在头顶掠过。不时有士兵倒地惨叫。

“将军再坚持一下,前面,是,是市场,地形复杂,安,安全。”萨维尔又是搀扶又是鼓舞。久居中将之位,养尊处优惯的伽利气喘吁吁脚步虚浮。

低矮密集的市场建筑就在眼前,相距500米左右,回望追兵,两三四米远,突围的概率很高。

“突突突”

一架武装直升机从集市右侧的土坡后露出旋转翼,露出阴森可怖的火箭巢。

无路可逃,躲入集市死得更快,一顿火箭弹覆盖过去,废墟埋尸。

萨维尔停下脚步,扔掉武器,面对武装直升机高举双手。真讽刺,曾几何时,自己还嘲笑讥讽过中国的武直31,没想到今天要向她乞求活命。

“不许动,缴,缴枪不杀!”

数名解放军追了上来。

追上来的正是贾少校。

“奶奶的,只有一个少校。”

没网到大鱼,失望。为这事,他甚至报请旅长请求一架武装直升机配合,信誓旦旦立军令状抓大鱼,结果只有不大不小的一条鱼儿。

贾少校仔细检查从萨维尔身上搜出来的证件,希望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连长,印X将军在这里。”

一排长在对讲机里说道。

“将军?!”振奋。

“对,中将军装,不过死了,好像是自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