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60章 一排降一城

机舱门在响动,印军士兵在撬机舱门。叽里呱啦,乱七八糟的土语当中,有一句是印地语:抓活的,剥皮!

“抓NM!”

秦川怒骂。愤怒瞬间超过恐惧,覆盖恐惧。

与此同时,“哒哒哒”,正对着机舱门守候的战斗机械狗如臂使指般射击,对着机舱门喷射金属风暴。装载左边肩膀上的重机枪枪管冒着火舌,12.7MM大口径子弹将机舱门钻成千疮百孔。可怜机舱门后的印军士兵瞬间被穿透机舱门的子弹打烂,打碎,打成几截,鲜血肉沫涂抹机舱门,透过缝隙渗染进来,飘传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哐当!”

机械狗暴力撞开摇摇欲坠的机舱门,跳下去,一个,两个,三四个,鱼贯而出。.

直升机外,枪声大作,印军士兵措手不及,伤亡惨重,匆匆的还击也未能对机械狗造成任何威胁。

“哒哒,哒哒。”

战斗机械狗残酷无情,搜寻尚存气息的伤兵补枪,直至探测不到心脏跳动。

秦川赶紧修改指令,将负伤放弃武器的伤兵调入不杀选项。

短短十数秒功夫,战斗结束,在场的印军士兵无一漏网,或死或伤。

秦川艰难爬出机舱,正好,迎面的街道拐角冲出一辆吉普车,急刹90度转弯。

又是赶来抓活的。

去死!

遥控位置最合适的一个机械狗开火,“哒哒哒”,枪响之后明白该用榴弹,意识一闪,另一个机械狗心有灵犀地开火。

一发20毫米枪榴弹精准命中吉普车。

轰——轰!

枪榴弹先是炸飞吉普车引擎,接着引爆油箱。

继吉普车之后,大批步兵涌出街角,朝这边胡乱开枪。

秦川毫不客气,除留下两个机械狗作为预备队兼警卫,指挥机其余俩俩一组,相互火力掩护交替攻击前进。

街道狭窄,印军兵力占优火力密集,机械狗不时中弹,金属外壳火星四溅。

秦川躲在掩体后,意念流转,只见一组机械狗跃过左边的矮墙,又一组钻入右边的废墟,分别迂回。

印军火箭筒手赶到增援,一个小组跪在街道拐角处扛着火箭筒瞄准。

秦川眼疾手快,在对方扣发火箭弹之前脑控前排的两只机械狗极速奔跑助力跃起。

嗖!

火箭弹从其腹部掠过,“噗”,插入泥石堆里,没有爆炸。

机械狗连跑带跃突入印军躲藏的废墟里。印军投鼠忌器,生怕误伤自己人不敢开枪。机械狗却是毫不顾忌,机枪乱扫,不分青红皂白撂倒一个又一个血肉之躯。

这时,左右迂回的两组机械狗包抄到位,一左一右展开对印军的屠杀。

印军拼死抵抗。

血肉之躯岂是钢铁与智慧组合的对手,机械狗无惧死亡,无惧子弹,猛冲猛打,重机枪点射,枪榴弹轰杀,直杀得血肉横飞,血流成河......

机甲排战士陆续醒来,爬出机舱,见秦川无需遥控器,“胡乱”使用战斗机械狗就打了一个大胜仗,不由称奇。

“你的遥控器呢?”王一鸣问。

“少啰嗦,你负责组织救人。”秦川没工夫解释。胜仗不改形势的恶劣,此地不宜久留,必须尽快撤退。至于往哪去,这正是秦川繁忙的原因。

躺满尸体的街面,有几个装死的,秦川走过去,逐一用枪口指着询问,一连问了四个,总算遇到一个能听懂印地语的军官。

握住他的手。

“所在部队番号、直属单位、部署地点,兵力分布......”问题如机关枪,一连串。

无需对方回答,意识流转,脑电波涌动,秦川随即截获大部分所需要的信息。

撕下对方的肩章,冷笑道:“你是第十四集团军宪兵营上尉连长?看来伽利中将没撒谎,第十四集团军主力疏散到城外了,城里只剩一个宪兵团。”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不,不,别杀我,我愿意追随伽利中将与贵军合作。”

通过截获的脑电波,秦川了解到,伽利中将的广播以及大轰炸在对方的内心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再加上第十四集团军的主力惨败于克勒策防线下,总司令生死未卜等打击,守军的士气以及意志接近崩溃。

“回去告诉你的团长,本少校来了,要么像第四军那样放下武器‘非暴力不合作’和平退出战场,要么等待毁灭!”

“你,是营长?”探头探脑,一双狡猾的贼眼乱转。

“不相信?”

“不,不敢,相信,相信,一定照办。”

“等等,还有,你们的司令官被俘虏了,解放军主力乘胜追击很快兵临城下,不要再作无畏的反抗!”

