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55章 印玛塔

在其位,谋其政。印军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特布尔中将一夜愁白头。

由于新德里指挥部的过度高估自己,并且判断严重失误,导致深入中国阿克赛钦境内的两个精锐机降旅万余人一夜之间沦为孤军,覆灭在旦夕之间。

葬送两个旅的官兵本来够糟糕的了,偏偏这只是一系列惨痛灾难的揭幕式——随着克勒策的沦陷,整个第十四集团军后路断绝,俨然瓮中之鳖。

那些坐镇后方的官僚倒是开出了不少药方,又是开辟空中走廊,又是什么修复打通赞斯卡山谷之路,全他娘的纸上谈兵瞎指挥。失去制空权、机场全毁的情况下只能用运力有限的直升机运兵,可现实是,中国的空军部队和无人机部队轮番上场,24小时轰炸,直升机来一架毁一架,派来一百架也未必能实现百分之一的逃生率。

摆在特布尔中将眼前只有一条路,趁对手未建立起稳固的防线挥师猛攻克勒策,杀开一条血路。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将军,这是你要的未来48小时的天气预测报告。”

列城野外,第十四集团军临时指挥部,一名少校给给特布尔呈上最新的天气预告。

解放军的空袭异常狠辣,几枚钻地弹把位于列城地下数十米的指挥中心给一锅端了,好几百来不及撤离的官兵为此丧命,连参谋长也未能躲过一劫。亏得当时警卫尽职尽责,强行架起他提前三分钟疏散,否则第十四集团军就群龙无首了。

看着报告书,特布尔一阵激动。

“准确吗?”

少校毕恭毕敬回答:“回将军,天气小组是根据气象卫星下载的资料作出的预测,参照往常的经验,准确率在八成以上。”

八成?

刀兵之事,人命关天,情报差之毫厘,结果可能是血流成河。眼下这份天气预报便是如此,如果实际情况并非如报告上所言,中午时分至后天有暴风雪,那么装甲集群在这个时段集结和攻击就等同自杀。

厚实的云层隔阻坦克和汽车引擎的强烈红外信号,同时可吸收波长较短的电磁波,削弱解放军的制磁权。解放军空军只有搭载紧凑型合成孔径光电吊舱才能对地攻击,针对这种情况,印军也有防范,早从日本进口了相应的专项干扰设备。所以,风起云涌是印军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稻草究竟是真是抑或虚幻,答案并不肯定。

特布尔没暴跳如雷,只是略微皱起眉头。野战指挥部技术条件简陋,天气小组能做到这一点已算难能可贵,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任务,乱发脾气于事无补,甚至适得其反打击士气。

大概是看出了将军的不满意,少校补充道:“天气小组两个小时后再下载一次数据,那时的准确度更高。”

“辛苦了,注意空袭。”

“谢谢将军。”少校颇为感动。

特布尔倒也果断,决定豪赌一场。于是传令各旅进入攻击前准备,午后两点集结,傍晚六点出发,晚上十点攻击,争取在明天一早锲入克勒策镇内。

豪赌乃情非得已。时间在解放军那边,每过去一分钟,克勒策的防御就会强一分,与之成为反比,第十四集团军的士气相应降低一分。此时不奋起一博,最终必落得个温水煮青蛙的下场。

或许是自助者天助,又或许是老天爷似乎动了恻隐之心,午后,黑压压的云层从西北面迫近,狂风大作,气温大幅下降,雪花飘舞。

特布尔喜不自禁,当即传令先导部队提前出发。

先导部队位于列城与克勒策之间,由一个T14SI“印玛塔”坦克营和一个轻步营构成。

T14SI“印玛塔”是俄罗斯研发的第四代主战坦克的印地版,全重达到惊人的65吨。原本在多山的拉达克地区根本不该部署这样的重装备,且不论印国国内的公路桥梁系统能否无法通行如此沉重的铁疙瘩,中印边境的地形就不容它的履带纵横驰骋。印国军方之所以固执地位第十四集团军配属主战坦克营,主要是担心万一战败,为防解放军当年的气吞万里如虎之势,特意不惜重金动用C17“环球霸王”将这些巨无霸送到列城,希望能借助主战坦克形成不对称优势,给攻入境内的解放军一个下马威。

