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50章 你会说的,我保证

两百多名俘虏排成三纵三列把篮球场占个满满当当。

秦川要在他们之间确认出第四军军长伽利中将。

从萨维尔少校的脑电波里截获的信息显示,伽利中将,中等身材,中年发福,身穿士兵军装。

与大多数热带民族一样,印国人酷爱吃甜食,类似特征的人相当普遍。而且印国陆军有一个顽疾——父子老爷兵,服役期限可以达到二十年,因为人口膨胀工作艰难,当兵也有名额限制,为了达到父业子承的目的,大叔通常会熬到儿子长大才交班,结果造成部队里的大叔与小伙子参半。

一眼望去,篮球场上的印国大叔占比七成。也难怪,大叔体力差,跑得慢,自然优先吃牢饭。

“伽利中将出列!”

秦川提着扩音器猛飙印地语。

出于本能,俘虏们的目光齐刷刷向右纵队的第三人聚焦。仿若明星登台亮相的场面,篮球场上的几盏射灯随着目光转移,一同将此刻的焦点人物照射在耀眼的光圈内。

刘一博如获至宝,亲自带警卫去“迎接”。

情报指出,第四军是克勒策守军的主力,伽利中将是整个防御体系的司令官,其价值不言而喻,无论是战略上还是和战术上。

“卑鄙的中国佬,你们休想从我身上获得任何利益!”

伽利中将大声抗议。

警卫们听而不见,架起人就走。

接待伽利中将的规格比萨维尔的要高几个级别。舒适的座椅,芬芳的红酒,还有印国美食。

伽利中将饿坏了,毫不客气,大快朵颐,举止有失绅士风度,完全不在意刘一博和秦川的目光。

“中将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边吃边谈合作。”刘一博兴致盎然打量着对手。

伽利中将放下手中的鸡腿,灌了口红酒,打个饱嗝,也打量起刘一博以及他身旁的那名会说印地语的“喇叭”参谋。中国人自信得有点狂妄了,卫兵都不布置,小小的会客厅内就俩人。

“我说过,你们这些无耻的侵略者休想从我这里套取任何信息,我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东西。枪毙砍头,悉听尊便。”

说完,张嘴接着啃未啃光的鸡腿肉。

“阁下,”会说印地语的“喇叭”参谋并未因为军衔低微而拘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拿人手短,吃人嘴软。阁下风卷残云,合作方面是不是该有所表示?”

伽利冷哼回应。

“大局已定,刘将军希望阁下能够以天下苍生为念,为世界和平作贡献,向你的部队下达停火令,让他们离开建筑、地道和山洞向我军缴械。”

鸡腿刚好啃光,扔掉骨头。看得出,败军之将脸上颇为得意。

“贵军害怕打巷战吧?很遗憾,在你们击沉8341舰那天起,我就命令第四军宣誓,国耻不能忘,一旦中印交战,所有人与阵地共存亡。我不可能让他们违背誓言。看在你们给鸡腿放咖喱的份上,我教你们如何占领克勒策,很简单,准备足够多的士兵,然后让他们用血肉填平镇内的千百条小巷和万千条地道。来,为我们的合作愉快干杯!”

刘一博没有生气,耸耸肩膀,苦笑:“阁下和萨维尔少校一样,总是贱贱地非要逼着我们用特殊手段。”

贱贱地三个字咬字特别重。

“该死,你们对萨维尔用酷刑了?他出卖的我?”

“阁下有空的时候应该多读点书,尤其历史书。解放军优待俘虏。”秦川挖苦道,“有时候,鸡腿美酒比酷刑更有效。”

“什么意思?”眼神倍加警惕,开始怀疑酒肉有毒。

秦川递过去一份文稿。

“怕你文采不好,对着电台照念。”

伽利不屑地扫阅一眼文稿。文稿是一份以他个人名义下发的告全军书,第一部分指出击沉8341号两栖登陆舰的是美国生产的鱼类,凶手并非中国,第二部分控诉印国政客为一己之私发动中印边境战争转移矛盾,第三段强调印军首先入侵中国领土才触发这场血腥战争,最后号召全军放下武器,拒绝当新德里政客的炮灰。

“哼,无耻,痴心妄想,就算你们把我枪毙了我也不会让第四军投降,绝不会!”

“你会的,我保证。”秦川说得很慢,语气肯定,以主宰者的口吻。

“笑话。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办法撬开我的嘴。”

作为回应,刘一博站起来,拍拍手。

会客厅门开,走进几名解放军官兵,他们两两一组,搬着一套套电子设备进来,撤掉餐桌上的食物,逐一摆上电子设备,连线调试。

“总指挥,准备好了。”领头的军官向刘一博敬礼。

“电台直播吗?”伽利看笑话似乎地冷冷看着餐桌上的设备,“建议你用枪口抵住我的脑袋,万一念错了也好在千千万万的印地战士的耳朵前一枪崩了我,以免我坏了你们的大事。”

“枪?为什么要用枪,用手就行。”秦川举起双手,手指比划作枪状,走到伽利身后。

说着,还没等伽利明白咋回事,比作手枪枪管的食指和中指抵住伽利的太阳穴,一左一右。

伽利发笑,中国气功吗?笑容很快僵住,自我意识突然混乱,似乎有一股外来力量正在试图接管大脑,惊恐挣扎抵抗,可惜,酒肉下肚,大部分血液都到胃去了,大脑困乏,很快就被外来意识击垮,伸起的手还没打到太阳穴位置已然失控,垂落下来......

刘一博拿着文稿展示在他眼前,说:“念。”

可笑,我怎么会念这狗屁东西呢?咦?我,我,我为什么想念?不,绝不……思绪挣扎顽抗,天人交战……渐渐地,贱贱地,自我部分意识落败,一败涂地……

“念。”

“敬爱的第四军将士们,我是你们的军长、伽利中将。今天,你们的表现足以让国人为你们感到骄傲。能够作为你们的指挥官,是我的荣幸。但是,作为指挥官,我有责任让你们了解真相,了解8341舰的真相,了解这场战争的内幕......”

从不知情者的角度出发听去,除了秦川的动作怪异之外,一切正常,印军中将表情自然,看不出有丝毫被强迫的迹象,念读也正常,目光随着一行行字转动,吐字清晰,声情并茂,水平距离金鸡奖尚有距离,但足以说明其心甘情愿,至少听在印国官兵的耳里是情真意切。

看似理所当然的场面,其实背后凝聚着秦川不足为外人道的艰辛。

麦丰教授在他的植入芯片里增加了一个新功能,名曰催眠。听起来高大上,殊不知操作之时所需要的能量不亚于一场激烈的拳击擂台赛。欲控制别人的意识,首先得在意志上完全击垮对手,在体力消耗上,那相当于一场世界级的百米冲刺,接下来操控猎物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则是一场场四百米冲刺,时间越长对大脑的冲击越要命。

纵然生理机能承受着无比的痛苦,秦川还是不得不咬牙坚持,不敢放松一点点以至于对方的意识反噬。

“......为了逼迫现任执政官下野,以议长为首的国大党勾结军方实权派人物煽动不明真相的国民血洗中国投资者,继而挑起中印边境战争......”

刘一博相当满意,战略级武器就该这么使用,空军司令老张的眼里只会匹夫之勇,一名优秀的飞行员顶多击落几架战机,于大局的影响犹如小石块落入沧海的分量,现在,只要录制好折断演讲,再借助电子战机向全印强行插播,其效果绝对远胜三五颗原子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