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57章 巴铁的野望

秦川一觉醒来,只觉冬眠了一整个三九天,全身每一个细胞精神焕发生机勃勃。

吃完早餐,又去继续昨夜未竟的事业——与来自克勒策第四军的营旅长们握手交流。

“非暴力不合作”的第四军营级以上军官昨天全部运送到伊斯兰堡,巴基斯坦军方如获至宝,强行抢先审讯套取情报,每审完一个再交给解放军。秦川等得发霉,干脆去睡觉,一早起来再工作。

一夜下来,巴方仅仅送来一名上校和五名营级参谋。从俘虏脸上的淤青可以窥豹一斑,印巴两国之间的仇恨深似海。

“这就是你们说的优待吗?”印军上校指着自己的熊猫眼冷声质问。

秦川耸动肩膀,两手一摊:“是你们自己说的,不当俘虏,什么‘非暴力不合作’,文化差点的人听了还以为你们得‘暴力才合作’。”

印军上校被反驳得脸红耳赤,大声抗议:“我们是向贵军停止作战,你们无权将我们转交给巴基佬!”

说到点子上了,秦川理亏。但这里毕竟是巴铁的地盘,借地打仗的天大人情不好拂。

为表歉意,请他们喝热气腾腾的咖啡和金黄糊状的咖喱洋葱米饭。

“我保证,你们将受到友好对待。”秦川向上校伸手。

印军上校犹豫数秒,礼貌性地接手相握。秦川热情握住:“当然,如果你们愿意主动与我们合作的话,钞票,房子和移民待遇随时等着你们领取。”

那一刻,秦川感受到了上校的大脑皮层爆发出海量脑电波,于是悉数接收。

脑电波信息丰富,上校是第四军军部主管仓储的参谋,哪里有山洞,哪里储藏军火,哪里储藏军粮,哪里储藏衣物被褥器械,一清二楚。

秦川对这些信息不感兴趣,印方的军火对解放军而言大多都是垃圾,而起获十万八万吨军也粮顶多减轻一下后勤压力,不算啥大功劳,也不足以作为摘取上尉军衔的垫脚石。

“上校,我想提醒你,你的同僚已经明码标价出售军火库和粮仓的信息,你尽管藏着掖着等贬值吧。”

印军上校一听,震惊。没想到自己的身份已被对方识破,对了,一定是伽利中将,没准昨天一踏出直升机的时候就老远给指认身份了。

“我,”支支吾吾,左顾右盼,忌讳周围的同僚。

“没有价值的军官战后都会被移交给伊斯兰堡。”秦川压低声音说,接着直指身后的桌子,桌子上有笔有纸,还有银行卡。

“你只是后勤军官,出卖的是物资不是人,无伤大雅,不算叛徒......”

在秦川的循循诱导下,印军上校先是发愣一会,终究私欲压倒一切,大步走向那张为他准备的桌子,坐下,抓起钢笔“莎莎”交代......

随后巴铁又转送来一批军官,秦川一一与他们握手道歉,都是些小鱼小虾,其本身的价值不值得花费精力去榨取。

“中尉,秦秘书长找你。”一名警卫在审讯室外探头探脑。

话音落,军容永远那么整洁,表情永远那么严肃的秦枫少校闯了进来。

秦枫是刘一博的秘书长,初时秦川见同姓,倍感亲切,不料此人等级观念极深,对军阶比他低得多的秦川不屑一顾,而且功利心重,对上善于察言观色阿谀奉承。

礼节性握过一次手之后,秦川每每见到此人便有一种龌龊的恶心感,若非公事需要接触,一般情况下都懒得与他打招呼。

人在江湖漂,毕竟对方军衔高,尽管心里不舒服,还是得敬礼。

“欢迎秘书长前来指导工作。”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随口胡诌的一句听在秦枫耳里分明带刺。

“岂敢,岂敢。有总指挥运筹帷幄,谁有资格指导你。搞不好坏了你的升迁大事那就是罪过喽。”

来者不善。秦川不记得自己哪里得罪过他。当秦枫不客气地闯进审讯室时,眼神与做派与平时明显不同,平日相见,顶多是一种散发优越感的高傲神采,今天,这种神采荡然无存,惟剩阴阳怪气。

“难道秘书长想打扰工作不成?”

秦川本能地争锋相对。

秘书长不语,目光瞥见一名印军上校老老实实坐在审讯桌前主动写着“功课”,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丛殿宝真有点道行,还是俘虏在写家书而已?

