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49章 算计

“战龙”行动揭幕以来,郁闷者无数,印国人是主流,秦川非主流。

整个指挥中心里,屏幕前的人忙碌忙得不可开交;机场,地勤和飞行员忙得不亦乐乎,唯独自己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就连来观战的巴基斯坦将军看上去也比他忙,讨论的讨论,做笔记的做笔记。

当初跟随刘一博到前指,本指望借助这场战争建功立业扬名立万,这下倒好,中印战争根本没自己啥事。

随着战事深入,巴基斯坦这边战场缺乏解放军飞行员,以为好机会来了,自恃植入芯片中自带歼20和歼16的整套飞行程序和战术程序,便奋勇请战,哪知迎来的是劈头愣脸的呵斥。

这个刘一博,不够意思,自己功劳盖世,却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不仅阻止他上前线,还指派两名宪兵贴身跟随,生怕他偷偷溜上战机擅自出战。

百无聊赖,又受不了指挥中心里的忙碌欢腾气氛,赌气上到地面透气。

指挥中心在空军基地地下,上面是空军机场,繁忙程度不遑多让,两条跑道,一条排着队起飞战机,一条正在迎接各类飞机降落,有油尽返航的,有从中国国内满载物资飞来的;停机坪处,巴基斯坦的空勤人员或在为战机检修加油挂弹,或在为刚降落的运20卸货,触目所及皆是飞机,是汽车,是人头涌涌......

秦川注意到从运20卸下的货物大多为空军亟需的制导炸弹,一车又一车运去机场的偏僻角落,那里是一处简易的厂房,厂房内,数百巴铁技术人员埋头干活,拆箱、卸货、清点、分类、检测和组装。组装好的弹药没有半点库存,立刻又被拉走,送往各处停机点。停机点处,一架架歼16F,歼20D和武装直升机嗷嗷待哺......

不让老子驾驶战机上前线,老子帮战机挂弹去。至少以后还有一点吹嘘资本——轰炸印X的第一组挂弹手不是巴铁,而是老子秦川。

“见识过熟练挂弹手吗?”秦川领着贴身警卫走向挂弹作业区。或许警卫和他一样不耐寂寞,竟也没阻止,跟上去凑热闹看新鲜。

巴基斯坦守卫不让秦川进入禁区,秦川掏出通行证给他扫一下。哟呵,丛殿宝少校,还战略指挥中心的,欢迎领导莅临指导工作。为了工作方便,秦川对外的身份不低,在北京和美国武官打交道时就是这个两眼的军衔,比他的真实军衔高多了。

那个,领导,作业区内严禁使用任何电子产品。

巴铁守卫尽职尽责。

秦川大手一挥,示意贴身警卫关闭通讯器。头也不回,大步流星走入作业区。

“嗨,兄弟,你这个操作有点问题,”

人不可貌相,年纪轻轻的少校出口就是流利的巴基斯坦语,让一众巴铁楞眼。

“我是说你的手法可能会刮擦了磁吸点,而且效率不够快。”一副专家达人的派头。

怎么会呢,都是按贵国的教程操作的啊?

“行了,瞧俺的。”

贴身保护秦川的警卫乐呵呵,这位不着调的兄弟有意思,三两句就锲入工作岗位。不管是不是胡说八道,看他操作工具的动作还挺潇洒流畅,至少现场的巴基斯坦技术人员的眼神说明了这一点。

渐渐地,轮到俩警卫瞪眼。秦川没撒谎,动作纯熟灵巧,快如生产线上的机械手,让人眼花缭乱,让那些巴基斯坦熟练技工插不上嘴,一个个像学生看师傅露绝技一样震撼。

从头到尾,汗水都不出一滴,轻松胜似吃鸡。没费多大的劲,秦川已将四枚250公斤级制导炸弹安装上复合挂架上。

“瞧好了,充气抬升弹体,”秦川操作气动挂弹机将逾吨重的复合挂架推向机翼的挂点接口。

精准对接。

“咔嚓”

挂点处的精巧悬挂钩滑动,紧紧咬住炸弹上的悬挂环。

“搞定。”

秦川拍拍手上的灰尘看手表,“比教程的标准时间快20秒。”这些工作对他而言简直小菜一碟,坐牢之前在空军学院学过皮毛,参加过实践,植入芯片里又有详细的讲解,实践理论结合,所向披靡。

在场的巴基斯坦技术人员检查各个接口有无松动,啧啧,非常牢固。真是一个顶俩,又快又好,由衷佩服地鼓掌点赞。

“别愣着,下一个挂点。”

总算找到可以赚点成就感的工作,意犹未尽。

时间悄然流逝,秦川不知完成了多少次挂载,送走多少架“炸弹卡车”和歼20D,乐趣无穷忘乎所以。

他倒是排解了胸中的郁闷气,殊不知,此刻满世界都在为寻他而发疯。

“太不像话了,骂两句就当逃兵,等抓回来老子亲手毙了他!”