“明白,明白。”

印军上尉沿着来路连滚带爬消失在街道拐角。

秦川从战场上搜取几颗手雷和一支机械式步枪。印军装备五花八门,其中不乏昂贵的战略步枪,但是那玩意高度智能化,核心是芯片,怕引来己方的误炸,不敢随便用。

回头时,机甲排战士都离开了直升机,王一鸣合众人之力救出飞行员和导航员。

飞行员的肋骨断了几根伤及内脏,献血不断从口中涌出,伤势严重。导航员左腿骨折,无法行走。

为了保护机舱后的战友,飞行员尽量使机头部位先触地,结果,机甲排的战士得以存活,而英雄却奄奄一息。

秦川拉开其眼皮,发现瞳孔已经放大。

摇头:“没救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众人沉默。

“不能把他丢下。”王一鸣说。

两名穿着骨骼外装甲的士兵上前,一个抱起飞行员,一个抱起导航员。

“跟我走。”秦川说。

列城不大,地图烙印在印军上尉的脑海里,哪里重兵布防,哪里空虚,秦川已了解七七八八。

一行人跟着秦川钻入小巷,抢占几幢居民房构筑防御火力。

不多时,留守直升机坠落点的哨岗来报,印军派来了谈判代表。

在废墟之间,秦川见到了印军的宪兵团团长,一名大胡子中校。

“你是,解放军少校?”

印军团长起疑心,少校见得多,没见过二十岁出头的愣头青少校。而且秦川早摘掉肩章,更无说服了。

“解放军第六六七机甲营少校营长,支大宝。”秦川不卑不亢。

印军团长四周观望,忽然冷笑:“唬谁呢,其实你的人并不多,我可以杀了你们。”

“你可以试试,如果你承受得起所有官兵被送给巴基斯坦的代价的话。当然,你例外,你会死在这里,今天。”

听着秦川有恃无恐的回答,印军团长词穷语塞。“移交给巴基斯坦”的确是他的软肋。

“你确定能做主?”

“不然我来旅游?”

印军团长审视他的眼神,难看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好吧,我可以下令宪兵团放下武器,但有俩条件。”

“说。”

“第一,我们不是投降,是‘非暴力不合作’。”

又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同意。”

“第二,不能把我们移交给巴基斯坦方。”

“可以。”

“还有个人的一个小条件。”

“说。”

“我要去美国,再要一笔钱,一千万美元。”

秦川不再爽快,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有一千万美元的话,给你们的总司令好了,他会让你们放下武器。”

“你随口答应倒不像真的了。好吧,五百万,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个权力都没有。”

“当然有。五百万,成交。”

秦川伸出手。

印军团长犹豫一下,接手相握。

秦川笑着笑着,突然举枪对准他的脑袋。

“你不是团长。”

“我,我,是团长。”大胡子狡辩。

秦川伸手探入他的衣服口袋,抓出一台手机,奶奶的,是一台赞新的大米手机,据说这款新品在印度市场还处于申购阶段,没上市,十有八九是从大米公司的仓库里抢来的。

“自动定位吧,等你走后,你们的炮兵就按定位把我轰成渣。”

“你,你怎么知道?”惊得差点掉下巴。

秦川哼了声,道:“我还知道你们的迫击炮阵地在哪。一号,过来。”

后一句显然不是跟说的。因为,小巷口应声奔出一条狗,准确来说是机器狗。

乖乖,声控,比日本人的八爪鱼还先进。

大胡子瞪着眼睛看秦川在机械狗身上的按钮按几下。

“你们的炮兵完蛋了。”

秦川说。

大胡子根本看不懂他在干啥。

天空,炸弹破空呼啸。

大胡子脸色大变。

“轰隆隆!”

连续的爆炸声给出生动的提示。转头,天啊,是炮兵阵地所在。

“看见了吧,我们的战斗机器人系统比贵国的更先进,定位加方位加偏移量,发送轰炸请求。”秦川得意道。

“没猜错的话,你们的团长就在附近吧。回去告诉他,只有放下武器一条路。”

大胡子沮丧地离去。

半个小时后,大胡子转了回来,带着十数名军官,其中一人躺在担架上。

“少校,我们团长来了。”大胡子边说边朝单价望去。

宪兵团团长双腿负伤,行动不便。

“之前被贵军炸伤的。”大胡子补充解释。

秦川按礼节给对方敬个军礼,印军团长面无表情还礼,道:“阁下,宪兵团无力再战,愿意放下武器和平退出战场。宪兵团团长蓝毗尼率全团尉级以上军官前来以表诚意,请贵军停止对列城内城的军事行动。”

“很好,请贵军借电台一用。”

啊?

上当了,突入城内的解放军是孤军,没通讯器材!可是,后悔已然来不及,现在全团仅剩的军官都成了砧板上鱼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