装作漫不经心走近瞧瞧,印军俘虏所书写的正是审讯表,英文填写了完整的个人资料,信息栏里列出一条条,他能看懂,什么几号仓库位于哪里,装的是弹药,几号仓库又位于哪里,桶装柴油三千桶等等十数条不一而足。

见鬼了,丛殿宝到底给这些高傲的阿三灌了啥迷魂汤,巴国的专业审讯人员未挖出的情报倒被他轻松搞定。

又是吃惊又是不服。

瞥见桌面上的一张银行卡,释然,哼,小伎俩,恢复淡定。

“总指挥命我来接替你的工作,交接完手续后,你去指挥大厅报道。”

正合秦川心意,与其在这里为些鸡毛蒜皮事劳心还不如去看去学将军如何指挥打仗。

没啥好交接的,甚至都懒得等那个印军上校“交卷”,拍拍手甩掉咖喱味,走人。

指挥大厅,工作人员一如往常地紧张忙碌中。刘一博却在下国际象棋,与他对弈的是巴基斯坦的一名高级将领,看肩膀上的将星,四颗,嗯,上将级别。

巴国上将指挥水平如何不得而知,不过棋艺显然高刘一博一筹。秦川走到棋盘边,刘一博心无旁骛,目光紧紧盯着棋盘,苦思冥想。

秦川正欲提醒,转念一想,到了喉咙的“报告”二字骨碌吞了回去。将军睿智,这个时候对弈必有深意,且看着就是。

于是不动声色站一旁耐心等待。

彼时棋局到了残局阶段,巴国上将稳占上风。秦川调动植入芯片里的有关国际象棋的资料,对比一下,输定了。

刘一博倒也干脆,把举棋不定的皇后丢落棋盘内,大方认输:“卡曼上将若改行,必是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人物。”

“过奖,过奖,刘将军承认而已。”

秦川略微吃惊,巴铁上将的中文相当流利,一口京腔味。

刘一博瞥一眼秦川,似乎才注意到他,“哦,你来了,卡曼上将正好想见你。”

秦川向巴铁上将敬礼。

上将还礼。

“你就是那个从俘虏当中甄别出印军第四军军长伽利中将的英雄,丛殿宝中尉?”

英雄?算是吧。不过嘴上还是要谦虚,哪里哪里。

飘飘然来袭。

“贵国有句古语,英雄出少年。今天观之,古人诚不欺我。为表彰你的伟大战功,我将代表我国军方授予你一把英雄剑。”

我的天,镶宝石吗?

“还不快谢谢上将。”刘一博使眼色。

秦川会意,伸手。

巴铁上将哈哈大笑,豪迈地握住他的手用力甩。

不是吧,好大的胃口,好大的野心!

那一刻,秦川接收到了卡曼上将脑海里的电波。卡曼少将的脑海里有一个借助解放军的大胜东风席卷整个克什米尔地区的作战计划。

握手礼毕。卡曼对刘一博笑道:“刘将军别忘了承诺。”

“不会,愿赌服输,棋局你赢了,俘虏都归贵军。”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我就厚着脸皮在机场恭候贵军送来的俘虏。”

秦川瞪眼:以俘虏为赌注,还有这样的操作?

目送卡曼一行离开后,刘一博幽幽道:“看见了吧,巴铁要第十四集团军的所有高官。”

秦川低头瞥一眼棋盘,“将军的输棋是故意如他所愿。”

刘一博捡起一枚棋子,讪笑:“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深藏不露。”

“将军想赢又何必雪藏我这个主力。指挥作战,俺不如将军,下棋,将军望俺项背。”

“得了,少嘚瑟。刺探到什么没有?”

“嗯,他们正密锣紧鼓为收复克什米尔地区做准备,向我们要俘虏是为了套取印占克什米尔地区的防御情报。我们把印三打趴下之日,印巴重燃战火之时。”

刘一博眉头紧皱,巴方的节外生枝将导致局势复杂化。战争不是孤立存在的,更不是儿戏,而是政治的一种外延手段。政治上,中国需要一场中等烈度、受控制的战争在精神上崛起,确保国家一直处于领头羊位置。失控化的战争和长期化的战争非中国所愿,有违国家意志,有悖民族利益。

“将军自找麻烦,拒绝他们的要求不就行了嘛。”

“你以为缺了几个俘虏,少了几份情报,就能让他们改变想法?更何况借地打仗,人情必须还。”说着,向十数步外的随从招手。

随从拿来一顶头盔。

“戴上,麦丰教授特意给你寄过来的,防弹防电磁。”

“疯教授真有意思,回头请他吃饭。”秦川笑着接过头盔,同时感觉到将军的话语背后似乎有重要安排。

“将军的意思是......”

“等天气放晴,辛苦你去一趟克勒策,截住新抓获的俘虏。”

“审讯哪方面的信息?”

“主要两方面,一是电报密码,二是直升机的藏身之处。”

“是!”高高兴兴敬礼应命。第十四集团军比第四军高一个层次,大鱼比比皆是,若真个将印军的电码本套出来,估计将军都不好意思让他肩膀上扛着个尉级军衔,起码得少校军衔才能衬得起他的功勋。

此时,秘书长秦枫兴高采烈小跑过来。

“总,总指挥,好,好消息。”

边说边扬着手上的几份审讯稿。

“啥好事情?”

“招,招了,印军第四军军部参谋纳拉迪上校被我说服了,主动交代第四军的所有物资仓库所在,瞧,有柴油三千桶、军粮两万余吨,军火8000至两万件,各种弹药二十万吨,雪橇车两百多辆......”

秦川疑惑,扫一眼审讯稿,晕,脸皮真厚,俺没当一回事的琐碎功劳竟被他窃据拿来邀功,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