刘一博相当恼火。未经批准擅自离开地下指挥中心是一罪,关闭通讯器失联是二罪,两罪合并,罪该枪毙,包括那俩贴身警卫。

前线部队抓了一大串俘虏用直升机送回来,俘虏当中可能隐藏着某些高价值情报,然而俘虏人数众多,用传统的审讯方法逐一甄别耗费时日又未必能够套取到有用的信息,恐怕没等到出结果,战役已结束。战役如火如荼进行中,早一秒拿到有用的情报,或许就少牺牲一名战士,或许战果的含金量就多一分成色。

现在除了拥有握手”绝招的秦川外,没有人能够胜任这份工作。但是在这个节骨眼关头,主角居然玩失踪,不气才怪。

“总指挥,找到了,这小子在机场当空勤给战机挂弹。”

秘书长通过监控录像追踪到秦川的身影。

原来跑到了地面的挂弹作业区,难怪关掉了通讯器。刘一博气得牙痒痒:“命令1班战士把他们绑回来!”

“审讯俘虏?”

秦川双眼放亮,瞬间忘记被无端捆绑扭送回指挥中心的丢脸羞愤。谢天谢地,英雄终于有用武之地,不用去靠打零工获取那一丁点的成就感了。

“人在哪?少将还是上将?”

“军衔最高的是一个少校,其余大多是士兵。”刘一博白他一眼,没空跟他计较。

“才少校?”不满,杀鸡焉用牛刀的不屑表情。

“有个中将,只怕你审不来。”旁边的秘书长怪声怪气。早看秦川不顺眼了,小小一个来路不明的少尉,竟得少将如此器重,还不识好歹。

秦川没听出来,高兴道:“区区一个中将而已,不怕他不开口,就怕他没有手。”

“那是一具尸体。”

一盘冷水兜头泼下。

秦川的目光从刘一博身上转至秘书长身上,这才明白对方在耍他。

“少罗嗦,跟我来。”

审讯一个印军少尉何须亲劳主将的大驾?

刘一博的秘书长满腹狐疑,越来越看不懂,自从支大宝这小子出现后,一切事情都透着难以琢磨的诡异。

审讯室里的情景与电视情节一般,幽暗,一盏强光灯照射着挨审对象,强烈的灯光在他脸上反射出煞白的光芒。不同的是,俘虏被捆在固定的座椅上,仅露出双手。

秦川移开强光灯才看清萨维尔少校的轮廓,方脸,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眉毛上斜不怒而威。至于五官容貌则难以辨认,嘴角淌血,双颊浮肿,脸部肌肉因为愤怒和痛苦而扭曲。

桌面上,审讯记录空白一片,空白处绽放着几点血花,散发着阵阵酸臭的血腥气息。

刘一博支开翻译和巴的审讯方人员。

“你好,少校,我是这里的指挥官,刘一博。你要享受俘虏的待遇就必须告诉我你的名字、部队番号、驻地、直属指挥部所在......”

刘一博操一口标准的英语,语速慢,吐字清楚,问一个停顿数秒,也不在乎对方是否愿意开口,时间到只管接着再问一个,反复如是,一连发问十多个问题。

萨维尔冷蔑地微翘嘴角,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你好,少校先生,你的视死如归气概让人敬佩。”秦川坐到审讯位置上。

萨维尔惊讶地撑开浮肿的眼皮:这个年轻的中国人竟然会说印地语!

“不值得惊讶,贵国有几百种语言,而我只懂其中的四门,惭愧,惭愧。”

显摆?嘲讽?

“哼。”

“原来你不是哑巴,”秦川脱下外套,卷起衬衣袖口,右手手肘撑上桌面,“我知道你不怕死,很难从你的嘴巴里撬出什么东西。这样,为节省时间,咱们打个赌,扳手腕,你赢了,我们绝不再审问你,给予你俘虏待遇。”

从天而降的中国式烧饼?

萨维尔迟疑一下,问:“输了呢?”

“反正不会有更糟糕的结果。”

说得没错,输了最多是现在的样子。

萨维尔看向刘一博,意思是:作数吗?

“这是我的意思。”刘一博还是用英语与他交流。

“怎么,害怕?”秦川发出挑衅,“这就是你们印度人的胆量和魄力?再打一仗,还得做俘虏。”

“闭嘴!”

萨维尔抬起右手,手肘狠狠地往桌面上一撞。“赌就赌,不怕你们中国佬!”

论身材,萨维尔比秦川魁梧几分,有恃无恐。

“啪!”

两只大手握上,较劲。

那一刻,秦川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发力一掰,稳占上风。

“少校,我劝你还是招了吧,部队番号,直属部队的指挥部所在,联络方式,口令......”

恼火,这个时候来添麻烦,告诉你个屁,打死老子也不说中将还活着,就在你们手里......

“砰!”

秦川反赢为败,输得干脆利索,手背撞在冰冷的钢板上生疼生疼。

“中国佬,你输了。”

“未必。”秦川甩着手腕,又是龇牙咧嘴,又是眉笑颜开。

看着秦川站起来与那个秦将军低声耳语,萨维尔少校忽然觉得自己像一只被俩狐狸合谋算计的兔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