T14SI坦克营部署在列城西北大约一百公里处,距离克勒策的外围阵地仅数十公里,因顾忌致命的空袭疏散在各处山洞工事内。见老天爷帮忙,其营长生怕好天气骤来骤去,赶紧命令全速推进。

在电磁干扰器的保护下,怀着忐忑之心奔袭。还好,这次没摊上日本的伪劣产品,五六个小时的行军安然无恙,一直抵达克勒策外围。

“报告少校,前方道路中断。”

侦察小组通过无线电报告。

“工兵连不是与你们一起吗?”责备。一路上都是靠工兵填坑修路这么过来的,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便是,一惊一乍让人心烦意燥。

侦查小组配备侦查装甲车,遂将路况的红外视频传送回去。

营长一瞧,愤怒交加,倍感耻辱。

横亘在前路的是装甲车坟墓,解放军将收缴第四军的的各式车辆,包括坦克装甲车和火炮,大大小小数千辆/门堆放在从河滩延伸至山脚的路段上,厚十数到数十米不等。

对于军人而言,耻辱莫过于此。

“少校,是否爆破?”

侦查兵询问。

“不,这是中国佬的阴谋,意在激怒我们。检查是否暗藏了地雷和炸药,没有的话,开一辆坦克碾过去。”

与世界新一代主战坦克相比,“印玛塔”的优质和劣势均在其体重,65吨的战斗全重足以碾压一切车辆,开辟出一条通道。

工兵检查安全后,一个战斗排四辆坦克排着一字长队轰隆推进。

“嘎吱嘎吱”

威武的“印玛塔”攀爬上一辆皮卡,将其压扁之前,履带接着压上一辆T90坦克的炮塔,T90皮厚,抗住了泰山之压。“印玛塔”继续霸气推进,以T90为垫脚石越过半米宽的空隙压上一门自行火炮......第一辆“印玛塔”刚至半途,第二辆“印玛塔”紧随其后,冲撞,碾压......

“嗤嗤——”

空气中响动飞行物的引擎声。透过飘雪主导的夜幕仰望,一道光影从远方山坡急速逼近。

糟糕,反坦克导弹!

漆黑的世界里,那一道掠空光影异常触目惊心。

“轰!”

导弹炸响,烟幕笼罩打头阵的“印玛塔”。

“嘎吱,嘎吱”

庞大的钢铁身躯不受丝毫影响继续碾压。

“印地斯坦万岁!”

后方的侦察兵和工兵振奋欢呼。

尽管与第五代坦克相比,“印玛塔”落后一代,隐身性能和防护能力有所不如,但是其主动反应装甲还是有相当实力,对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的拦截成功率高达9成。

“轰!”

越过障碍的“印玛塔”愤怒反击,行进中开火,炮口迸射出的高温火焰照亮河谷,映出坦克的威武轮廓。

炮弹在山坡上炸起一团火球。

效果不得而知,但鼓舞效应很实在。坦克排的其余三辆“印玛塔”顺着半通道暴力撞开障碍,陆续加入炮击行列。

期间,山坡方向相继射来两枚反坦克导弹,“印玛塔”的主动反应装甲经受住了考验,在导弹跃起攻顶瞬间弹射出反应装甲,提前将导弹引爆。

随着一个加强步兵排跟上,步坦协同展开,步兵或搭乘越野车山地车,或骑着摩托,散于坦克两侧,前方和中间,冒着夜雪进攻。

解放军显然挡不住坦克协同的冲击,稍事抵抗便匆匆放弃前哨阵地后退。

“印玛塔”坦克排一口气突击了近千米,轻松收复第一块丢失的国土。

此时,天气的恶劣度急转直下,西北风骤然狂烈,天空,低矮的云层里电闪雷鸣,仿佛欲炸裂整个世界,大如鹅毛的雪花“簌簌”飘落,下着,下着,雪花变冰雹,“乒乒乓乓”大珠小珠落玉盘。

拉达克地区,百年难得一遇的暴雪毫无征兆降临,地面上的雪片以惊人的速度堆积,半寸,一寸,两寸......淹没脚踝,淹没石块,转眼间大地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