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59章 坠落

秦川所言一点没错。部署在印国北部的导弹部队以及空军对克勒策以及巴基斯坦境内的发射了百多枚地对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

与普通导弹不同,这些导弹的战斗部并非常规炸药,而是来自日本的高能脉冲弹。尽管解放军的防空系统干扰了和拦截下大部分的来袭导弹,但是,很不幸,有一枚被干扰撞向克勒策附近的山峰并炸开释放伽玛射线。伽玛射线冲击大气层内的氧气和氮气,制造高伏特电磁脉冲,电磁脉冲能量在山谷里扩散来回震荡。秦川的“专机”正好一头撞入电磁脉冲波中,直升机密封性差,内里的电路顿时像触角一样吸收这些无形的能量波,从而导致航电系统瘫痪。

“喂,喂喂,北方特快,听到请回应,这里是一号分指,喂喂,北方特快......”

克勒策地面空管,联络官心焦如焚满头大汗。眼看来自**堡指挥中心“北方特快”运输直升机即将安全降落,节骨眼时刻,克勒策却突然遭到导弹袭击,“北方特快”就在那时失联。这挨千刀的阿三,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跟他作对似的,要知道“北方特快”搭载了重要人物,之前总指挥亲自来电强调要保护周全。若是出状况,没法交代。

“联系上没有?总指挥又询问情况了。”旅长同样倍受压力。**堡同样遭到导弹袭击,刘一博非常担心秦川的安全。

“还没有。”愁眉苦脸。

“愣着干啥,赶紧放出无人机搜寻,生要见人,死要见......呸呸呸,不能死,必须把人给老子找回来!”

“是!”

此时的秦川如烟波浩渺大洋中的一叶浮萍,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任由失控的直升机带着他往前飞去。

悲催的直升机除了能够向前飞行之外,不能升降,不能左右,好几次差点撞山。

机舱内,所有人一声不吭,有的神色严峻,有的脸色发白,有的躁动不安。克勒策早过了,再往前飞两百公里便是印军第十四集团军的老巢——列城。届时,即使侥幸一路没撞上山峰,也会面临蜂拥而来的防空导弹。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情何以堪。

“弟兄们,等航油快没了的时候,我有一个办法降落。”飞行员大声喊道。

“航油还能支撑多长时间?”秦川追问。

“二十来分钟吧。”

“飞出多远?”

“一百多公里。”

“能放油吗?”

“废话,不如问我能降落不?”

没话了。违逆不了老天爷的意志——在列城附近降落。

“弟兄们,坐好了。”

飞行员难得对他们恭敬一回。

心里都明白,如果在敌占区降落,要么战死,要么被俘虏,如果说还有一丝希望的话,就得靠机甲排的英勇奋战熬到救援的到来。

王一鸣这才想起检查战斗机械狗是否正常。

掀开柔性金属布,接通电源,系统正常启动。一个,两个,三四个......全部12个都完好无损。

“排长,可是,遥控器坏了。”一名士兵泼出一盘冷水。

没法遥控的战斗机器人作战效能极低,不能配合,不能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在最关键的战场。

“把遥控给我。”秦川说道。

“你会修?”

目光齐刷刷投来,仿佛在他身上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试试。”秦川接过一套遥控装置,找来工具装模作样修理。

“有密码吗?”

“有,246135。”身边的士兵不假思索漏了嘴。

遥控器不重要,关键是密码,战时就不需要一个个绕过系统的阻拦,省时省力。

二十分钟很快过去。

“我想我看到的是列城。”飞行员喊道。

秦川和机甲排的战士也都看见了,直升机两侧的下方地面,点点火焰密布,狼烟滚滚,无论是河谷地带抑或山坡山脚,无处不见狂轰滥炸的痕迹,入目之处皆是狼藉。

估计是要么被炸死了,要么被炸怕了,迟迟未见守军发射防空导弹。

直升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带着众人闯入列城上空。就在这时,剧烈抖动一下,前进之势衰减,显然,航油告罄。

接着,引擎轰鸣声戛然而止,明显感觉到直升机在响应地心引力的呼唤。

那一刻,心向上,身躯向下,惊魂几欲出窍。

伴随着直升机的急降,飞行员发出疯狂的吼声,仿佛吼声能够减缓直升机的下降速度。

直升机的坠落状态部分可控。秦川知道,经验老到的飞行员没吹牛,他在利用直升机桨叶的惯性转动输出一点点升力来对抗地心重力,避免硬着陆。而且,直升机的抗坠毁冗余设计在着陆的一刹那也会提供很大的缓冲。

生,或死,权作一场豪赌。机舱内,所有人一致的动作——弯腰抱头,等待赌局揭盅。

“砰!”

直升机重重坠落,将一尺多厚的积雪砸起十数米高,形成漫天飞舞的雪幕。

知觉麻木,昏昏沉沉,两眼发黑。直升机内,包括飞行员的所有人的或晕过去,或意识迟钝。头脑好不容易稍微清醒些,手脚又不听使唤。

秦川挣扎着爬起来背靠座椅,冷静评估身处的环境。

直升机内弥漫着烧焦的塑料气息,机甲排战士大多昏迷,没昏迷的也没好到哪里去,状况比他还糟糕,龇牙咧嘴,发出梦魇般**。那原本摆放齐整的12个战斗机械狗脱出了柔性金属布的包裹,七歪八倒与战士们混在一起。

机舱门门锁断裂,舱门扭曲,半开着。外面的硝烟随冷风灌进来,呛人。

视力模模糊糊,透过机舱门缝隙影影绰绰听见有人声。

爬过去偷瞄,神经绷紧,周围不少建筑,直升机的坠落点似乎是在城镇内的广场上。有说话声,糟糕,是印军,十数人,全副武装,距离数十米,呈战斗队形包抄过来。

心肝乱跳几乎蹦出胸膛,看看机甲排的战友,七歪八倒,还没有一个恢复战斗力。

人生的第一次上战场,直面生与死。紧张,很紧张,紧张得大脑似石化,血液似凝固,手脚僵硬不能动,不知所措。

脑袋空白之际,一股外来意识莫名其妙注入大脑:战斗,为了生存。

植入芯片在发挥作用,不断激发身体潜能,激发斗志。

不由一个激灵,迅速冷静。

开始琢磨盘算。

不能被活捉。这些天印国阿三被炸惨了,若是落入他们手里,还不知要遭受什么地狱式的折磨。

何况,芯片人不能当俘虏。

形势并非一片黑暗,至少敌人在明自己在暗,拼了!伸手摸散落舱板上的枪支,一摸,入手的是冰冷的钢铁,拉不动,哦,战斗机械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