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52章 非暴力不合作

战争,钢铁为形,士气为魂,最犀利的武器不是飞机大炮,而是摧毁士气的负能量言论;最有效的战术不是狂轰滥炸,而是攻心。

纵然克勒策地道万千,小巷无数,也禁不住电子战机搭载伽利中将的劝降录音的反复折磨。

“听见没,伽利中将投降中国人了。”

克勒策镇内的某片废墟,一伙灰头灰脸的印军士兵正围着一台手机收听广播。

光纤和有线电话中断,电台不敢开,官兵们偶尔借助电话碰碰运气,打不通电话也好寄望于广播里听到些援军的振奋信息,又或者,像眼下这三十多名炮兵一样,捣鼓迫击炮定位目标时无意中接触到广播信号。

打开手机广播,听到的都是伽利中将的声音。广播里,伽利中将命令他们放下武器和平退出战场。

“胡说,伽利中将绝不会投降,一定是中国人从哪弄来的冒牌货!”

炮兵上尉涨红脸怒道。

士兵们没回应。沉默即是态度。伽利中将任职第四军军长十多年,士兵们对他的音容笑貌耳熟能详。是与非,人人心里清楚,并非某个人的大声否认就能抹杀掉这份潜移默化进脑海里的熟悉记忆。

“......离开掩体向解放军报到,一切责任由我承担,与尔等无关。机甲营萨维尔少校已奉命缴械,各旅各营当以之为楷模为标杆,放下武器你们就可以平安回家......”

广播滚动播放,无论哪个频道,无处不在。

“上尉,炮击机场,还是遵行军长的命令?”一名大胡子中士试探道。

上尉有些迟疑,不知该怎么办。不得不承认,伽利中将的广播摧毁了心中的信念,动摇价值观。

三人成虎,谎言重复一千次便是真理。何况伽利中将位高权重,所言又并非全胡说八道。本来因为8341舰事件而仇恨,并与中国开战,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北京公布的证据获得了联合国的承认,击沉8341舰的另有其人,不是美国就是日本。

如此一来,“击败中国,为8341舰复仇!”的政治口号瞬间失去基础成了空中楼阁。再加上主将伽利中将的投降,支撑士气的承重支柱一下子轰然崩塌,不复存在。

“上尉,”

“闭嘴!军长山高皇帝远,我们只听营长的。”

“可是营长和K连被解放军分割在镇外,”大胡子中士焦急道。

“在营长传来新命令之前,我们继续执行战斗任务。都回到岗位上去,快,这是命令!”

士兵们不情愿地磨到自己的岗位,测距,安装引信,气氛沉闷。这一仗过后,不知有几个人能从对方的报复炮火之下存活。为国捐躯和为政客捐躯完全两个不同的意义。

“各炮位五发速射,完成即撤退。十秒倒计时开始,10,9,8......”

“格拉姆上尉,”

咦?营长的呼叫。

四处张望,小巷转出几个人影,人影之后还有人,陆续走出一百多号人,营长诺汉少校和L连连长在其中。奇怪的是,营长带来的L连官兵从上至下清一色赤手空拳。

“少校,你可来了,太好了!”

“格拉姆上尉,你在干嘛?”营长注意到周围三门处于发射前的迫击炮后,神色紧张。

格拉姆上尉立正,扯着喉咙应答:“按营长的命令,与入侵者血战到底!”

诺汉脸色微红,很尴尬的样子:“咳咳,上尉,时局有变,命令改了,执行军长的命令,放下武器。”

“啊?难道营长你也投降了?”格拉姆脸部的肌肉因为痛苦而扭曲。

“上尉,请注意用词,堂堂大印地斯坦军人怎么能用‘投降’二字。旅长说了,我们只是‘不合作’,‘非暴力不合作’,懂吗?”

“对,‘非暴力不合作。’”

格拉姆愣了愣,心中一阵悲哀,营长从镇外潜回来,为的是拉拢部队,L连被说服了,现在轮到他的G连。无心反抗,连旅长都去向解放军报道了,他小小一个连长能做什么呢?

营长继续唠叨:“把炮弹拆掉引信,和武器一起藏进地道里。我们要让中国人懂得印地斯坦文化的精髓——即使身陷绝境,我们也秉持‘非暴力不合作’的精神!”

“是,长官!”士兵们理直气壮,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不是投降,只是非暴力不合作而已。

想当年,印国正是靠“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才从英国主人那里乞怜到独立地位的,没什么不妥。该运动精神早已升华为宝贵的民族遗产烙印民心,如别国的民族英雄一样,法国有贞德,美国有华盛顿,中国有杨靖宇,印国有伟大的甘地,还有他发明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当敌人弱小时,霸道欺凌之;当敌人强大无匹时,理所当然转用“非暴力不合作”,通过绝食装死获取最终的胜利。

格拉姆连走了,把武器扔进地道里,排成一队向野战机场方向开拔。沿途逐次汇合兄弟部队的一个班,一个排,甚至一个营......涓涓小溪最终到达野战机场时,几成奔腾恒河,汇入人头涌涌的先达者海洋中,聚成了印的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