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61章 列城来电

印国对巴基斯坦境内的导弹攻击,九成被拦截,其中伊斯兰堡的拦截成功率高达百分百。不过,拉舍尔和古杰拉特等几个边境城市由于缺乏解放军的协防而挨了几枚电磁炸弹,导致电网瘫痪,几个省份断电,大量民用电器损坏。

当天,巴基斯坦军方即展开凶狠报复,趁着对手在北方失去制空权的窗口期,起飞数十架“枭龙”战机和上百架无人攻击机对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城镇狂轰滥炸。

巴方的军事行动并未事先告知中方。刘一博正在为秦川的失联懊恼烦躁时,解放军大型无人侦察机发现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重镇斯利那加和查谟爆发异常的红外辐射源。

相应的预警机侦查报告以及卫星侦查报告随之而来,相关情报表明,巴基斯坦的报复范围超出了克什米尔地区,战火蔓延至克什米尔以南的阿姆利则和卢迪亚纳等重要城镇。

刘一博当场气得说不出话。拉达克地区属于克什米尔,是巴方的声索地区,解放军拿下整个拉达克地区后,除去传统藏族居住区外,列城至克勒策的部分将会作顺水人情,以归还的名义交给巴基斯坦。现在倒好,巴基斯坦直接参战,“交还”二字在舆论上再也说不过去,在其他国家看来,倒像是中巴合谋瓜分印国领土。这些还算其次,重要的是战局向纵深发展,隐隐脱离了边境冲突的性质,正在向全面化推进。

“卡曼上将来了。”秘书长来报。

刘一博迎上前,丝毫不隐藏不满的情绪:“上将,你们不该瞒着我们。”

“很抱歉,刘总指挥,”卡曼抚着额头说道,“请体谅我们的压力,印国的巡航导弹和地对地导弹都在巴基斯坦上空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炸响,如果贝托总理不干点什么,反对派明天就会把他踢下台。”

“即便如此,也至少该和我们商量商量。实话说,我们正准备结束西线战事。”

闻言,卡曼皱起眉头,从他的角度出发,中方步伐太小,没完全考虑巴方的利益,既然开打,就该一劳永逸地顺便帮助巴方解决克什米尔问题,而不是半途而废,对不起巴方无条件借予基地、大量战机等装备和人员的友情。

“你们不懂印国人,他们比强盗还强盗,贪婪,无耻,恶毒,记仇,对于今天的惨败绝不会善罢甘休,尽管拉达克地区本不属于他们。贵国毛主席曾赋诗云:人间正道是沧桑,宜将剩勇追穷寇。难道解放军要学西楚霸王,养虎为患吗?”

卡曼年轻时留学北京,对中国文化了解甚多。

刘一博道:“我是军人,只管如何打。至于打不打,打到什么程度,那是政治层面的决策,不是我所能左右和影响的。言归正传,贵国究竟什么打算?要打第四次印巴战争吗?”

“贝托总理下午即飞北京会晤李主席,相信他会给李主席一个交底。我此行一来是知会刘总指挥,二来希望贵军加快完善空军的部署,你明白的,我们现在急需‘炸弹卡车’和制空战机。”

很坦白,想要回借给中国的数十架歼16F和歼20D。摆明是开打第四次印巴战争的节奏。

当然,卡曼此举亦隐含威胁相逼的意思。

西线作战,中国有个非常不利的地方,就是阿克赛钦地区偏远,距离最近的空军基地至少上千公里,往返费时耗油。相比之下,从巴基斯坦北部境内的空军基地起飞则近得多,奈何巴方空军基地的规模和容量有限,受瓶颈限制,不可能从国内调太多的战机过来。

看见刘一博露出不悦的神色,卡曼解释道:“别误会,我们只是注意到,最近贵军对‘炸弹卡车’的利用率较前期大幅降低,相信是值得轰炸的目标变少,又或者无人攻击机可以胜任。既然贵军不愿拉达克地区以外的地方下手,那么由我军来担任这份脏活,直至将印国打残废,打怕。如我告诉你的,我们更了解印国人的性格,他们生性贱,欺软怕硬,只服强者,把他揍得越惨,他就越老实。这一点,与你们评论的日本民族性基本一致。”

“别忘了,我们的对手是有核国家。有些事必须适可而止。”

“以贵国的实力,拦截印国的弹道导弹绰绰有余,又何必过度担忧作茧自缚。”

“有能力拦截是一回事,底线是另一回事。算了,这些难题留给两国的领导人来讨论决定。”

“对,领导人谈他们的,我们下一盘棋如何?”

“将军棋艺高超,只怕我没什么可以当做赌注。”

“有,‘炸弹卡车’和歼20D,三局两胜,我赢了,你先把一半的数量还给我们。”

刘一博不由想起秦川,这个时候派他上定能堵住卡曼的嘴巴。可惜,这小子至今下落不明,哎,心脏堵得慌......

“总指挥,电报,电报,”

电子监听组组长突然大声嚷嚷,有点高兴过头忘乎所以的意味。

“什么电报一惊一乍?”

正心烦,听着烦上烦。

“列城电报,列城守军投降了,我们占领列城了!”

啥?没派兵去列城啊。

“总指挥,署名者是充电宝!”电子监听组组长拿着电文小跑过来。

什么?!眼睛一亮,内心所有晦气一扫而光。

飞快接过截获的电文译文,不算译文,是公开明电,落款地方标明“充电宝”三个字。

充电宝,丛殿宝,秦川也。再看电文内容,这家伙竟然受降了列城守军。大难不死还跑到了列城去,真是匪夷所思。

转念一想,担忧又起,与秦川同乘一架直升机的只有一个机甲排,一排压制上千守军,悬。

“空战处,马上停止对列城镇内的轰炸。加强对城外的打击,务必切断印军向城内的流动!”

“是!”

“命令,第二空骑旅一、三营立刻着手机降列城;第一空骑旅一营一连轻装向列城推进,沿途不必理会俘虏。”

“是!”

“命令,无人攻击机第三大队时刻保持一个中队的攻击机位于列城附近供丛殿宝中尉调度指挥。”

“是!”

随着一道道命令发出去,刘一博稍稍安心,秦川手头上有机甲排的战斗机械狗,可利用其向无人攻击机发出攻击请求,一定程度上弥补通讯终端损毁的不足。再加上空军对城外的敌军狙击,安全上暂时不会有太多的问题。援军进城需要半天功夫,但愿来得及......

“我的天,”卡曼站在刘一博身后,瞪着眼睛看他手里的电文,“充电宝?就是那个揪出印度中将的丛殿宝中尉吧,刘,你竟把一个英雄派去冒险,疯狂,太疯狂了。不值得!”

晕,差点忘了巴铁卡曼上将还在等着他下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